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九章活命

    但是性命攸关,再麻他也要忍着,林秀躬身夹腹,憋着一股子老劲硬生生将手锤挑飞,让后旋即一个反手挥砍,刀刃在那蛮子的大腿上留下一道子。

    那蛮子当即惨叫一声,掉落马去,莫巴德见了,气的狠状如狼,他抬手抽弓,三连珠箭迅速袭来,噹噹两声,箭刃撞在林秀的弯刀手柄处,林秀扛不住,弯刀脱手飞出,而第三只箭越过林秀,直入马头,瞬间,青棕驹哀鸣一声,前卧倒下,直接把林秀掀翻摔落到泥泞中。

    与此同时,那些包抄的蛮子也在前面挡住去路,泥浆中的林秀成为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三十来个蛮骑围住林秀以后,就像挑弄猴子一般戏耍着林秀。

    莫巴德纵马上来,他收刀入鞘,从马鞍下拎起一柄小梿锤叫骂起来:“下贱的骨头,敢来追我们的踪迹,还伤我的族人,看老子把你砸的稀烂…”

    面对逼至身前的家伙,林秀从泥浆中爬起,结果那小梿锤携风扫来,林秀躬身前扑,一个翻滚,接连躲开。

    “该死的畜生,还敢躲!”

    林秀的行径让莫巴德愤恨,就在他准备第三锤砸落时,‘嗖嗖’的声音从雨幕中袭来,莫巴德只觉得心神一抽,跟着周围的部族勇士便接连落马,见此,莫巴德大惊:“边军,是边军,撤,快撤!”

    闻此一言,林秀借机向树后翻滚,躲开莫巴德的小梿锤和那些冲撞向自己的蛮骑,但是莫巴德着实想致林秀于死地,故而在林秀躲闪最后一刻,他飞手掷出一刻铁丸,打在林秀后肩,林秀当即栽倒在泥浆中。

    雨幕中,一群轻甲骑兵快速冲来,在他们手中,连击弩随着弩机槽压板的弹射发出‘咔咔咔’的声音,一根根弩矢携着死亡撕裂雨幕,直奔这些穿着明光铠的‘夏兵’!

    “留下活口,留下活口!”

    张重大声呼喝,随即身后的轻骑分散开来,成平展的月牙阵形四面包来,莫巴德这些人不敢恋战,拍马就走,但是张重显然不愿意放走这些王八羔子,在他的指挥下,百十名轻骑分别以各自小队什长的带领下从月牙阵中分散冲击,只见小六子手持一丈长枪夹马提速,对着近前拼命逃走的蛮子就是一记长龙出洞。

    ‘噗’的一声闷响,‘嗖’的一抹寒光,这蛮子直接被小六子的长枪洞穿后心,小六子单臂发力,看似三十来斤重的黑铁枪瞬间爆发出数百斤的气力,直接把这蛮子从坐骑上挑飞,这般肆虐让小六子着实出了口气。

    只是张重这些人追击不过数里,就听得阵阵号角传来,闻此,小六子当即勒马止行,神色略显慌张的看向张重:“张头!这是鹰字营的角声,我们还追不追…”

    张重扯缰沉声:“追…”

    话虽这么说,可是张重看着那些逃入雨幕中、穿着明光铠的畜生,他却勒马减速,且随着号角声越来越近,张重麾下的轻骑弟兄们也都从周围回聚过来,显然放弃了追赶那些杂碎,其中一骑马背上更是挎着一人!

    “张头,发现个活的蛮子!”

    张重扫了一眼:“把他带回去!”

    话落,远处的雨幕中出现一队轻骑,那轻骑来到近前,为首一人道:“张都伯,你们在这地界,什么意思?”

    张重将带血的长槊扔给身旁的小六子,压着心绪回话:“武原,我是奉将军令搜查那些袭扰我辽源军军屯堡的杂碎,方才有一队假扮夏兵的家伙躲进这林子,我也就追了进来!”

    “哦?竟然有此事!”武原冲身后点头示意,当即有一轻骑带着数人离开,随即这武原才阴着脸说:“张都伯,此时我也不多言,余下的事,由我鹰字营的人来做,眼下雨势庞大,你们尽可离开,军屯堡被袭一事,可不能乱着来性子四处探查,玩意将军怪罪下来,你我可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那是!我们走!”张重应声一语,带着本队轻骑转身离开,望着狼字营斥候轻骑离开,鹰字营斥候队校尉武原脸色再也忍不住,当即爆发出来:“这群蠢货,立刻告知将军,让他们滚,不然老子把他们全宰了!”

    离开林子,张重的斥候队迎着雨幕缓缓行进,那般压抑的氛围让众人心下难受,小六子性急,大声叫骂起来:“他娘的的混账玩意儿,只要再有半刻功夫,咱们一定能抓住那群身份可疑的混账!”

    说到可疑,张重想起来被部下发现的那个蛮人,那个蛮人家伙看起来很是怪异,众人离开树林,翻过与鹰字营分界的坡梁,在坡下的凹谷处避雨,小六子与那轻骑将‘蛮子’林秀带到张重面前,小六子用铁盔接了一盔雨水,冲着‘蛮子’脸上泼去,‘蛮子’从昏迷中醒来。

    待他睁眼看清,还未开口,小六子已经上来,将横刀压在他的肩头:“蛮子,你可算醒来,说,你们和鹰字营到底什么关系?”

    “不,我不是蛮子,我是夏人!”

    林秀当即出声解释,他想要站起来,却被小六子一脚踹在脚踝处,那闷疼直接让他重新跪下,不过从他的神色中张重已经心里有个大概,他挥手退下小六子,沉声道:“你不是蛮子,你这装扮该如何解释?我没有太多的功夫听你废话!当然,你可以试图欺骗我!”

    林秀缓了缓息,看着眼前的边军,慢慢叙来:“将军,我是夏人林秀…”

    半刻之后,林秀把自己从草原逃离出来的情况叙述个大概,听到这些,除了张重,小六子这些人都瞪大了眼睛,任他们如何想也都想不到眼前落魄几乎与蛮子无异的家伙竟然是夏人,还是一个被命运玩弄的可怜儿,且众人对他口中所说的蛮子结盟南下之事更是让人震惊。

    张重思绪不语,末了才道:“你如何表明你所说的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