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章前兆3

    但是事情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当金色的旗帜笼罩在头顶之后,他这个奴仆迎来了让人畏惧而又艰巨的任务——为黄金家族的南下准备足以保证勇士先行的食物,若是他办的好,主儿乞部将会支持突利部成为南部草原的第五大部落,与曦月部、勃利部、青狼部、野狐部平起平坐,若是办不好,将会遭受主儿乞的抛弃,两相之下,达里忽几经纠结,便带着族中勇士偷偷进入了夏境。

    眼下,达里忽带着两千多部族勇士进入夏境北地边塞已经五个月了。

    五个月来,达里忽像个耗子一样带着部族勇士在这片土地上来回掠夺奔逃,以百人骑队分散方略不断袭击夏境边军的军屯堡,虽然在这之中,有黄金家族的夏境‘安达’兄弟帮助,可是那辽源军的狼字营轻骑就像幽魂一样死死追着他们不放,有数次险些被狼字营轻骑追上。

    这时,一阵骚乱从数步外传来,达里忽一惊,条件反射似的抽出自己的弯刀,而莫巴德已经怒气满脸的跑来:“首领,黄金家族的人竟然派信使来了!”

    闻此,达里忽眉宇闪过一丝困惑,在这种地方?他们派信使来做什么?随莫巴德来到临时营地前,林秀牵马等待与此。

    此时林秀身上还穿着野狐部的角手的袍子,这是脱雅给他的,同时他腰挂着弯刀,蓬乱的头发加上背后的草原青棕马,活脱脱的一个蛮人,且此时大雨倾盆,林秀淋了个湿透,若是大眼一看,确实像某个埃斤身旁的角手或者负责部落消息传递的信使。

    林秀看到眼前的人身着边军明光铠,心里略微惊愕,还未出声,那雨幕中走来一人,林秀大眼扫去,他虽然穿着边军的明光铠,可是他的脑袋上却留着蛮人才有的鬓发,短暂的迟钝中,达里忽也仔细瞧清了林秀的模样,当即爆喝拔刀:“杀了他!”

    瞬间,林秀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根本不是夏境边军,而是蛮人,也只有蛮人会留那种蓬乱的发髻鬓发。

    “该死!”

    林秀心中怒骂,当即转身上马抽鞭就跑,对此,慌乱的达里忽暴躁不已,也只有自己的那可儿莫巴德会傻里吧唧的把身着外部落服饰的蛮子当做信使。

    “主人,他是…”

    “蠢货,除了吃你还会做什么?那是个奸细,是边军扮做我们草原人模样的斥候,该死的,所有人立刻起行,立刻!”

    达里忽的咆哮让三三两两在林子歇息的族中勇士顿时慌乱起来,一时间人仰马沸,莫巴德也知道自己险些创了大祸,当即呼哨一声,自己的黑驹从不远处奔来,莫巴德借由黑驹从身旁奔过的一瞬间翻身跃上马背,朝林秀逃离的方向追去。

    “杀了他,必须把他给杀了!”

    此音未消落,又有三四十名突利部的勇士呼嚎着跟随莫巴德而去。

    此时,大雨倾盆,雷声滚滚,雨幕大的几乎把人的视线给遮蔽住,混乱中,林秀在林中胡乱冲奔的过程中,背后划破雨幕的飞箭声接踵而至,有数次林秀都感觉羽箭要射入自己的身躯,殊不知这是老天救了林秀,若是在晴朗日子,莫巴德这些人早就乱箭将林秀射成刺猬了,只是现在林中雨势滂沱,他看不清,蛮人也看不清,那些家伙不过是凭借感觉和远处恍惚躲闪的背影抛射。

    “该死,不能这么追下去,出了林子,就会被游离在外的辽源军散骑发现踪迹!”

    想到这,莫巴德冲身后的勇士呼喝一声,这些人当即拨马转向,向林秀前方绕去,试图三面夹击,把这个家伙给宰杀在林子里。

    “张头,弟兄们整整怕了两日,现在雨势那么大,就是有痕迹也被冲走了,不如咱们歇息会儿?”

    雨中,正在策马狂奔的一名狼字营斥候队的轻骑小六子冲张重大声,张重回头看着百十号疲惫不堪的弟兄,只能应允了小六子的话。

    张重注目向四周看了看,瞧见远处的凹坡河道处有一片树林,他道:“弟兄们,再忍忍,到了林子在歇息,在这,秋雨能把咱们的身子给冲透!”

    众人当即附声,追随张重朝那林子奔去。

    雨幕中,林秀拼命的向前逃,背后,莫巴德那群蛮子就像狗皮膏药一样死追不放,期间,林秀弯弓搭箭胡乱回射数次,但是丝毫不能压制那些杂碎的追势,半刻之后,狂奔不歇的林秀已经深感疲惫,胯下的良驹也逐渐放慢了速度,如此背后的杂碎就更近了。

    “该死的,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随着危机迫近,林秀心中狂躁愤懑,大声呼嚎,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要碰上这么多生死一线的事,为什么?

    “什么声音?”

    刚进林子,张重拿起酒袋还未喝一口,恍若听到一声呼喊从远处的林子里传来,小六子困惑的看着张重:“张头,没有吧,这荒郊野岭的,那会有人?莫不是你让惊雷吓住胆了!”

    这话让身旁的弟兄们纷纷大笑起来,但是张重神色凝重,凭着他身为斥候队都伯的身份,他从腥涩的雨幕中嗅到了一股味道。

    “不对,就是有人!”

    张重猛然沉声,眼看形势不对,小六子这些人当即严肃起来,小六子跟随张重多年,深知其人秉性,转身从马鞍上掏出一张牛皮地图,他大眼一扫,冲张重道:“张头,咱们越界了,这里是鹰字营巡查的地界!”

    随着一声霹雳落下,那炙白的光将整个大地照亮,瞬息后便暗了下去,短暂的思绪之后,张重当即破口大骂:“狗娘的畜生,竟然敢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怪不得老子总找不到那群畜生的踪迹!”

    一听这话,小六子这百十名轻骑当即跃身上马,随着张重抽鞭奔向林子内。

    “噹”的一声,林秀手持弯刀挡下一蛮子的偷袭,只是这蛮子身高马大,力道十足,三尺长的手锤震得林秀肩膀发麻,险些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