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六章风起战号9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能!”木铁丹一根筋,硬声说着,看到这个执拗汉又要惹火窝阔,乌突突插话道:“主人,我们携带的食物已经严重不足,在这么下去,就算察台喇不追击我们,我们也要活活饿死,既然他们退了,我们不如趁夜色向老营行进!”

    “万一那个狼崽子设伏怎么办?”

    “我已经将游骑散到五十里外,就算打不过,一旦发现危机,我们再退回来就是了!”

    事已至此,与其饿死在这贫瘠地方,窝阔更愿意死在冲杀的英魂途上,当下他叱令马蹄裹布,口衔弯刀向野狐老营行去。

    两牙湖的青狼老营中,埃斤大帐内,咆哮不断,那股子愤怒几乎能把大帐掀翻。

    当溃拜逃脱的青狼勇士回来后,柞木合埃斤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他无法想象,那个拓牙达埃斤是如何凭借数千野狐崽子击败他近万的青狼勇士,连带他的那可儿图布都被斩了脑袋,挂在野狐大旗的旗杆下。

    “察台喇,图布冲击野狐老营时,你带着你的人干什么去了?”柞木合埃斤冲坐在牛皮毡子上的察台喇怒声呵斥。

    “我去追击窝阔,把牛群带回来了!”

    柞木合埃斤抬手就是一鞭子,直接甩到察台喇的脸上,察台喇粗糙的脸颊随即出现一道殷红。

    “蠢货,牛群有什么用,我们青狼部缺少牛群么?我缺的是可以放牧的草场,既然你追击窝阔,那结果如何?你把他宰了?”

    “他们逃进了西北面的贫瘠地,估计会饿死在里面!”

    “估计…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这么蠢,你撤兵回来,他就不会逃回老营,该死的蠢货!”

    柞木合此番损失近万的勇士,这让他的部族元气大伤,如此一来,他们青狼部在南方草原部落中的狼王之位将会受到动摇。

    此前不久,他已经听闻西面的曦月部吞并数个小部落,发展成拥有十几万部民、两三万勇骑的大部落,而北面的勃利部也壮大了数分,几乎和青狼部持平,如此下一步的草场争夺,将会在这几个人口过十万的部落间进行。

    除此之外,北面曳落河草原上,被誉为苏门达圣的王庭之子,黄金家族中的主儿乞部已经接连平定主儿多部和主儿克部,介时北方黄金家族的铁骑就会南下,若是南方草原的这些部落没有一个公推的首领,他们全会被黄金家族的铁骑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札木合埃斤怒喝:“我青狼部才是此地的主人,自苏门达圣归天后,安巴汉部溃灭消散,草原上已经没有共主的可汗,即便是黄金家族的铁骑,也休想将我们托窝林巴汉的子孙踩在脚下,巴托,马上召集老营所有勇士,我要立刻共击野狐,三天内,我要把他们碾碎,让野狐的旗帜从草原上消失!”

    巴托是札木合的另一名那可儿,他虽然与图布同为棕皮肤色的人熊蛮子,可是在一定程度上巴托还是有点脑子,他粗声粗气道:“首领,若是全部出击,老营可就空虚了,那曦月部和勃利部可都不是善茬,此时的南部草原境况恶劣,万一被他们发现我们青狼虚弱,定然会趁势打劫,介时青狼部可就完了!”

    “所以我要在他们发现之前除掉野狐,只要砍了拓牙达老狐狸,他的子民就会失去旗帜,要想在草原上活下去,就必须尽心依靠我们!不要多言,立刻集结勇士,出击!”

    柞木合埃斤决定之后不过半刻功夫,青狼老营上空响起了‘呜呜’的号角声。

    与青狼部的萧瑟阴冷不同,今夜的野狐部一片欢呼,在苏门达圣老人降罪水洼子草原凄寒下,野狐在白日里用弯刀和勇气迎来了今年的第一件盛事,此番,野狐部在拓牙达埃斤的带领下,以区区六千余的勇士击溃青狼部万余勇士,还俘获了两千多青狼族人,在野狐的旗帜下,这些青狼族人向苏门大圣起誓,从今往后,誓死追随拓牙达埃斤的旗帜,这让气息尚弱的野狐部瞬间提升数个层次,更让拓牙达埃斤欢喜的是窝阔甩开察台喇回来了。

    老营空地上,篝火接连映红了半边黑夜,火架上,烤的焦香流油的瘦羊、瘦牛依旧散发出犹如的香味。

    王芐被拓牙达埃斤邀请在主帐前的牛皮毡子上,对于如此的庆贺,拓牙达埃斤笑着道:“王芐,此番我部大胜,你功不可没,这只羊腿是赏给你的,且我拓牙达对苏门达圣起誓,从今日起,你将是我拓牙达最尊贵的客人,可享有我野狐旗帜下的荣耀!”

    王芐笑了笑,摇头道:“埃斤大人言重了,我不过是个无人要的流浪者,能在此像个奴隶一样活着,就足够了,至于荣耀,太遥远了!”

    对于此话,拓牙达埃斤虽然面色无恙,可是心底却已波澜起来,以至于他回想起数年前,那个满身鲜血的夏将手持长槊纵马拼杀,破出追兵阵逃入草原的景象。

    不过野狐勇士的欢呼声打断了拓牙达的思绪,随即拓牙达埃斤不再多言,举杯高呼,那些部民们在胜利的冲击下围绕篝火跳起舞,以此释放内心的喜悦。

    远处的羔羊大帐前,林秀坐在林懋身前,由于野狐大胜,他们这些人也侥幸得到一些碎肉果腹,林懋看着林秀,心酸苦楚,却又无法言得,原指望这次走商挣些大钱为林秀日后进学铺路所用,结果却遭遇此难,连自己都成瘫子了,每每想到这里,林懋都会油生出自杀了结的念头,可何老九这些人却牢牢看着林懋,不愿让往日的商队老大哥就这么离开人世。

    这时,脱雅带着几个蛮子来到帐前,林秀起身,眉目中透漏出一丝警惕,脱雅挥手示意,蛮子将半只烤熟的牛腿和几块狍子肉放下。

    “这是什么意思?”林秀沉声。

    脱雅很不喜欢林秀的这幅神情,当即抬手就是一鞭子:“夏人软骨头,这是你今日与青狼崽子搏杀赚来的,我野狐部不愿欠别人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