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四章尘迹

    王芐缓下心头的愤恨,哀声道:“林秀,当我意识到你是国子学士那一刻,我那沉死的心仿若又活过一息,不错,你先前认为我是个夏人,却做着对夏不忠之事,但是若我贺兰氏一百三十三口亡魂未曾遭受屠戮,我如何会落到这般行尸走肉,多少年来了,我无时不告诫自己…无论如何要活着…只有活着…才会有一切…现在…我的机会来了…我绝不会放过…”

    这一刻,林秀被王芐所散发出疯癫所震撼,他无法想象,一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如此模样?

    远处,脱雅与蔑儿等部族小百户头领们守在岩坡前,透过稀松的枯木树,脱雅死死盯着林秀、王芐二人所在位置,她不知道那个老混账是如何找到这里?如果他能找到,是不是意味着青狼崽子们也会找到?

    “林秀,燕城月麟河,九堡玲珑山,我贺兰氏的一切就在那玲珑山脚清潭的枫叶树下,我已经回不去了,可是我贺兰英魂不能那么不明不白的决于尘迹…”话落,王芐这个五旬老者竟然扯步后退,冲林秀跪下。

    “你…”

    林秀名贱身微,如何受此大礼,只是王芐已经被尘埃中的凄惨折磨殆尽,但凡有一丝光际之机,他也决不会放弃,而林秀的国子学士之名,虽然渺小不堪犹如蝼蚁,可在他眼里就是那缕明光,一缕直达高台的希望。

    王芐三叩起身,已然缓下心绪的他重重喘出一息:“林秀,人生来不定,可人后命在己,此番你误入草原,也是人生的劫难,只要你能了了我的执念,我王芐纵使千刀万剐、死后入阿鼻地狱也会保你离开这里!”

    当林秀与王芐从岩坡处回来时,脱雅闪身挡在二人身前,蔑儿等野狐汉子更是敌意满满,那十几把明晃晃散着寒光的弯刀让人心下不畅。

    “怎么?你这是想要我的命?”王芐丝毫不畏其势,蔑儿上前怒声:“老畜生,你怎么来到这里?”

    “蠢货!”王芐叫骂一声,跟着他手如流光,劲如强风,也就眨眼功夫,一柄三尺一寸许的斜刃横刀出现在王芐手中,已然搭在脱雅的脖颈上,但凡他稍微用力,脱雅必定血溅三尺。

    “老畜生!不准伤我主人!”蔑儿等野狐汉子就要冲上,结果脱雅却斥声喝退他们。

    “住手!”脱雅扫了一眼颈上的横刀,道:“他若杀我,在你们反应过来前就已经杀了!”

    对此,王芐撤去冷目:“不错,比你的马奴聪明多了!”收回横刀,王芐自顾坐下,抄起水袋灌了一口:“野狐老营被袭,是你们咎由自取,青狼势大,损失近万勇士,他在南部草原的头狼位置受到威胁,必然恼火至极,即便不乘胜追击,也要多加防范!”

    “那你为何不告诉我的埃斤父亲!”

    “他?”王芐冷笑:“我不过是个夏人贱种,我为何要多事?”

    “你…”脱雅很是愤怒,盯着王芐的老脸,她恨不得将马鞭抽上去,可是她知道,抽了这个老畜生,就没人帮她挽救野狐了。

    “救你们可以,我有个条件!”王芐起身出声。脱雅连连点头:“只要可以拯救野狐,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只要你将他安全送出草原!”王芐回头看了林秀一眼,那深邃的目光让林秀突然觉得肩头沉重不已,却又无可泄力。

    入夜,枯树林在黑幕笼罩下幽暗凄寒,为了不被青狼崽子们发现,脱雅不准许任何人生活,妇孺孩子们只能相互偎依取暖,在避风石下,王芐冲林秀低语交谈着。

    “为将者,必可御兵,为帅者,必可御人,为王者,必可御天下,这才是道义的根本,此番野狐受挫,我寄活与中,论情论理,都应该再帮他们一把,至于你,堂堂北地男儿,义理加于心中即可,更多的是志高如鹰,否则你永远都摆脱不掉商贾的烙印,若是为将为帅,介时又有何人胆敢辱你?”

    “可是…前辈…我只想做一小吏…”

    “你做到了?”王芐戏虐一句,林秀骤然语塞:“如果做到你就不会来到这狗屁地方了!”

    听着这些,林秀心里很不顺畅,可又无法反驳,为了不让这个老头越发的折磨自己的心性,林秀转开话头:“就像你所说,青狼势大,野狐势弱,你如何帮野狐求得一丝生机,难道你可以设计打败青狼?”

    王芐摇了摇头:“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也都会改变势力的反转,只要在反转一次,就足以让野狐缓过生机!而这才是我要做的!”

    “你打算怎么做?”

    王芐笑笑,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这时脱雅气喘吁吁的跑来,看到这,王芐开口:“走吧,国子学士,让我用鲜血再历练你一次,算是你为我所做的回报!”

    枯树林外,近两千名野狐勇士和马奴组成的骑队已经集结,脱雅使劲喘了口气,道:“该怎么做,你说吧,只要能挽救林子中的野狐子民,我的性命都可以给你!”

    “我不会要你的性命,我只要你向苏门达圣发誓,过了这道坎,你要亲自送林秀离开,他不属于这里!”说到最后两个字时,脱雅的心没来由的刺痛了瞬息。

    “我答应你,!”脱雅缓了心绪,开了林秀一眼,让后下马跪地,面朝上苍双臂平展纳誓:“苏门达圣在上,野狐的血脉脱雅向您起誓,若王芐挽救野狐于水火,脱雅必履行诺言,将夏人林秀完好送出草原,如有违背,必遭苏门达圣您的唾弃,永生永世不得轮回!”

    野狐老营,此时这里已经属于青狼部,柞木合埃斤的大帐取代了拓牙达的大帐,只是不知为何,数日来他心魂慌乱不已,柞木合埃斤将巴托唤进帐内,沉声道:“野狐那群畜生有什么消息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