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一章风起战号4

    “什么?五百人?冲击青狼?该死的夏人,你是不是疯了?”

    依扎兰当即大骂,若不是拓牙达埃斤压着,他早就一刀砍上来!

    拓牙达埃斤瞟了林秀一眼,这个夏人依旧那么瘦弱,他单薄可倾的身子骨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否有握起弯刀的力气。

    林秀纵马上前,将马颈下的柘木弓背在肩头,让后抽出自己的腰刀别在马鞍的豁口处,让后他回头看了拓牙达埃斤一眼:“若夏人是软骨头,那么你们这些蛮子就是骚臭加身的狐狸崽子!”

    一语轻视,林秀当即拍马冲上去,见此,王芐眉宇微动,再度硬声:“夏人软骨头已经冲敌去了,你们这些自诩为勇士的人呢?”

    “该死的混账!”拓牙达埃斤大骂一声:“呼兰!冲杀!”被点到名的那可儿呼兰脸色一黑,虽有万千怒吼,可也只能拍马追上,随即呼兰本部五百余野狐勇士呼呵着跟上。

    “埃斤大人,您再留下五百骑给我,至于您则带着依扎兰和这千余勇士向老营方向撤退,什么时候看到我和林秀任何一支残骑出现,你就折返回攻,切记,在没有看到我和林秀任何一只残骑之前,你都只能退,即便把老营扔给青狼部也要退,另外,你要派遣人去追上先前撤退的野狐勇士,剩下的我都写在羊皮卷里,您只要按照羊皮卷中的交代做就可以,如果这还不能为你带来生机,那只能说明你们被苏门达圣抛弃了!”

    至此,拓牙达埃斤呵斥令声。

    “呜呜…呜呜….”悠扬沉闷的号角声与呼呵声缠杂形成的杂音在青狼骑上方飘荡。

    从松坡岭下来,图布将狂奔中的青狼骑集结成巨大的冲击阵,看到迎面奔来渺小如羔羊的野狐骑,图布顿时放声大笑:“野狐的埃斤竟然糊涂到派这么些个人送死,不过来了就成全他们!”

    话落,图布持刀抽马再度加速冲袭上去,背后,每列千人,共计八排的青狼勇士好似天幕一样狂奔汹涌。

    此时,林秀紧紧贴着马背,身侧一丈之外,呼兰紧紧握着弯刀盯着林秀,只要林秀有一丝异动,他立刻就要砍了这个夏人杂碎,只是林秀丝毫不管身旁的蛮子呼兰,当双方相差距离不过二百余步时,林秀当即弯弓搭箭,呼兰见了,直骂蠢货,要知道蛮人的骑弓最远距离不过一百五十步,还必须是勇悍之人才可以做的,至于他们,大多都在一百至一百二十步的距离,林秀这个夏人竟然盲目抛射,除了浪费体力,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嗖”的一声弓弦颤抖,羽箭脱弓飞离,直奔图布的青狼骑队,让林秀头也不回大声:“全都抛射,立刻!否则你们就是抗命拓牙达埃斤,置野狐部数万生命于不顾!”

    呼兰被这话逼得真想一刀宰了林秀,可是拓牙达埃斤有话在心,故而他只能高喝一声,随即身后五百野狐勇士纷纷弯弓搭箭,朝狼崽子的方向抛射去。

    只可惜距离超出骑弓最大射程,羽箭飞到一半便散了弓劲,尽数跌落,奔袭而来的图布见了,狂笑不止:“这帮自以为狡猾奸诈的狐狸崽子竟然被吓的胡乱放箭,简直愚蠢至极!”

    面对青狼崽子们的嘲笑戏虐,呼兰这一众野狐勇士怒的发狂,但是林秀依旧纵马疾驰,柘木弓接连抛射,也就一息功夫,马鞍下的箭壶已经空了一半,当双方距离缩短到两百余步时,林秀再度大喝一声:“再度抛射,快,三箭齐发抛射!”

    “蠢货!”呼兰怒骂着回应,但是他到底呼呵着五百野狐勇士弯弓搭箭,瞬间,一千五百多支羽箭好像风一样飞速脱离弓劲,呼啸离去,眨眼之后,呼兰瞪大了眼睛,

    那如潮水般袭来的青狼崽子们不知为何,最前面的勇士突然卧下去百十骑,让后他就听到了马蹄践踏身躯的惨叫声,不待呼兰等一众野狐勇士想出缘由,林秀竟然折转马头,向东奔去:“纵马向东!”

    听到这,呼兰顾不得惊讶,紧紧跟随,这般景象从天上看下,那图布的青狼骑冲击阵一瞬间就被刚才那一股箭雨给滞待了瞬息,并且图布也在稀里糊涂中损失了百十名青狼骑。

    “这帮奸诈的狗杂碎,追上他们,杀了他们,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杀光!”

    图布挥刀斩断方才射中自己肩头的羽箭箭尾,他也不清楚,为何只有一百二十余步距离的骑弓怎么突然射程翻近一倍!

    看着那一条如长蛇蜿蜒般转向逃离的野狐骑,图布高举弯刀,纵马狂奔踏过刚才中箭落马的青狼勇士,直奔袭来,而后数千青狼勇士接连拉弓追射,那如雨一般的箭锋拼命追赶林秀这些人,一些马力稍慢的野狐骑被羽箭追上,直接射了一个透心凉,让后翻滚落马。

    但是林秀谨记王芐交代,决不能接战,必须死命挥鞭抽马,拼命向前逃去。

    期间,林秀又拉弓回射数箭,可是麻木的肩头早已没了力气,故而这几箭更是软绵绵的,甚至他看到其中一箭落到青狼骑的身上却被弹开,完全没有任何杀伤力。

    “软骨头,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就这样一直跑回老营…”

    呼兰看着身后急速减少的野狐勇士,急的大声怒问,可是林秀却不应答,反倒是再度挥鞭,将胯下飞马再度提了一个速度,这让呼兰气的几乎要疯,要知道,这五百野狐勇士都是他的部众,死一个就少一个。

    远处,王芐看着林秀这支野狐骑队在松坡岭前绕了一个大弧线后又折转回来,他深深喘了一息,冲拓牙达埃斤道:“您可以向老营撤退了,记着我说过的话,成败在此一举!”

    拓牙达埃斤阴沉着脸,也不应语,抽马转身离开,依扎兰则呼呵着千余勇士紧紧跟了上去。

    当林秀看到远处快速移动靠近的王芐骑队时,他猛烈跳动的心似乎缓慢下来,随即他听到了一阵阵的号角声,那是王芐事先给他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