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一章孤身2

    “林老哥,你放心,您老一闭眼的功夫就过去了!”

    大胡子粗俗,当即抄起刀冲来,林懋一脸淡然的点点头,让后他用手撑起身子,让自己尽可能的立起来,起码能体面的坐着死,结果何老九一个箭步上来,拦下大胡子,他回头看着林懋:“林老哥,我们能活,有你儿子的情面在里面,不是他搏命赚来那些食物和药物,我们早死球了!”

    说到林秀,林懋老泪纵横,只是他硬生生把那股子伤痛压回心底,昨夜,火光刀锋之下,林秀将他捆在马背上逃出来,可他却没了踪迹,这种父子换命的痛让他心碎,也正是这个根由,当觉察到大胡子想要解决掉他这个累赘时,他没有任何的惊惧。

    何老九顿了顿,继续道:“林老哥,老天爷让你活,就有让你活下去的理由,我等虽然是刀尖赚命搏钱的主,可也知道信义二字,眼下我们能活着出来,虽然大钱没有了,可是这几十来匹良马要是带回去也值不少,倒时咱们二一添作五分了…起码我们没有白白跑这一趟,您老也不至于赔的老本子都没了!”

    “九哥,你在说什么?这里离夏境还有二百来里,带着他,咱们能走的快?”

    大胡子不愿林懋拖累自己,粗声低吼,跟着他抄起腰刀奔林懋上来,只是何老九本着信义二字,又念着林秀的那份情,他不想把事做的太绝,毕竟百十人的商队到现在只剩下这么点,要是过火了,老天爷会降灾的。

    但是大胡子的意思得到了其它几个刀客的认同,他们上前一步,将手按在了刀柄,何老九见了,当即怒喝:“娘的混账崽子们,你们想作甚?”

    “九爷,弟兄们走这条路本就不容易,眼下好不容易从蛮人窝里捡了条命回来,这是老天爷开眼,可是他老人家不定什么时候就把眼给闭了,况且这会儿草原这么乱,那些疯子们一个个杀人如麻,我们这些人还不够那些疯子一溜砍,带上他,实在是个拖累,所以…”

    “扯你老宗人的西皮,老子还没死呢?你们就敢乱来,老子和林老哥走商时,你们这些崽子们还不知道在那个狗洞里掏食吃呢,给老子滚开!”

    何老九虽然知道带上林懋麻烦很多,可是二人搭伙走商二十年,有利益在里面,也有情分的掺杂,再者何老九也不愿做那万恶之徒,但眼下面对大胡子等人的逼迫,何老九压力骤增,且他的伤势未好,真拼起命来,不一定会有什么后果!

    “九爷,弟兄们想活命,您老就别护着这个瘫子,给弟兄一条活路,成么?你看咱们逃出来时双马或三马,这几十匹良驹带回去也能值不少钱,倒时弟兄们给你分大头…”

    “小五,怎么着?有大胡子撑着你们就想上天了?老子告诉你们,门都没有!”

    话到这里,所有的情面都已经撕破,那叫做小五的刀客与大胡子当即拎着刀走来,其它刀客虽然没有明着动手,可是他们已经默认了大胡子为老大,何老九即可抽出腰刀,横档在身前,脚边,林懋下身瘫痪,无法起身,可他死命的拉着何老九:“老九兄弟,够了,已经死太多人了,没必要再枉费性命了。”

    “林老哥,放心,兄弟刀快,你不会疼的!”

    大胡子说着抬腿动身奔来,何老九当即持刀挡上去,可是小五却绕到侧面,一个箭步突上,三尺刀刃直逼林懋的心窝。

    忽然,一道刺耳的响嘀袭来,那灰色的箭影‘嗖’的打在小五肩头,直接将其贯穿,同时那巨大的箭锋气力更是将小五压迫倒地,夺命的腰刀也飞脱离手。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大胡子失神,就这功夫,何老九趁机劈斩挑磕,打开大胡子的腰刀,让后一脚踹在大胡子小腹,进而凸步上前,腰刀环扫压在大胡子的颈项处,只要何老九稍微一用力,大胡子就得人头飞天。

    “谁!”

    其余的刀客早已被那些蛮子给折磨的如惊弓之鸟,哪怕一丝动荡,都会把他们吓的心魂乱颤,众人抬头看去,远处奔来一骑,待那人近前之后,何老九这才瞧清,竟然是王芐。

    王芐勒马止行,一手扯缰,一手挽着那把黑弓,冲大胡子等人怒喝:“你们这些混账杂碎,步入险境不一心协力求生,还想自我残杀,简直畜生,若夏人都如你们这般,早就死绝了!”

    对于王芐,众人有些印象,这人是夏人无疑,可是他来历不明,又在蛮人部落里过活,加上他应敌心术和射艺能耐,众人根本不敢小瞧,眼下小五被王芐一箭射伤倒地,大胡子又在分神中被何老九制住,其它的刀客就更不敢再放肆。

    王芐来到林懋身前,望着这个瘫子,道:“你们既然能逃出来,那就是老天爷不收你们,赶紧往南走,顺着一字坡马不停蹄,就能逃出这狗日的地方,不然草原风起,你们想走都走不了!”末了王芐若有所思的问了林懋一句:“那日我似听闻林秀是国子学士,他师承何处?”

    “黎城书院!”林懋感激王芐出手相助,却又畏惧其威,只能小声道,不过这已经足够,王芐不再言语,惊喝大胡子这些刀客之后,翻身上马着东北方向,嘴里低声默念着:“黎城书院,杨茂…云海书阁…秦王…景禹寅…”

    短暂之后,王芐便拨马向东北方向奔去。

    荒芜的坡梁,寒风时时吹来,荡起阵阵尘迹。在坡梁下的避风处,林秀正摆弄着眼前的篝火,篝火架旁挂着两只不过巴掌大小的土鼠,随着火苗浸透土鼠,一股子腥涩味道传来,即便如此,林秀也只能忍着腹中的干呕将其吞下,否则饥饿会要了他们的命。

    就在林秀将一只烤的发黑如炭的土鼠取下火架放在嘴边时,忽的脖子一凉,林秀愣神,跟着他放下土鼠,头也不回道:“刚打来的,吃吧,吃完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