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五章风起战号8

    当四个方向的野狐骑队压上来后,密布遮天的箭雨,明亮锋利的弯刀,还有四尺长的投枪,这接连的屠戮将一半以上的青狼崽子坠下战马,剩余的则在战马遮挡下哭嚎求饶。

    当战况逐渐缓慢下来,原本六千有余的青狼勇士此时不过剩下两千左右,看着两千多名畏缩胆怯的蛮子,林秀很想知道野狐的家伙会如何对待这些弱兵俘虏。

    “伤势如何?”

    不知何时,王芐来的林秀身旁,听到这话,林秀才感受到麻木如坚石般的肩膀竟然已经震裂伤口,渗出大量的血迹。

    “无碍,还撑得住!”林秀使劲喘了口气,回头看向淡然如水的王芐,道:“你到底是谁?你懂得统兵搏战,你是边军?还是什么人?”

    “是谁不重要,活下去才重要!”王芐再次说出这话。

    远处,自知生路被断的残余青狼勇士纷纷安静下来,草原上的规矩,部族冲杀,毁其根基老营,若战胜方损失过大,就会屠营,将高于车轮的男子斩落干净,女子为奴为部族同化,繁衍后代。

    可是眼下,野狐部并未受到太大的损失,且拓牙达埃斤也想借此收编残余的青狼勇士,同化以后壮大部族,故而他上前高呼:“苏门达圣的眷顾,让野狐在劫难中重生,你们已经在荣耀的争斗中败落,按照苏门达圣的规矩,弱者顺从强者,为之附庸,与其同食一馕饼,饮一壶水,带着野狐的荣耀,冲向英魂途…”

    听这话,残余的青狼勇士纷纷下马,他们将弯刀抛掷于地,面朝两牙湖的青狼老营叩拜三伏,这是青狼顺从苏门达圣的意志,归顺野狐,告别曾经的根基,而非自我背叛。

    再者言,青狼已优势兵力攻击野狐,却依然败落,这只能说明苏门达圣不再眷顾青狼,如此野狐强大必成定局,跟着强者同行是草原的法则,所以这些勇士们才会如此淡然的放弃曾经的旗帜。

    当大多数残余的青狼勇士拜服在野狐埃斤的旗帜下后,图布与其所部的几十名勇士依然驻马而立,不为所动,见此,依扎兰眉头怒皱,纵马上前,长锥横直呼喝:“可悲的失败者,还不下马拜服野狐的旗帜!”

    图布大口喘着粗气,怒目回视,弯刀紧握斜指大喝:“野狐那可儿,你也是埃斤的利爪,你若战败,可会抛弃主人,拜服其它旗帜之下!”

    “不知死活的狼崽子!”

    依扎兰怒喝挽缰,战马前蹄高扬落下,随着战马奔冲向前,依扎兰手执长锥冲向图布,图布当即拍马迎上,看到这里,拓牙达埃斤斥退身旁的野狐勇士,任由依扎兰与图布两名勇士进行生死斗。

    王芐看到这里,不由的笑起来,林秀不明所以,低声询问:“您老笑什么?”

    “从古至今,蛮子在夏人眼中都是粗鄙的野兽,可是有谁会相信他们即便如何刀戈相向,却自始至终都忠于着自己的神灵,自己的旗帜。与此相比,夏境子民的信仰神灵可就悲惨太多了,上面的皇帝老儿,中间的边将军镇,基石的世家大族,说到底,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到底是忠于自己的皇帝,还是忠于自己的家族,没有人说的清,甚至于他们自己都不清楚!”

    林秀从话里嗅到了其它的意思,只是以他现在的位置完全琢磨不透,林秀略有所思的看着身旁的王芐,末了,林秀再次道出一句:“夏人,自然忠于夏的旗帜,尔等边军用将,自然忠于天下万千的子民,而非您老说的生命边将军镇,世家大族,学院夫子授教的策论义理就是如此撰记!”

    王芐没有应声,他摇头叹息,那神色似乎在说林秀太过稚嫩。

    “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不对,你自己日后会知道的,此番我说再多,也等同于废话,不过…”话音至此,王芐顿了顿继续:“没看出来,你这个商贾小儿竟然还有几分资质,不过你的出身太过可惜了!”道完这一句,王芐拨马向野狐老营驶去,留下林秀一人若有所思。

    再回头看向那骑队方向时,方才的生死拼斗已经结束,图布本部的几十名勇士已经下马跪地,他们面朝两牙湖方向呼呵了一阵草原吟唱之后,便持刀抹了脖子,而图布的战马孤零零立在一旁,马蹄下,图布早已在了依扎兰的长锥下消散所有生息,看着狼崽子的尸体,依扎兰亢奋不已,他嚎叫着冲到图布的尸首前,挥刀斩下图布斗大的头颅,让后用长锥锥刃挑在半空,在拓牙达埃斤面前呼呵狂啸,以彰显自己的勇悍,跟着,数千野狐勇士齐声威吓起来:“野狐…野狐…野狐…”

    两牙湖西北方向的草原干涸区,由于气候影响,这里的草场经历春夏两季,依旧比水洼子草原其它地方贫瘠数倍,窝阔带着百余名野狐勇士在贫瘠的土地上来回奔逃,随着夜幕降临,那些尾随在后的青狼崽子们已经消失,这让窝阔深深松了口气。

    只是他十分心疼那几百头刚刚抢来的瘦牛,若不是察台喇这个狼崽子带兵出现,他定然能够把牛群带回野狐老营,给饥饿的族人报餐一顿。

    “主人,游骑刚刚斥查回来,察台喇已经退回两牙湖了!”

    乌突突纵马来到窝阔近前告知。

    “退了?你确定那个狼崽子退回去了?”窝阔似有不信,就在两个时辰前,察台喇带着三千多青狼骑将他们逼到这个贫瘠区,如此下去,他们必定得死在这,可是在这优势压迫下,察台喇那个家伙竟然退了。

    “主人,估计是图布攻击老营失败!”木铁丹沉声一句。

    “失败?你觉得可能么?”窝阔不信,青狼部有两万勇士,在察台喇追击他们时,已经有近万的青狼勇士冲向野狐老营,就算野狐勇士再怎么勇猛善战,可是劣势终究是劣势,自保已经勉强,如何还能打败图布那个人熊狼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