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三章孤身4

    听到族人逃出来,脱雅心中顿时畅快一些,随后十几骑的马奴汉子中有人出声:“主人,这个夏人怎么办?要不宰了他?”

    “把他带回去!”

    枯松林里,远远看去,这荒秃秃的林子就跟一片裸露山岩的丘岭,但是近了才看到,那是草原独有的一种植物,往年,这里会有很多野物,野狐族人会在这打猎换换口味,可是今年,草场消退,很多野物都没了踪迹,眼下,这里已经陆陆续续聚集起两万多野狐部族子民,看着苟延残喘的族人,脱雅心里疼痛不已。

    面前,十多个百户小首领和几个马奴头领围聚在一起,其中就有力古娜的马奴汉子蔑儿,这个棕色鬓发的高鼻汉子咬牙切齿道:“主人,咱们帐下的三百匹长尾棕驹在逃脱时都跑散了,那些该死的狼崽子”

    “马丢了就丢了,人活着就够了!”

    脱雅应声,让后问:“有埃斤和我哥哥的消息么?”

    “没有,凌晨时放出的散骑到现在都没回来,当时听撤退的号角声,埃斤和窝阔主人向西北的干涸区撤离!”一名小百户首领道。

    “主人,我们的食物很少,最多两天,我就得断食,那些孩子和女人可坚持不下去!”冷不丁一个马奴小首领道,闻此,本来还算安静的众人顿时狂躁起来。

    “该死的狼崽子,苏门达圣当初为何不把这些个畜生降灾虐死,留着他扰乱我们南部草原!”

    “主人,你一声令下,我们立刻去和那些狼崽子拼了!”

    “没错,与其饿死,不如和他们拼了!”

    脱雅被众人的杂言搅得心烦,沉声低呵,蔑儿这些汉子当即收声,脱雅起身来到不远处靠在岩石根下休息的林秀,道:“你难道就像这么坐着?”

    见林秀没反应,脱雅继续说:“你难道不想回家了?”

    “你会放我走?”林秀从沉默中起身,结果动作太大引得蔑儿这些汉子抽刀冲来,脱雅斥退他们。

    “如果你帮我这一次,我亲自送你离开!”

    林秀紧锁眉头,曾经,他的梦里不过是做一小吏,成个富家翁,娶来娇妻,但当梦醒之后,却是这般的凄惨。林秀使劲抽了自己一巴掌,道:“我不过是个商人,一个和你一样的可怜儿,你为何要坚信我能够帮你?”

    “因为你和王芐让野狐赢得了那场胜利!”脱雅执拗的认为,林秀与王芐一样,都是奸诈狡猾之人,可他若真是奸诈狡猾之人,还会落到这种地步么?

    “主人,主人,有哨骑奔来!”

    一名野狐勇士纵马从枯松林外冲进,脱雅急声:“什么人?”

    “是是王芐!”

    勇士话落,不远处传来马匹嘶鸣,大约三个呼吸之后,王芐来到近前,他双目四下一看,就望见了林秀,脱雅来至身前,还未出声,王芐沉声传来:“林秀,你果然没死,你要是死了,老夫的心声可就无人停了!”

    “老畜生,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是不是投靠柞木合那个狼崽子了!”对于王芐突然出现,蔑儿这些汉子顿时生疑,有几个小百户首领已经抄起弯刀围攻而来,其它在林间歇息的野狐勇士们和马奴汉子们也都冲过来。

    面对此景,王芐好似盘山坐地,丝毫不乱,他以黑弓为杖,弓颈扫来直接将身后试图扑上来的野狐勇士打翻在地,让后冲脱雅道:“想要挽救你的野狐,就给我闪开!”

    脱雅虽然定不住这话真假,可王芐略施奸诈就打败图布近万勇骑的事让她不得不退后。

    “都闪开!”脱雅为了部族,忍怒斥退蔑儿等小百户首领和马奴首领,王芐来到林秀身前,沉声一语:“你随我来!”

    在一处僻静的岩石坡下,确定周围无人后,王芐才冲林秀道:“你是黎城书院的国子学士?”

    “是,您这是?”林秀被王芐的神色吓住。

    此时王芐一改往日的老朽不堪,即便他应允拓牙达埃斤出计灭图布青狼骑队时,也没有现在这般阴冷,若让林秀感觉,此时的王芐就像一头蓄势待发的毒蛇,那两颗锋利的毒牙随时会伸探出来,夺了他的性命。

    “你与杨茂是何关系?”

    “夫子他是书院院长又是我堂的夫子”

    “除此之外,你们还有何交情,说,少吐半个字,老子立刻宰了你!”

    王芐此时面目冷的可怕,一双浑浊的牟子早已褪去那层蒙障,两道精光犹如利剑直射林秀心底,他一个箭步压上,将黑弓弓颈卡主林秀的胸脯,林秀支撑不住,半跪于地,只是坎坷的坡造地面扎的他双膝疼痛难耐,却又反抗不过,且弓颈卡的他气息不畅,说话都难以连贯:“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了我一个商贾贱儿能进入学府已经是老天爷开眼我还怎么敢高攀其它”

    或许是贱儿二字刺激了王芐,让他浑然惊醒,待他低头看去时,林秀几乎被他的弓颈卡到断气。王芐赶紧松力,林秀才如获大释般跪爬在地上大口喘息:“你个疯子疯子”

    谁知王芐听到这话却痴痴笑起来:“是啊,我就是个疯子,可是我这个疯子的苦楚又有谁知道?一百三十三口人,只活了我一个只活了我一个该死的皇帝老儿该死的景俞天”

    景俞天是谁,林秀不得而知,只是皇帝老儿是谁,他很清楚,那是夏朝的天,没有人可以冒犯,但是眼前的疯子却如此直言不讳!

    一阵喃喃自语,王芐忽然硬声扑来,他死死揪着林秀的衣领,那布满血丝的双目让人感到害怕:“林秀,不要害怕,我一定会让你安然离开这里,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活着离开,但是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一件我若不做就死不瞑目的事!”

    “您老说只是别这么卡主我的脖子我我”林秀奋力挣脱,可是王芐力大如牛,他根本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