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章孤身

    ‘噹’的一声,林秀抽出身下蛮尸的弯刀,平举斜砍上去,只是那青狼骑的短斧力道十足,直接把手中的弯刀给磕飞,自己也被那股子大力逼退数步。且那青狼小百户更是对林秀恨的咬牙切齿,他奔袭途中从腰间取下绊马索,随着大力挥舞数圈,这用来绊马缚蹄的玩意儿呼啸冲来,一息之后,干硬的绊马索好似长了眼睛一般追上林秀,直接捆住他的双腿。

    ‘噗通’一声,林秀摔倒在地,那股子力劲只把身下带出一道弧坑。

    目瞪十几步外奔来的蛮子,林秀怒急交加,可是他刚刚执于手中的弯刀被短斧打飞,腰刀又扎进那青狼杂碎的胸腹,如此之下,他根本没有合适的家伙斩断腿上的绊绳。

    “去死!”

    青狼小百户与那族人同时冲上,二人挥刀执斧,那殷红沾满血迹的刀刃短斧携着万千气力自上而下呼啸砍来,在这一瞬间,林秀双目惊怵注视那锋利的夺命刃,似乎下一秒钟他的头颅就要血花四溅,魂丧天地。

    “嗖嗖…”两音袭来,青狼小百户与青狼勇士的身躯浑然一颤,呆在原地,二人似有不信的低头看去,胸前各插着一根三尺长的羽箭,那箭锋穿透胸骨,随着胸腔内的血液喷涌,二人带着无尽愤恨倒下,让后林秀就看到脱雅扔下骑弓,一瘸一拐冲到二人身旁,手起刀落,斩下了二人的头颅。

    这一刻,浓浓的血腥味和四溅的杀息就像风流一样冲涌着林秀早已麻木的心灵,且这般残忍的斩首动作在脱雅手上似乎早已成为自然,看的林秀木然,就算换成他自己,恐怕也不能这般硬生麻利的砍下死人脑袋。

    “软骨头,看什么看!还不把惊马拉下,没了它,你我都要饿死在这!”

    脱雅气血冲头,面色乌红,狠声怒喝,这才将林秀的神思唤回,跟着林秀只感觉眼前白光一闪,脱雅手中的弯刀已经劈开负在自己腿上的绊马索,那份狠厉让林秀心寒胆颤,方才若稍有一丝偏差,林秀的双脚就要血贱在弯刀之下。

    “起来啊,软骨头,难不成还要我背你,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

    脱雅心急部族,即便她瘸着腿,却依然麻利的将青狼小百户和其它几名狼崽子的坐骑收拢,但她到底是个女人,还是受伤疲惫的女人,随着她翻身上马,还未抓住缰绳,却身形一颤,一个失神,便从马背上摔下。

    “看什么看…还不…把我…扶起来!”

    脱雅的怒火越发低微,随着声消气散,不等林秀走到近前,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野狐老营,此时这里已经竖起了青狼的旗帜,柞木合埃斤看着面前的俘虏,心中满是畅快。

    这时,柞木合的那可儿巴托带着追击拓牙达的骑队回来了,他奔到柞木合埃斤身前,单膝跪下右拳撑胸道:“主人赎罪,那个老狐狸…逃了!”

    “逃了?”

    柞木合埃斤回身冷声,那双如刀刻一般的眼睛迸射出寒风一样的精光:“整个水洼子都已经归于我青狼的统治,野狐的老营也在青狼的利爪下溃散,我就不信这个老畜生能逃到哪里?察台喇,巴托,立刻带部族勇士分散追踪,务必在一个斋戒日内将他的脑袋带回来,否则,你们就向苏门达圣请罪去!”

    斋戒日是苏门达圣祈福上苍的祷告,一个斋戒日是四日,四日之内带回拓牙达的脑袋,即便是柞木合的亲儿子察台喇,也要遭受唾弃之途的惩治。

    得到此令后,察台喇虽然心有愤恨,但还是与巴托带人离开去找那个混账老狐狸!

    大约过了半刻,责看押分配俘虏的千户首领彻底将人数整理清楚,他来到柞木合埃斤身前禀告:“首领,总共俘虏野狐杂碎四千三百二十一人,不过男子只有六百余人!”

    “六百人,怎么这么少?”柞木合埃斤似有不满。

    “首领,虽然我们突袭野狐老营,可当时拓牙达那个老混账竟然带着本部集结的千余勇士硬生生冲破察台喇的阵线,使得野狐杂碎们士气高涨,瞬间又集结了不少勇士,进而那些马奴、部族汉子们也都一同逃离了!”

    “该死的察台喇,永远都不如他的哥哥,废物!”知晓原因后,柞木合埃斤沉声:“既然这样,就把这六百人的脑袋全都砍下来,让后挂在我们的大旗旗尾下,我要让南部草原的人知道,让曦月部、勃利部的人看看,只有我青狼才是苏门达圣智慧和勇气的继承者!”

    柞木合埃斤话落,千户首领当即带着本部勇士直奔俘虏的栅栏处,片刻之后,惨叫声就像浪潮一般接连起伏,飘向远处,以至于空气中的血腥味浑厚的让人心魂颤动!

    从野狐老营顺东再转向南,何老九这些人整整跑了一天一夜,直把马跑的脱了力,这些人才停下来,歇息中何老九大眼一扫,心中顿时沉入坚冰,想当初百十人的商队,近百名刀客被人击溃,在野狐老营还有二三十人,可是眼下,出逃的只剩十余人,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林懋竟然还活着,只是这个瘫子已经在马背上颠簸的昏了过去。

    “九哥,这个老家伙真是命大!”

    大胡子沉声一句,何老九皱眉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结果一名刀客已经走到林懋马前,使劲打了他一下,林懋才昏沉醒来,待他看清眼前的景象后,心里咯噔的冷了一下。

    走商多年,林懋什么没见过,眼下大胡子那些人的神色愈发阴冷,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不过何老九重重咳了一声,将肃杀压抑的氛围打破,他掏出水袋递到林懋嘴边:“林老哥,喝一口吧!”

    林懋摇摇头,那双浑浊的牟子看的何老九心中很不舒服:“老九,我们搭手走商也几十年了,这次算栽大了,我儿子没了,人也瘫了,与其这么吊着,不如给我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