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四章风起战号7

    当拓牙达埃斤的弯刀斜指落下,这些勇士狠夹马腹,战马蹄动向前,随着速度越来越快,这支灰色的千人骑队便像利剑一样插向图布的青狼骑狼首。

    “野狐的子民,苏门达圣赋予我们智慧,但是同样给予了我们尖牙和利爪,让我们举起战刀,为了野狐,为了苏门达圣的英魂途,杀!”

    “呜呜呜呜呜呜”

    嘶吼的杀声,沉闷的号角,在这一刻化作洪流冲向青狼,图布见到野狐埃斤的大旗随着千余勇士奔向自己,当即呼喝,在他眼里,这野狐埃斤算是活到头了,也就瞬息之后,他的头颅将会挂在自己的马鞍上,可是事实真的如此?

    青狼骑冲击阵的侧翼,青狼百户小首领率领数百勇士冲向袭扰侧翼的王芐,可是接战之后,青狼百户小首领才发觉这支袭扰侧翼的野狐骑队是一块硬骨头,不过两个照面的抛射,他已经损失百余人,加之他们这些青狼骑从两牙湖的松坡岭一路狂奔来到此地,战马早已疲惫力竭,速度上绝对落于下风,可那王芐老头又以快慢交加的雁形抛射将青狼百户小首领的数百勇骑给攻的七零八落,且这时候,随着呜呜的号角响起,一幕让青狼百户小首领无法想象的画面出现了。

    当林秀与呼兰等几十骑与拓牙达埃斤的骑队相冲时,拓牙达埃斤骑队当即分列出两个三马齐驱的间隔,而疲惫几乎坠马的林秀与呼兰等野狐勇士迅速顺着间隔撤离到后方,随即,拓牙达埃斤的角手再度呜呜吹起,千人野狐勇士当即快速结阵,依扎兰手持长锥突于骑队前端,其它野狐勇士好似河流汇集江海一样尾随在后,形成锥形阵,对着眨眼就到近前,宛如天幕般的图布骑队冲了上去。

    “轰”

    战马碰撞,弯刀互砍,嘶鸣吼叫在一瞬间迸发出来,图布原以为他定然可用绝对的优势兵力轻松击退狐狸崽子们,可是当双方的骑队接触那一瞬间,如山崩的冲击让图布脸色煞白不已,在整个野狐锥形冲击的压迫下,严密的青狼骑冲击阵瞬间裂开,即便他手握弯刀如风闪电般砍落十余名从身前穿过的野狐崽子,但是那阵形撕裂虽产生的撼动让更多的青狼勇士在惨叫中被野狐的利刃斩落马下。

    不过一息,图布的青狼骑冲击阵就被彻底撕出一个巨大的口子,而以依扎兰为首的野狐骑队犹如战神步入无人之境般勇往直前,冲杀不止,当依扎兰的野狐骑队冲出青狼骑冲击阵后,回眼看去,那两里多的草地上已经躺满了尸首,有青狼勇士,也有野狐族人,但是只要眼睛不瞎的都可以看出,青狼勇士,损失惨重。

    “呜呜呜呜呜呜”

    冲出青狼骑冲击阵,野狐骑队继续狂奔,在拓牙达埃斤的呼和下,依扎兰调转马头,以弧线的冲奔方式带着身后的野狐勇士再度朝图步杀去,而图步的青狼骑队经过刚才的惨烈,此时根本未稳下阵脚,失去了各部百户小首领的集结,一些青狼勇士好似没头苍蝇一样在骑队中胡乱冲奔,可是不远处,那拓牙达埃斤的野狐骑已经再度冲来,未接战冲击前,依扎兰这些野狐勇士纷纷弯弓搭箭,一轮抛射下来,让本就混乱的青狼骑队更加崩溃,即便图布大声嘶吼,甚至挥刀砍番数个扰乱骑队的懦夫也于事无补。

    至此,图布才突然发现,原来狐狸再怎么弱可它一旦漏出尖牙,曾经的奸诈狡猾就会变成比弯刀还要可怕的屠杀。

    混乱的骑队,惊慌的哀嚎,数千人的青狼骑此时就像一盘散沙,面对只有寥寥千人的野狐勇士,他们的兵力数量已经没有用处,他们强大的压迫兵势也即将消耗殆尽。

    面对稀疏的箭雨,胡乱呼嚎的青狼勇士纷纷跌落下马,图布和他本部的数百勇士用血淋淋的弯刀和热乎的头颅一连两番威压,才勉强将骑队整合。

    但是,这最后一丝胆气还未与血水交融,为他们最后的死战夺来荣誉,野狐老营的东、北、南三个方向传来此起彼伏的号角声,那声音快速传递在整个战场上空,形成了一张巨大的布幕,将青狼骑牢牢包在中央。

    望着远处出现的骑队身影,青狼勇士们发出绝望的哀嚎!

    “怎么可能?那些狐狸崽子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的勇士?”

    “苏门达圣,难道你要抛弃你的狼王子孙了”

    “拼了,阴险狡诈的狐狸崽子”

    “一支两支三支四支五支天啊他们到底什么隐藏了多少兵力”

    杂乱的惊恐,无知的咆哮,当三个方向密密麻麻出现数不清的野狐骑队时,被包围在中央的青狼勇士们的胆气彻底崩溃,若说拓牙达埃斤的旗帜还能勾起他们残留在胸腔内的血性,可是当无数的野狐勇士纵马踏声从四周出现后,他们就从狼的子孙蜕变为羔羊,除了惊恐哀嚎,根本没有第二种选择

    远处,撤离战场的林秀看着陡转急下的战局,内心满是惊愕,野狐,这个总共只有七千勇士的部族竟然将青狼部的万余勇士打成这般模样,即便此时此刻野狐骑队完全在兵迫威压的气势上占据了无可动摇的地位,但他知道,那些出现的野狐勇士也不过寥寥五千余人,而被包围的图布至少还有六千靠上的青狼勇士,可看到如此景象,傻子都知道,那些青狼崽子们已经放弃反抗了。

    威压四溢,羽箭飞窜,图布挽缰纵马看着四周的人海,他愤恨狂暴,原本是为青狼旗帜挥洒鲜血搏取荣耀的胜利硬生生在瞬间变成绝境,他作为青狼柞木合埃斤的那可儿,除了最后拼死一战,根本毫无生机可言,就算拓牙达埃斤不杀他,柞木合埃斤把他斥为奴隶,可是身为勇士的荣耀,苏门达圣的抛弃,这一切都让他没有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