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夜屠3

    只是脱雅所部目标太大,脱雅被察台喇所部的青狼勇士死死咬住尾巴,直至黎明时分,双方又在枯叶林前的低坡处发生拼杀,察台喇骑队勇悍,脱雅为了保护部民顺利逃亡枯叶林活命,带着数百个帐前勇士和马奴汉子在此抵抗,却终溃败,不知踪迹。

    至此,青狼部完全占据水洼子草原和两牙湖,野狐的旗帜在血夜屠杀中陨落。

    当太阳越过地平线,重新照耀在辽阔无边的草原上时,那寒冷微薄的晨雾在柔和拥抱下缓缓散去。

    林秀纵马狂奔一夜,却没有追上何老九他们,眼下他腹中饥渴万分,胯下马匹也疲惫的吐着白沫子,如此他只能在这荒野之地歇息。

    将马拴在脚边的灌木根杈上,林秀听着腹中的咕噜声,随即翻遍全身,找遍马鞍下的所有袋子,也没有翻出一块干饼,再看看四周的荒草丛生、树枝秃皮的景象,林秀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压抑的惊惧,眼下草原上的食物已经不足以支撑那些蛮子过活,若是再这么持续下去,为了生存的蛮子会做出什么?又只能做出什么?

    在这般思绪的缭绕下,林秀的饥腹感也随之消退不少,大约半刻后,林秀起身上马,确定下方向后继续行进,只是他刚刚绕过眼前的荒丘,就看到约一里外有几骑一前一后追赶,林秀当即将自己隐藏于灌木之后。

    “追,必须把野狐的血脉给决掉!”

    青狼百户小首领扯着嗓子大吼,身边几个青狼勇士不住的弯弓搭箭,试图将前面那人给洞穿身躯,可是那人马艺娴熟,青狼勇士的羽箭根本摸不着她一根毛,否则他们也不会从昨夜追到现在。

    马背上,脱雅早已力竭,只是她深知草原的弱肉强食,一旦被这些青狼崽子们抓到,死是小事情,被折磨受辱后再死,那才是辱没野狐旗帜的荣耀。

    不过经过昨夜的拼斗,她的坐骑早已力竭,当一个没有预兆的卧倒出现后,脱雅直接被巨大的惯性掀翻落地,而她的坐骑也在狂奔下彻底失去平衡,向前栽倒,随即抽搐几下,便没了生息。

    “狐狸崽子,这次看你往哪跑!”

    瞧见此景,青狼小百户扯着干裂冒火的嗓子呼喝一声,几个青狼勇士纷纷纵马将脱雅围在中间,用马鞭和弯刀来戏耍这个野狐族人。

    “狗东西,早晚有一天,苏门达圣会把最严酷的雪灾和瘟疫降到你们的身上,让你们的部落在痛苦中死去!”

    “贱种,死到临头还敢狂言,老子一定把你的脑袋挂在锥杆之上,让苏门达圣老人家看看,到底谁才是他的英勇智慧的子孙!”

    青狼小百户叫骂着一刀劈来,脱雅方才坠马摔伤了退,此时勉强靠手中的短刀支撑站立,看到青狼百户冲来,她前扑抽刀,反身打在百户胯下的马肚子上,坐骑吃痛嘶鸣一声,险些把小百户给摔下马,其它几个青狼勇士当即一窝蜂冲上,势要乱刀砍死这个野狐的种!

    “嗖嗖嗖”数声急音传来,冲上前的青狼勇士不曾想过在这荒野之地竟然有其它人,直接被那急音打了个正着,当即有两名青狼勇士后背中箭落马。

    脱雅得机,前扑躲闪,青狼小百户气怒交加,他抽冷子一个疏忽,竟然被人偷袭死了两个部众,当下青狼小百户急退两步,其它三名青狼勇士也都挽缰勒马,向急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结果一人一骑冲奔而来。

    林秀紧紧伏在马背上,他手持柘木弓连射四箭,这几乎废了受伤的右臂,只是林秀无法看到女人受辱,即便她是蛮族部落的女子,不过老天眷顾,四箭中二,这般结果让那些青狼勇士如临大敌,不过当他们看清偷袭者是个夏人后,方才的惊恐早已消散不见,随之而来的就是暴虐和狂妄。

    “夏人软骨头,不长眼的杂碎,杀了他!”

    青狼小百户低啸,三个青狼勇士当即纵马冲来,脱雅此时已经瞧见那夏人模样,确切的说是认出了他胯下的白鬃马。

    “那个贱骨头的夏人,怎么又逃到这了!他真是个傻子!”

    脱雅虽然心骂,可是不得不说林秀的出现已经救了她一命,否则刚才那些狼崽子冲上来,她早已被乱刀砍死。

    “嗷嗷…嗷嗷…”

    一里多的距离,胯下坐骑死命飞奔,几名青狼勇士呼喝着冲上,转眼间双方就撞在一起,林秀自知气力不如这些蛮子,且他的伤痛之躯也无法硬抗那气力过百斤的弯刀,故而他侧身躬曲,双腿夹着马腹,就在双方接触那一瞬间,林秀蹭的撤缰蹬腿,向距离最近的青狼骑扑去,那青狼勇士压根料不到这个夏人敢这么干,故而他的坐骑一惊,当即紧撤,这可坑苦了他的猪肉。

    林秀飞扑借着马颈的气力直接扑到那青狼勇士身前,双臂如猿环手死命卡主他的脖子,这青狼勇士坐骑又惊,直接把二人同时掀翻马下,由于林秀主动发力,这蛮子惊中稍逊,故而在摔落过程中被林秀双臂猿击颈项锁骨,直接绝了他的性命,同时借着他巨大的身躯当做压垫,泄去坠马冲力,后面两名青狼骑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们印象中只会靠在城墙和利器的夏人软骨头何时会这么拼命。

    当然,让蛮子吃惊的事还真后面,由于坐骑被惊坠马,尾随冲来的青狼骑一时也被挡了下来,林秀落地之后,随即反手掷出腰刀,腰刀化作一道白光正中一青狼骑的咽喉,‘噗’的鲜血喷溅,这青狼勇士双目大睁,带着满脸的惊愕摔下马去。

    “该死,这夏人贱骨头,杀了他,一定要把剁碎扔到雪山之巅,让鹰鹫吃了它…”

    转眼的功夫自己就损失四名部众,而且还是被一个夏人杀的,如此他们青狼的荣誉何在?旋即,暴怒的青狼小百户冲向落马的林秀,而那青狼骑更是抄起短斧冲身砍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