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一章寒息

    如此,几乎被逼到绝境的拓牙达埃斤总算缓过一丝生机,且看着对面突兀至极的状况,拓牙达知道自己察台喇为何放任他在西北干涸区追着他们的尾巴回来,那是因为柞木合这头老狼,在这寒息天灾中,随着图布近万勇士的覆灭,彻底失势了。

    面对如潮水般退却的青狼骑队,林秀紧绷的神经好似琴弦断裂,骤然松懈,而后他木然呆立在坐骑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旁,王芐纵马走来,喘息笑言:“小子,我真怕你死了,你知道么?若你死了,我的执念就再也没有实现的机会了!”

    林秀深深咽了一口气,他双充满疑问、惊愕的牟子看向时而疯癫,时而深邃的王芐,结果王芐却漏出厌烦,或者说是憎恶的面目:“小子,永远不要把自己的迷茫无知显露给他人…”

    听此,林秀若有所思,不过王芐在阴沉过后随即放声大笑起来,他看着远处缓缓退却收战的青狼骑,自顾道:“没想到草原上的蛮子与夏人的世家一模一样,在生途权势面前,没有人可以避免,没有人可以避免啊,如此,我便可以活的更安稳了…”

    当窝阔望见如海一般的战阵洪流时,内心狂躁痛楚万千,只是不等他奔袭到前,那青狼的骑队竟然在一连串怪异的号角中撤退了。

    青狼的旗帜依旧再飘荡,只是与往日不同,此下情况内,远处竟然竖起两面埃斤的大旗,一面是日落夕阳、颓废破落的老狼,一面是旭日东升、坚忍勇悍的壮年之狼。

    察台喇在巴托、阿姆达、者勒等人的簇拥下纵马来到柞木合埃斤身前,他目光扫过柞木合,望向远处战阵的野狐旗帜,那里已经集聚起近数千勇士,有拓牙达的旗帜,也有窝阔的旗帜,不过事已至此,他无需在隐藏拖延。

    察台喇缓息下马,来到柞木合近前,沉声单膝跪下:“父亲!”

    “畜生崽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柞木合埃斤双目如牛,血丝密布,那份恨意几乎能把察台喇嚼碎,跟着就是一声清脆的响亮抽在察台喇脸上。

    “父亲,我知道,您一直嫌弃我是别妻的儿子,但我同样留着青狼旗帜的血,现在,苏门达圣的昏睡让草原降灾,曦月部、勃利部都在灾难中壮大,南部草原,青狼将不再是头狼,北面的黄金家族已经南下,而我们却在这贫瘠草场争夺下白白耗费部族的力量,如此的后果,除了灭亡,什么都不会有,其实早前曦月部、勃利部的信使说的没错,不管谁是南部草原的主人,只要有足够的牛羊,无尽的奴隶和富贵,我们青狼就是自己的主人…”

    说到这,察台喇起身,目视柞木合埃斤,那双充满力量压迫的牟子竟然让柞木合埃斤感到陌生。

    “父亲,你老了,糊涂了,苏门达圣的灾难让草原人损失太多了,我们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草场,还要更多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只能联合起所有的部落,在雄狮的旗帜下前往那个地方才能够找到!”说这话时,察台喇的目光看向遥远的南方。

    “你早就和曦月部、勃利部乃至黄金家族的人互通消息了…是么…这也是你第一次追袭野狐窝阔到西北干涸区空手而归的根源…是么…图布冲动陷入圈套…白白损失近万部族勇士…你却坐视无睹…为的就是让我错的更深…是么…”

    至此,柞木合埃斤明白了一切,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在察台喇的压迫之下,他没了以往的威势,那般疲弱态势就像一个将死之人!

    “是…的!”面对质问,察台喇硬声一语,绝了柞木合所有的幻想和勇气。

    得到最终的答案,柞木合埃斤悲凉的笑起来,他目光扫过巴托、阿姆达、者勒及一众千户首领、小百户首领的眼光,那种对至高尊贵的向往早已把他踩在脚下。

    短暂的沉静之后,柞木合埃斤下马,独自一人向野狐老营的大帐走去,似乎只有那座空荡荡的大帐才属于自己。

    见此,察台喇缓息转身上马,巴托、阿姆达、者勒这些人当即与众千户首领率部列阵向野狐走去。

    看到这,拓牙达埃斤独自一人拍马上前,窝阔担忧父亲安危,想要随同,却被拓牙达斥退,拓牙达环顾四周,看到了脱雅身旁的王芐、林秀两个夏人,他眉思一转,招手示意,王芐神思一变,这点细微之处让林秀从中嗅到一丝异样的味道,还未出声,王芐说:“小子,今夜我会想办法让你离开后,记着我给你说过话,燕城月麟河,九堡玲珑山…”

    察台喇与拓牙达埃斤相距十余步时勒马停下,拓牙达看着这个人熊汉子,沉言戏虐,似乎是在嘲弄:“狼群的狼王去哪了?”

    “我就是狼王!”察台喇鼓足中气,沉声回言:“想必你们也知道草原黄金家族南下的消息…”

    “说下去!”拓牙达在等待自己想要的结果。

    察台喇虽然憎恨野狐崽子的奸诈,可是在所有草原人的共识趋势下,他只能顺从,而不是像老朽的柞木合一样只顾着自己的一面旗帜,那样只会害了野狐十几万子民。

    “苏门达圣的昏睡让草原人步入灾难,现在他老人家给予圣灵的提示,我们可以在草原之外获得无数的财富和牛羊,曦月部、勃利部已经向水洼子赶来,现在,我以青狼的旗帜向野狐立誓,你我将像兄弟一样抛弃前嫌…”

    拓牙达听了,心中戏虐一笑,但是察台喇说的不错,不管是他们野狐,还是青狼,乃至曦月部、勃利部,都不是黄金家族的对手,他们是曾经的草原共主安巴汉的直系血亲后代,在那面至高无上的雄狮旗帜下,没有那个部落的勇士可以抗衡,但是,这还不够,这并不是察台喇的底线,也不是野狐的最终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