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三章风起战号6

    但是那些已经咬上来的青狼崽子可不会放过呼兰,就在三个青狼崽子抬臂挥刀砍下时,嗖嗖嗖三箭接连袭来,可是并未射中三个青狼崽子,不过也算迟缓了一下他们的攻势,呼兰趁机狠甩一鞭,黑马则嘶鸣一声,再度发力狂奔前去,直接把这些青狼崽子甩开二三十步的距离。

    此时呼兰才看到四五十步外,林秀一边纵马狂奔,一边回身不断弯弓平射,以此滞待那些狼崽子的追击。

    呼呵中,林秀不断平射压制追上来的青狼崽子,剩下的百余名野狐勇士也在狂奔中齐弓放箭,以此拖延狼崽子的速度,数轮过后,图布的青狼骑明显被压制了速度。

    见此,林秀再次大喝:“快,再加把速度!不然你们这些自诩为勇士的蛮子连我这个夏人都不如!”

    跟上来的呼兰与其余野狐勇士心恨不已,可是在背后青狼崽子的压迫下,他们只能快马加鞭,向前奔。

    烟尘北面,王芐带领的野狐骑队境况要比林秀的好太多了,在他的指挥下,五百野狐勇士速度时快时慢,回击抛射卡的恰到好处,几个回合下来,背后追击的青狼勇士真是被折磨的要疯,原本的千人队现在只剩下寥寥数百人。

    王芐大眼扫去,当即折转马头冲向追击的青狼崽子,那些青狼崽子看到这景象,都浑然一愣,此时双方距离不过一百步,也就眨眼功夫,王芐带领五百野狐勇士一连三个抛射冲击袭来。

    当灰色的骑队冲进青狼崽子的黑色骑队后,顿时刀撞鸣响,惨叫嘶吼,半刻之后,王芐率队冲出后,而那身后已经没有活的青狼崽子了。

    至此,那些跟随王芐的野狐勇士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夏人老头,王芐重重的喘着粗气,他举目望向南面,大声一喝:“继续冲!”一众野狐勇士当即毫不犹豫的举刀嚎叫,奔向那黑压压的青狼崽子。

    “呼呼”

    烟尘翻滚,遮蔽天日,曾经水草丰满的水洼子、两牙湖在上万马蹄的不断践踏下,早已面目全非,不知狂奔了多久,战马在各自主人的鞭笞呼喝下继续噎着脖子四蹄狂奔,但是,战马嘴角泛出白沫已经透漏了出这些牲畜的根底,它们快不行了。

    林秀此时喉咙干燥的几乎要冒出火焰,他伏在马背上,可以清楚的听到胯下枣红马重重的喘息声,即便这样他也不能停,他只能继续跑,从松坡岭奔向东面,再从东面折向南,再从南折向东,这如风一般的四下奔逃让野狐勇士一个接一个命丧在青狼崽子的羽箭之下,现在,他身后的野狐勇士剩下不足百人,而那图布早已在四处追杀中消磨掉最后一丝警惕,只是这还不够。

    狂奔中,林秀侧目看到身后一丈处的呼兰已经面色煞白,相必是他背后的刀伤太过严重,林秀喘着粗气,干裂硬声道:“怎么?你这个野狐勇士撑不下去了?如此看来,你还不如我这个夏人!”

    **裸的戏虐,无情的蔑视让呼兰怒火涌涨,可是他到底撑住了最后一口气:“夏人软骨头”

    就在这时,林秀抬头看去,远处的坡梁上,野狐的老营已经映入眼帘,见此,他再度加了一鞭子,可是早已疲惫的枣红马根本提多少速度。

    百步之外,图布也看到远处坡梁上野狐老营,这个似人熊一般的汉子当即兴奋起来,自青狼部进入水洼子草原以来,柞木合埃斤一直在找野狐的老营,只要一次冲击,野狐的老营就得消失在青狼的铁蹄之下,但是那只老狐狸实在太了解这里,故而每次都被他逃掉。

    现在,一群怯战懦弱只会逃窜的野狐崽子们把他带到了野狐老营,这绝对是苏门达圣的眷顾,是上苍要青狼在劫难中奋勇成长为狼王的机遇。

    即便图布此时疲惫不堪,甚至于肩头的伤口传来阵阵痛感,但是面对野狐崽子们的血液,他的身躯就像火山一样再度迸射出无尽的力量,那是对荣耀的渴望。

    “青狼的勇士们狼嚎上苍杀”

    雷鸣般的呼啸,暴雨般的疾驰,当数千青狼勇士纵马奔向野狐老营时,那些在老营内的妇孺孩子们已经被这地震般的撼动惊破内心,他们有的如苍蝇般胡乱奔逃,有的则跪地高举双臂,拜服上苍,渴望苏门达圣出现,给予他们庇护

    “三连抛射冲”

    当林秀、呼兰这仅剩的百余骑死命逃向老营时,当图布为荣耀勇士冲向野狐老营时,王芐这支五百人的野狐骑队好似幽灵一样从侧翼的烟尘中出现,跟着一片细密的箭雨朝图布青狼骑的右翼落下。

    瞬间,这如洪流般的冲击骑队好似浑水搅荡般骚乱起来,也让为荣耀鲜血而冲杀的图布几乎疯掉,只是青狼部是草原南面靠近夏境草原上所有部落里实力最强的,那些部族勇士在遭受到袭绕后,迅速分出一支由部族百户首领统率的青狼骑队冲向王芐,其余数千勇士依旧向洪水一样直奔野狐老营,只要摧毁了野狐的根基,这些零零散散的弱兵就会像浮萍一般在草原的寒风中飘零凋亡。

    “呜呜呜呜呜呜”

    浑厚的牛角声从野狐营地方向传来,图布远远瞧去,野狐埃斤拓牙达的旗帜出现在视野里,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勇往直前的信念。

    “老狐狸终于出现了,勇士们,踏平前面的狐狸崽子,取了老狐狸的人头,今夜,我们将在野狐女人的身躯上享受勇士的荣耀”

    “嗷嗷嗷”

    在图布虎吼的刺激下,数千青狼勇士呼啸狂奔,那山踏一般的撼动将整片野狐老营的土地都给震荡了。

    林秀感受着身后的威压,死命狂奔,而野狐老营前,拓牙达埃斤早已看到那支朝自己奔来的野狐骑队。

    至此,他拔出弯刀,高举向天,身后,埃斤角手拿起乌黑的牛角号呜呜吹起来,随即依扎兰与千余名野狐勇士分列两排,这些勇士挺身举刀,挽缰纵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