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章易位

    青狼左翼远处负责袭扰的野狐马奴们见到此景,顿时呆愣,不知所措,而位于右翼的王芐则狂吼大骂脱雅这群蛮子愚蠢,沉不住气。

    可是战况一开,他一个人又能如何阻挡,不过让王芐没想到的是,苏门达圣不知是不是真的垂怜野狐部,竟然在这鲜血挥洒之刻,为脱雅带来了生的希望。

    当双方的角声相撞混杂时,拓牙达埃斤带着三百马奴终于从西北面的干涸区追着察台喇的尾巴赶来。

    只见那察台喇扫了眼下形势之后,并未立刻率部突进战场,援助自己的父亲柞木合埃斤,反倒是向老营奔去。尾随其后二里有余的拓牙达埃斤见了,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子诧异,不过当他望见烟尘内的骑队拼杀后,整个人瞬间狂躁起来,那野狐骑队首列的呼嚎之人正是他的女儿脱雅。

    青狼左翼,二百负责荡起烟尘混淆柞木合埃斤思绪的野狐马奴见到拓牙达率部赶来,顿时情绪高涨,即便只有区区的三百人,可是拓牙达埃斤来了,他们所信奉的野狐灵魂也就回来了。

    目瞪战场中央如漩涡般的洪流,拓牙达埃斤的心在颤抖,脱雅,他失去踪迹的女儿竟然像个疯子一样为了野狐的旗帜在此奋力拼死,这让他如何心安,如何向野狐的祖先力毋赤交代。

    在弯刀嘶吼混杂之下,拓牙达埃斤举刀擎天,已然沙哑的嗓音依旧如雷鸣般响彻出口:“野狐的灵魂,力毋赤的英魂,苏门达圣的挚儿,为了祖祖辈辈的荣耀,杀!”

    在这轰雷般的呼喝之下,拓牙达带领区区五百马奴骑队冲向战场洪流,这一幕完完全全被柞木合埃斤落在眼中,他举刀斜指,身后当即冲出一支千人骑队,直奔拓牙达,只要拓牙达一死,野狐必亡。

    但是他还到底小看了祖祖辈辈都在此生活的野狐族人,也小看了与他们青狼荣耀不相上下,同出苏门达圣先祖后代的力毋赤子孙,更小看了多年来他一直不屑的青狼血脉察台喇。

    面对数千青狼勇士,拓牙达埃斤即便老迈,可是他的英豪勇气却在这一刻迸发到极致,面对迎面袭来的青狼千户骑队,拓牙达沉眉冷目,躬身夹腹,撤刀取弓,随着弓弦‘砰砰’震荡,流光般的羽箭直奔那青狼勇士的咽喉,一瞬息的惊诧,一抹红光的迸射,青狼千户勇悍似人熊,可是在流光忽闪的瞬间,便被射穿喉咙,跌落下马,下一秒,他便被急促跟上的战马铁蹄踏成了肉泥,这在其余青狼勇士眼中,就是苏门达圣降临护佑,让那个即将入土归天的老人获得圣灵之力,无所畏惧。

    瞬间之后,拓牙达埃斤这七百马奴就像一柄利剑直直冲入青狼骑队,在寒光鲜血的喷洒下,他们活生生以勇悍疯狂冲出一条生路,处在战阵中央不断被压缩冲击阵形的脱雅望到父亲的旗帜,已然溃灭的心灵再度燃起烈火般的生息,连带着手中已经无力的弯刀再度加了三分狂猛。

    一丈之外,林秀纵马左突右冲,可是青狼勇士实在太多,随着被围困在阵中,他周围几乎全是青狼的刀刃,危机中,一彪型蓬乱发鬓的青狼勇士嗷嗷叫着冲来,林秀咬牙顶刀横挡,生生吃下这名青狼骑的链锤,但链锤劲力十足,这一下差点将林秀抽下马去,须臾间,林秀咬牙鼓劲于胸,反身后仰紧握刀柄斜磕挑飞链锤,那蛮子直接丢了兵刃,跟着他快速以腿紧挂马缰,探身向前,出刀如囚龙跃海,一个直手突刺将腰刀插进这策马过身的青狼勇士身上。

    但是周围的青狼勇士越来越多,林秀几乎力竭,一个不留神,背后便冷气袭来,结果噗噗两声闷响在耳边飘过,让后就是两股子鲜血溅到林秀的后脑根处,余光扫去,王芐不知何时已经率人冲到自己附近,此时的王芐浑身鲜血,那模样就像血海妖人一般,也正是他的神技射艺,林秀才在刚才捡回一命。

    当拓牙达埃斤带着区区七百马奴冲击战阵中,这小小的石子却在漩涡中挑起了无法压制的躁动,柞木合埃斤看到,在野狐杂碎们接连的诱敌袭扰之下,青狼勇士刚刚集聚起来的气势却再度被老狐狸拓牙达的到来给破坏,随着那中间的骑队扩散反冲,青狼勇士的包围屠杀态势已经被抵御住,这让他躁恨不已,可这还不是最坏的结局,当柞木合埃斤想要将身后本部帐下的三支千户骑队派上,彻底压垮拓牙达埃斤时,战阵的西北方向出现了一片黑色的影子,随着他们逼近,号角传来,柞木合埃斤的脸顿时煞白。

    “不可能?野狐到底有多少后续的勇士….巴托,巴托,立刻带人截杀…”

    面对柞木合埃斤的咆哮,可是巴托早已悄无声息的来至后营阵列,此时,他置柞木合的号令如空气,在他面前,察台喇奋力压下心底的躁动,巴托冲察台喇沉声:“老主人已经失去了的头狼的理智,他无法带领青狼走向荣耀…”

    察台喇重重喘了一息:“巴托,曦月部、勃利部,乃至北草原的黄金家族都要南下了,我们要为自己的生途而战,而不是为了争夺野狐的旗帜,为这贫瘠勉强苟活的草场!”

    话落,察台喇抽出弯刀,身后的角手抱起牛角呜呜吹起来,那声音急促却又停顿,威慑却又狂傲,正在呼嚎屠灭被困在阵中的柞木合埃斤听到这音,突然一愣,他本就苍老煞白的面目再度凄惨三分,甚至于他紧握缰绳的手都在颤抖。

    也就是在这时,远处的骑队已经呼嚎冲来,从那飘扬的橘红旗帜可以看出,是野狐的骑队,在此之下,柞木合埃斤陷入了人生中的生死之境,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正在与野狐拼命搏杀的青狼骑队中在身后号角响起一瞬间便发生异动,跟着那些青狼勇士在各自的千户、小百户首领带领下向后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