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二章孤身3

    身后,面容憔悴的脱雅重重喘着粗气,她手握着弯刀顶在林秀的脖子上,沉声道:“你…为何…不逃回夏境?”

    “你误会了,我很想离开,只是野狐老营被毁,那夜境况混乱,我匆忙逃离却误了方向!”

    “你胡说?你与那王芐老头一样,都是心思狡诈的混账,他就像一只寄生在羊羔身上的虱子,除了吮吸主人家的血,别的什么也不会做,你也一样,你们这些奸诈的商人之徒,想要借机发我们部落的人命财!”

    面对脱雅的咒骂,林秀不愿与她纠缠,当即起身,结果脱雅手臂发力,冰冷的刀刃硬生生逼迫自己重新坐下:“你们夏人不是奸诈狡猾么?你不是与那王芐合力用什么狗屁计策把青狼部图布的万余铁骑耍的团团转么?现在我的部落被毁了,我要你想法帮我报仇,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那你立刻杀了我!”数日来林秀早已被这疯子般的过活给折磨的透顶,面对如此逼迫,他一个年刚二旬的学子又有什么能力?难不成他用策论义理去和那些蛮子讲道理?恐怕话没出口,自己已经被乱刀砍成肉泥,想到这,林秀心底又浮现出余氏那张老脸,那个可恶的官家女人,若不是她,自己如何会这样?爹爹又如何会舍命来到这里?

    只是林秀怒气交加吼出一句后,身后竟然安静下来,大约一息之后,身后竟然传来了呜咽声,不知是不是林秀最后一语打破了脱雅强撑的心劲,她眸子随着心绪浮动,渐渐湿红起来:“我的部族…没了…”

    话落,林秀脖颈上的弯刀失去平衡滑落入地,跟着那撕心的哭泣声传入耳中,林秀在哭泣中也没了心底的躁动,他重重喘了口气,来到脱雅身前,脱雅双手捂面,跪坐于地失声痛哭,那般可怜就像刀绞胸心一般让人难忍。

    “你的部族没了,我的家也快散了…”

    说出这话时,林秀忽然觉得鼻子酸痛不已,那种无助、悲哀让人心碎,思绪混杂时,脱雅从小声呜咽变为大声哭嚎,林秀蹲下,抬手想要拭去她脸颊的泪痕,却被男女之礼所禁锢,手于半空止住,只是脱雅身为蛮女,夏境风俗礼仪全然不在乎,她扑上来死死拽住林秀的肩头,痛苦叫骂:“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在这一刻,林秀忽然觉得,眼前粗狂的蛮女与自己有些相似之处,二人都是卑微渺小的一分子,仅仅为了心中的那一丝执念而努力,可是冰冷的现实就像斗大的雹子掉落砸中脑袋似的,把他折磨的七荤八素。

    大约半刻之后,脱雅才止住哭泣,至此,林秀才出生道:“有些时候,有些事,不由我们掌控,它归老天爷,或者是你们口中的苏门达圣,试想,天下生灵千千万,不管是老天爷,还是你们所信奉的苏门达圣,恐怕都管不过来,现在,我似乎明白王芐前些日子总挂在嘴边的话——活着最重要!”

    脱雅擦干泪痕,将刀收回刀鞘,牵过坐骑,在林秀抬手接过缰绳时,脱雅却死不松手,她红肿的牟子盯着林秀,道:“那日,王芐和你说了什么,你竟然敢带着五百人去拼图布的数千勇骑,为什么明明占据了山一般优势的图布会在我父亲的千余勇士冲击号角中溃灭,为什么?”

    “兵法有云,战场御敌无非上中下三策,上策决胜千里之外,中策决于战况之前,下策决于兵刃勇士,其中疑兵退敌…”

    “你不要说这些,我听不懂!”脱雅止住林秀的行军策论之说,林秀皱眉,缓出一句:“骄兵必败,势大易覆,图布输在他蔑视敌人,野狐赢在他坚忍。”

    听到这话,脱雅似乎得到自己想要的,她上前一步,瞬间,二人身躯相隔不过半尺,林秀只感觉扑面都是脱雅散发出的气息,甚至于脱雅隐藏于皮甲之后的胸脯都顶在了身前,这般急促让他心海翻动,焦躁急息。

    “你知道这么多,你肯定可以做到,你是兀立扎海,你是仁慈的独身之人,你比王芐那个藏如毒蛇的混账好千百倍,你就再帮我一次,救救野狐…”

    此一言即出,林秀茫然立于原地,可是脱雅不清楚当时的境况,他却很清楚,对决图布的胜利是由王芐操纵在手,那个深不见底的老头就像潭中妖鳞一般,不现则已,一现必出血屠,再者,他不过一个未结业的国子学士,行军策论与真实战场相差万千,他不过是有几分勇悍,可是让他去掌控生死,他…做不到。

    “我…”林秀被贴近身前的脱雅逼迫的有些窘神意乱,只是他话音未出,一言呼喝传来。

    “主人,你在这…快来…我找到脱雅主人了!”

    闻声,脱雅与林秀同时转身看去,坡梁之后,十几骑已经奔来,其中就有脱雅的女奴力古娜,看到他们,脱雅当即迎上去,只是她腿部有伤,一个不慎,险些摔倒。

    力古娜见了,心中一急,且她望见那个夏人,顿时恼火,身后的汉子更是弯弓搭箭,要射死这个外来的混账。

    “住手!”脱雅看到这当即大呼,否则十几把骑弓同时射箭,能把林秀射成刺猬。

    力古娜不待坐骑挺稳,一个飞奔下马冲到脱雅身前,其它人则纵马将林秀围起来,十几把明晃晃的弯刀闪着白光,唯恐这个夏人做出什么事。

    “主人,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力古娜说着就泣声起来,脱雅伸手抽了力古娜一巴掌:“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你给我忍住,野狐的女人,没有弱者!”

    力古娜点头应声,将脱雅扶上马:“主人,按照您当初的交代,奴的勇士蔑儿和马奴汉子们在枯松林集聚我们的族人,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勇士和数百马奴的骑队,另外还有过万的部族姐妹兄弟!”

    “干的好!狼崽子们,想灭了野狐的根,简直痴心妄想!”手机用户请浏览m.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