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五章夺营

    “回主人的话,还没有,不过…”

    巴托语顿片刻,想了想才又开口说:“不过咱们两牙湖的老营派人来,西面有曦月部和勃利部的消息传来,他们已经稳定了各自部落,还联合不少小部落,面对曳落河黄金家族主儿族人的重新统一,他们想要与我们会见,大概要一次召开南部草原盟会,商议如何应对黄金家族的势力。”

    “狗屁盟会!”

    柞木合埃斤怒骂一声,他来回踱着步:“一群混账羔子们,当安巴汉部消亡以后,草原根本没有统一过,此番黄金家族重归一统,不过是巧合,反倒是曦月部和勃利部想以此为借口,把爪子伸进水洼子草原,来探寻一下我青狼的实力!”

    说大到这,柞木合埃斤道:“立刻告诉察台喇,让他加快速度,将野狐的根基铲除干净,水洼子草原属于我们青狼,除此之外,没人可以统治这里。”

    水洼子草原的西北干涸区,数天前,窝阔在此躲避察台喇的追赶,不成想现在又被逼到这里,眼下他们两千余人已经饿了三天,在这么下去,别说人能不能撑住,马就先倒了。

    “窝阔主人,埃斤叫你!”木铁丹来到窝阔身前告知。

    窝阔急急来到拓牙达跟前,此时拓牙达就像一个饱经风霜、油尽灯枯的老人,先前的埃斤模样早已消失不见。

    “父亲大人!”

    窝阔心痛的叫了一声,拓牙达似乎没什么反应,直到窝阔第二声入耳,拓牙达才支起发辫全白的脑袋,只是他还未开口,依扎兰已经急急跑了,这个壮硕的汉子手里拎着几个血淋淋的人头,将人头如皮球一般扔到地上,依扎兰急声:“主人,又有一些扛不住饿的混账家伙把坐骑给宰了!按照你的命令,我把他们给砍了!”

    几日来,有些扛不住的野狐勇士被饥饿逼得险些疯掉,为了活命,他们便背着拓牙达和各部小百户首领宰杀坐骑,以此充饥,可是坐骑是草原人的命根,就是人的腿,把自己腿给砍了,那命还有活头么?

    只是当下的干涸区实在贫瘠,水塘见了底,草场消退漏出黄色的地表,甚至连一只土鼠都没有,这些饿极了的汉子们如何不杀马充饥?

    “罢了…”拓牙达疲惫的出声,他招手唤过窝阔:“我儿,你是野狐最勇悍的人,现在我要给你最后一个命令!”

    “父亲,你…”

    窝阔心底慌乱起来,只是拓牙达埃斤心意已定,他止住窝阔,道:“留下三百本部马奴和我在一起,其余人归你带领,向东北逃,找到你妹妹脱雅,让后继续向东,寻求札答兰人的庇护,札答兰人的祖先脱离海与我们的祖先力毋斥有兄弟血缘,当初他们被青狼驱逐,是我们给他们一条后路活命,现在是时候奉还了,到了哪里,你要保住野狐的旗帜,终有一日,为我报仇,为野狐报仇!”

    “可是…您呢?”

    “没有可是!我已经老了,苏门达圣在梦里给了我很多次暗示,现在我要带着最后一丝荣誉前往老营地,哪里,才是我的归宿!”

    看着四周疲惫零散的族人,拓牙达疲惫的喘息,他知道,在这么下去,不等察台喇深入进来屠杀他们,他们自己就溃亡了。

    半刻之后,拓牙达埃斤带着三百余野狐马奴组成的骑队向西南方向行去,那里就是原先的老营方向,只要他出现,察台喇和柞木合都会前来追击他,而这足以让窝阔带着剩余勇士逃出水洼子,前往札答兰人的草原。

    当拓牙达下令逼迫窝阔南撤时,脱雅已经与王芐、林秀带着近两千的野狐勇士和马奴组成的骑队向野狐老营奔去,那里柞木合埃斤正在新的大帐里等待荣耀战报。

    “脱雅,现在野狐的唯一生机就是拖,谁能拖到最后,谁就可以占据主动!”

    奔袭中,王芐再次说道:“你集合一千名最强劲的勇士留于己手,林秀与我各带领五百马奴前去袭扰,我们要让柞木合左立不安,把他逼到精神狂躁,如此你借势一击,便可缓和野狐的处境!”

    “野狐老营被占,柞木合在那至少有一万骑队,你们这么做能行么…”

    脱雅无法理解王芐的计策,但王芐并未过多解释,在野狐老营东面的三丘坡处,众人分散各自行动,林秀再次成为王芐的命令的执行人,否则以蔑儿这些马奴执拗蛮横的性子,只要他们敢与青狼照面,定然刀光四溅,亡命其中。

    林秀带着蔑儿等五百余名马奴汉子奔袭疾驰,即便他们腹中饥饿,可是为了部族,没有人会退却,同样的,林秀也是为了离开这里,才像个蛮人一样为那些家伙的部族拼命。

    时至晨曦,远远的,林秀看到了野狐老营,只是那里却扬着青狼的旗帜。

    “该死的狼崽子们!”蔑儿看到往日的家园大帐成为别人的寄所,顿时怒的咬牙切齿,林秀回头沉声一句:“闭嘴!”蔑儿不服林秀,可是脱雅有命在前,他不敢反抗,只能背过脸去。

    大约一息过后,林秀看到一只百余人的骑队从北面奔来,见此,林秀道:“看到那只骑队没?现在,你们分为三列直奔那骑队,务必在号角三声之内解决掉,即便解决不掉,也不要恋战,跟随我离开!”

    话落,蔑儿等马奴汉子纷纷上马,当那骑队距林秀等人不过一里时,借着晨曦的薄雾,林秀突然挥刀执缰,带着五百马奴汉子纵马奔上去。那百人的青狼骑队是奉察台喇的命令回来禀告拓牙达等人追捕的消息,眼看就要回到自家老营,他们在疲惫饥饿的折磨下早已松懈警惕,故而猛然出现一支骑队杀来,这些人根本反应不过。

    “狐狸崽子,是狐狸崽子,敌袭,敌袭…”骑队小百户首领浑然惊醒,高声呼嚎,身旁的角手当即拿出号角呜呜吹起来,只是一音刚出,一支羽箭划破晨雾直冲他的咽喉,瞬间,呜呜声变成丝丝的喉管破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