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七章夜屠

    “如此那我还真要好好谢谢你们野狐的大恩了!”

    何老九这些人也都开口出声,可是话里话外全都是让人心燥的意思,脱雅也懒得和这些夏人废话,当即转身离开!

    埃斤大帐前,王芐将一把漆黑的木柄连击弩拿在手里,面前的矮桌上,放着一排明晃晃、不过四寸长的棱锥倒刺弩矢。

    拓牙达埃斤拿起连击弩,这种由精铁打造的弩身有一个竖型凹槽,弩矢放入里面,让后用压板将弩机卡主,就算装填完毕,只要按动弩扣,凹槽内的四支弩矢就会接连射出。

    看着这般利器,拓牙达埃斤脑海里浮现出冲击时的画面,假使与青狼再度对决,等到双方骑队冲击到五十余步内时,骑弓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但他们的勇士却忽然掏出连击弩攻杀青狼崽子,这近百只连击弩一瞬间就可以射出四百多支劲道强大的弩矢,对于只有皮甲加身狼崽子,根本无处躲闪,一旦狼崽子的冲势遭到打击,对于你死我活的战局而言,他们野狐勇士就可以在瞬间获得极大优势,让后借势长驱直入,屠戮那些混账了。

    想到这,拓牙达埃斤满目笑意,拿起弩矢装填后,有模有样起身冲着二十步外的木桩射去,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弩机‘嗖嗖嗖嗖’的转动弹射出四只威力强劲弩矢,可是竟然一只都没有射中,全都侧飘开木桩,深入草地,这对于在马背上长大、弓箭技艺娴熟的苏门达圣子孙而言,实在让人不可思议。

    “王芐,这是何故?”拓牙达埃斤似有不悦,大声质问:“难不成你在这利器中做了手脚?”

    王芐低笑不语。

    拓牙达埃斤皱了皱眉,不知在想什么,窝阔却焦躁起身,一声大喝:“老头,别忘了,当初你身受重伤,是我们收留了你,眼下我们野狐部与青狼部拼的生死只能留其一,这时正需要利器助战,你若是不尽心尽力,小心我们得弯刀?”

    对于窝阔的威胁,王芐沉沉笑了起来,一息过后,他才道:“如果我记得不错,今日野狐取得的胜利有老头我一份功劳,甚至于刚才埃斤大人已经说过,我是部族的贵客,是可以享有你们旗帜下的荣耀!你现在叫我还恩?你难道不觉得可笑?”

    “老头,你…”窝阔想说什么,却被拓牙达埃斤挥手止住。

    窝阔狠狠瞪了王芐一眼,转身坐回自己的位置,拓牙达埃斤皱眉思绪片刻,来到王芐身旁,端起马奶酒喝了一口,说:“王芐,你曾经发生过什么,我不得而知,也不愿去知晓,那是你的过去,就像落叶尘埃一样,逝去无影,可是当你进入我野狐的营地时,我收留你,给你食物,现在你需要为这个收养你的部落贡献自己的智慧,否则我野狐亡散,你觉得草原上还有其它部族会收留你么?”

    “埃斤大人,曾经的我已经死了,我现在是王芐,是你野狐部的一个铁匠,利器我打造出来,绝无任何问题,这在下可以用脑袋保证!”

    “那为何会出现方才的情况?”拓牙达似有不信。

    “连击弩,长三尺六毫,重五斤三量,弩机为精铁,弓弦压板为五重绞牛筋,弩柄为柘木,弩矢在八十步范围内弓力二百三十斤,由于缓冲力短,必须臂力强悍着稳中平射,这样除非夏朝边军的明光铠和重骑铠,基本没有什么甲胄可以抵挡,但是想熟练使得连击弩,没三五个月根本不行,埃斤大人以前从未接触,刚一拿到手就想弩矢穿桩,您说可能么?”

    拓牙达埃斤听了,再看看那漆黑泛着寒光的连击弩,道:“三五个月?不可能,我野狐部与青狼部已经相斗半年之久,今日有大胜一场,柞木合那个混蛋是不会忍下这个口恶气,所以,最慢三日内,我野狐就要与柞木合进行生死一战,那是,野狐要么生,要么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如此,只有一种办法!”王芐说出这话。

    “什么办法?”

    “将连击弩的弓弦压板减弱,这样操控难道会极大降低,可威力也会降低数倍,你觉得呢?”王芐将这个选择抛给拓牙达,但是草原的寒风永远来的突兀,拓牙达埃斤还没有从选择中得出结果,远处竟然响起急促的号角声。

    闻此,窝阔当即一惊,起身大喝:“不好,青狼崽子们来了!”

    这一声就像巨石砸入平镜般的水面,瞬间形成巨大的漩涡,

    “天啊,青狼部的人来袭了…”

    “埃斤大人,我们该怎么办…”

    在敌袭的号角声中,方才还沉浸在野狐胜利中的部族子民们瞬间惊恐,那些野狐勇士也在各自百户首领的呼喝下,冲向自己的战马,更多的妇孺老人孩子则在惊恐害怕中乱做一团。

    林秀这些人看中忽然出现的混乱,心中一寒,他当即冲何老九这些刀客道:“机会来了,野狐白日大胜,现在青狼的骑队杀来!一会儿我们趁乱离开!”

    “什么,青狼来了?就是那个屠杀劫掠我们商队的蛮子部落?”鲁震听闻青狼二字,当即胆颤,倒是何老九、大胡子一脸痛快:“来的好,这些杂碎们,让他们狗咬狗,使劲干,死的越多越好!”

    当整个野狐老营因为青狼号角炸锅以后,林秀赶紧将与众人缩回羔羊帐,透过帐帘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让后他悄声道:“蛮子的马厩离这不远,等到他们慌乱出征,我们就立刻摸过去!”

    “这…太危险了吧,万一被那些蛮子发现,我们…可都得死啊!”鲁震已经彻底没了胆子,他这话让大胡子一脸厌恶:“怕死你就在这待着!”

    野狐老营外,大约二里的地方,一队队青狼骑缓缓冲来,看着远处的明光,柞木合埃斤呼嚎一声,身边的青狼勇士当即加速,察台喇更是带着本部帐下千余人直冲袭来,者勒和阿姆达一左一右各领百骑冲向野狐老营的栅栏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