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二章夜逃

    一旁,王芐闭目养神,没人知道这个老鬼在想什么,同样的,林秀也再思索着,从察台喇的话中,林秀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只是人在困顿中,他不知道逃亡何处。

    见拓牙达半晌不出声,察台喇咬近牙关,越过拓牙达,看着他身后的四千余野狐勇士,察台喇想到两牙湖的信使,硬生生将胸中的怒气压下:“我…归还野狐老营,同样的,野狐与青狼都是苏门达圣的后人,作为兄弟,野狐和青狼可以同在两牙湖畔放牧,哪里将是我们的共同的牧场!”

    至此,拓牙达埃斤才出声:“苏门达圣在上,愿吾灵护佑草原人的英魂!”

    这话说完,野狐老营中,不久前还属于柞木合埃斤的大帐轰然冒出一道冲天的烈焰,只是对于这头老迈狼王的逝去,不管是察台喇还是巴托、阿姆达、者勒,没有个青狼勇士为之哀鸣,他们都知道,草原的天随着那面雄狮旗帜的南下,已经变了。

    “如此,我将立刻撤回两牙湖,我在那里等候野狐的到来!”

    察台喇话落,目光扫在拓牙达身后的王芐和林秀身上,察台喇皱眉思绪,勒住即将回行的坐骑,问道:“那两人不是草原人吧?”

    “没错,他们是夏人,尤其是他,自诩为亡人王芐,还记得你们的图布勇士,他的溃灭就是拜王芐所赐…现在他是我们野狐最尊贵的客人…”

    此言一出,王芐猛然睁目,但是瞬息后,他再度平静下来,进而望向察台喇。

    只是察台喇什么话也没说,待青狼勇士缓缓离去时,察台喇的门户奴隶者勒才纵马奔来,在拓牙达埃斤耳边附言一语,拓牙达埃斤神思游离般在王芐与林秀身上扫过。

    当脱雅重新站在破败的野狐老营内,看着已经干裂却沾染着殷红的地面,她积攒许久的压抑伴随着泪水啜泣释放出来,窝阔走到她身后,轻声道:“放心,他们的英魂会在苏门达圣的怀抱下安然长存的…”

    “哥哥,在枯树林里,还有我们数万族人!”脱雅啜泣的说。

    “我知道,我已经派木铁丹带着勇士去接他们了!只是妹妹,我有些话想告诉你,是关于兀立扎海的!”

    “那个夏人!”脱雅止住哭泣,结果窝阔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声张,脱雅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异样,二人来到一面牛皮大帐前,窝阔让乌突突在外面守着,二人进入帐内,王芐和林秀正坐在牛皮毡子上。

    看到当初羞辱自己勇士之名的林秀,窝阔不由的抽动鼻翼,那股子压抑愤怒让他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觉察到窝阔状态的王芐放下手中的马奶酒碗,沉声:“怎么,想杀了我们?”

    “杀了你们?”脱雅很是惊讶,她转头看向窝阔,急言问:“哥哥,到底怎么回事?”

    “杀了你们?我只是想想,却不会动手,王芐,以你的智慧,你应该知道我的父亲,还有察台喇,甚至于马上到来的曦月部、勃利部会用你们夏人的血来祭奠草原英魂,那时你可就没有脑袋和那个夏人杂种喝甜美的马奶酒了。”

    “要杀何须多言,又何须这般小心翼翼?莫不是你也想学察台喇,将这野狐的旗帜易位?”王芐言语刁钻,窝阔自知不敌,故而岔开话头:“废话少说,现在的平静只是一时,我需要你活着,活着为我博取更多的荣耀!”

    “你就不怕我像坑害图布一样,让你死在奸诈阴谋中?”

    “你不会这么做?在我父亲眼里,你已经没有用了,连击弩,我们已经得到,诡计,在弯刀马蹄之下毫无用处,我不过是为了野狐的将来,才留下你的命,也只有我才可保全你这个疯子!”

    窝阔的话让王芐不由的笑起来:“看来与青狼的生死一战让你成长了,不错,我现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我会抓住任何可以活命的机会,在此多一言,若我猜的不错,青狼部狼王易位,退居两牙湖,与黄金家族有关吧,它是为了保存实力,为了在接下来的疯狂中占据更多的利益,但是潜在的威胁你父没有猜到,你却猜到了,那就是头南下的雄狮可以在疯狂屠戮中容纳这只青狼为之先锋,却容不下素有智慧之名的狐狸在卧榻边静卧…”

    听着没有缘由的话,脱雅急的连声问:“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和青狼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妹妹,冷静点,苏门达圣眷顾野狐,但它同样会眷顾安巴汉的直系血脉黄金家族!”窝阔安定下脱雅:“草原的境况已经不足以让我们渡过下一个冬天,所以,我们的弯刀要从别的地方寻找食物!”

    说到这,窝阔不再搭理王芐,他看向林秀:“兀立扎海,苏门达圣让你给我带来屈辱,我憎恨你,想杀了你,但你从青狼刀下救了我妹妹一命,这恩与怨我都会记着,介时我们的恩怨或许会在你们的夏境化解!”

    闻此,彷徨一心回家的林秀在这一刻心绪躁动起来,他的担忧即将变为现实——天灾的降临,让饥饿的草原人终于把苗头看向了夏境的富饶…

    入夜,拓牙达埃斤将重整老营、安置族人交给窝阔,自己则带人前往两牙湖,与青狼一同迎接曦月、勃利部等部落的会盟,出发前,拓牙达埃斤着依扎兰去带林秀和王芐,半刻之后,依扎兰空手而回:“主人,他们逃走了!”

    闻此,拓牙达埃斤的牟子中迸射出一缕寒光:“该死的夏人贱种,竟然如此聪慧…”

    野狐老营南面八十里外的芦苇荡,林秀、脱雅在此歇息。

    已经由马奴晋升为勇士的蔑儿及百十名野狐勇骑散在四周,防备黑夜里可能出现的威胁。

    白日里,窝阔的那番话已经挑明,林秀和王芐这两个夏人无论如何不能留在野狐部,因为即将到来的部落盟会将会使他们成为草原人南下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