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二章风起战号5

    “呜呜呜呜呜呜”

    听此林秀回头冲呼兰大喝:“向南!”

    虎吼即出,林秀再度调转马头向南冲去,呼兰这些人已经被林秀这般胡乱逃窜搞得厌烦,可是拓牙达埃斤的命令和老营中的野狐子民让他们不得不硬下心来顺从。

    三里外,奔马而来的王芐看到林秀等人的骑队再度折转方向南去时,他当即挥鞭纵马加速,带着身后的五百野狐骑如一柄钢刀一样借着林秀所部奔过荡起的烟尘,朝图布的青狼骑阵正面冲去,他们速度极快,且王芐已经抽上自己的黑弓,搭上三箭,随着他一声令下,身后五百野狐骑同时弯弓抛射。

    “嗖嗖嗖嗖”

    羽箭呼啸,划破长空,风声刺耳,如刀刻肤,狂奔的战马追着羽箭前行奔驰,王芐这些人更是将游骑抛射的连珠箭式发挥到极致。

    图布一马当先,冲奔狂如野狼,身后,黑压压的青狼骑呼呵咆哮,羽箭化为雨幕死死追着林秀这只愚蠢吓破胆子只顾逃窜的狐狸崽子,几波箭雨落下,林秀这五百余人已经被羽箭吃掉二百人,那零零散散跌落在泥泞中的野狐勇士全都被追上的青狼铁骑踩成肉泥,这让无数的青狼勇士兴奋发狂,似乎林秀这些野狐骑就是猎物,而他们就是狩猎的猎人。

    此时图布与林秀这支残骑距离已经拉近到一百五十余步,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兔子即将被近在咫尺的狼牙咬到尾巴。

    可是随着林秀再度转向奔南,图布猛然看到烟尘中出现一只渺小不过数百人的骑队身影在二百余步外奔冲来,跟着嗖嗖嗖嗖的空气撕裂声从斜上方快速落来,让后图布就看到数股箭雨接连将己方骑队前列的勇士拉下战马。

    “噗噗噗噗噗噗噗”的闷响血溅在青狼骑冲击阵前列散出,就这一瞬间内,数百名青狼勇士连声惨叫都没便落马摔下,这番境况让图布怒的发狂!

    “该死的狐狸崽子,我一定要剥了他们的皮!”

    怒吼中,图布的青狼骑冲击阵中立刻分出一支千余人的骑队直奔王芐他们杀去。

    见此,王芐挽缰转向,带着身后的野狐骑向北逃去,如此一来,图布所领的青狼勇士冲击阵就一分为二,各自追敌,虽然此时的图布接连大意而损失近千名的青狼勇士,可是他信奉绝对的实力要强于奸诈的诡计,在他眼里,野狐部已经是毡板上的肉,随时可吞。

    听着身后接连不断的惨叫落马声,林秀死死拽着缰绳,夹着马腹狂奔,回头看去,原先的五百余野狐骑现在仅剩一百余人,再往后面,就是黑压压看不到头的青狼骑,那群散乱发髻疯狂呐喊呼啸的蛮子们就像一头头失控的野兽,似乎不把他们这些人吃掉,他们就会停止追击。

    此时林秀这些人基本上组织不起密集的回击抛射,即便偶尔射中一两个青狼骑,于数千青狼骑而言也没什么影响。

    但是,林秀在狂奔中忽然明白了王芐先前话的意思,以攻兵来获得攻势,一旦夺得了战场的攻击气势,即便在怎么被动的局面也会在一瞬间扭转,这话不正体现了战场瞬息万变?兵者诡道?

    望着身后紧追不舍的青狼勇士,林秀忽然油生出一股子冲动,他很想知道那个王芐老头到底是谁?他又会用何种方式来诠释武行策论中的疑兵袭敌?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尖锐从背后袭来,林秀瞬间心冷无比,他几乎是凭着本能的求生**来弓躯身子躲闪,下一秒,林秀只感觉脖颈一凉,跟着如伤口撒盐一般火辣瞬间扩散到全身,让后他便看到一抹黑影穿过自己射马头前方的地上。

    只是马速疾驰,就那么一瞬,那根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羽箭已经没入土里消失不见,回身看去,一些马力较盛的青狼勇士已经完全追上来,在野狐骑队末端,一些野狐勇士几乎与青狼勇士并驾齐驱,持刀相搏,可是人数相差悬殊,往往野狐勇士一刀未出,数个青狼勇士的弯刀已经从四面砍来,让野狐勇士连声惨叫都没有便跌落下马去。

    “该死的畜生,该遭天谴的狼崽子们”

    呼兰被眼前的屠杀给刺激的要疯,可是林秀怒吼再度入耳:“加速,决不能接敌拼斗!”

    呼兰红着眼睛,由于愤怒积聚,他面目狰狞,目睁如牛,额头青筋更是根根突兀几乎撑破头皮,听着部众一个接一个的落马惨叫,呼兰再也忍不了了,当即弯弓回身就是一个两连箭。

    嗖嗖噗噗

    呼啸与闷声同时响起,强劲的羽箭穿透皮甲,撕裂皮肉,两个青狼骑惨叫一声仰面落马,旋即被后面的追上来的同族马蹄给踩成肉泥。

    见此,林秀心中也是一慌,王芐交代过,他们必须要靠马蹄把攻兵夺势跑出来,一旦短兵相接,青狼勇士就会像石头一样压垮野狐,使得最后一丝获胜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眼下,图布带领的青狼勇士已经完全咬住了他们的尾巴,就是想逃都逃不掉,也就是眨眼功夫,已经有四五个青狼骑冲到野狐骑队队末靠前的位置,这些家伙哇哇大叫,手中弯刀胡乱挥砍,几个野狐勇士稍不注意,就被砍落马下,呼兰在暴怒中已经降低马速,待靠近那些狼崽子,他手中弯刀就似夺命的煞气,明光划过,一刀一个把青狼崽子连人带马斩死。

    但是当越来越多的青狼勇士追上后,呼兰瞬间陷入围攻境地,他一边纵马狂奔,一边抽刀抵挡,可是他一柄刀,又在一面倒的情势下,如何挡住十几个青狼勇士的攻击?

    “噗噗”

    两道闷声,呼兰的手一松,弯刀被一个狼崽子的短斧打飞,紧跟着他的后背就挨了两下,只是呼兰勇悍,死撑着没有落马,他前扑紧抱马脖子,一手从马颈下抽出链锤朝身后甩去,咣的一声清脆,那青狼崽子的弯刀被链锤砸裂,让后便人仰马翻,转眼就消失在马蹄的烟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