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章风起战号3

    沉重的喘息后,林秀应声:“自始至终那些蛮子就没想让我们活下去,是你看在我们同根血脉的份上,救了我们一次又一次,所以这次,我会还你的恩情!说吧,你需要做什么,我都会去!”

    “我需要你去送死!”

    听到这话,林秀一愣,似乎不信,他转头看去,王芐沉眉冷目,面颊几乎能够滴下寒冰,那般冷峻威严丝毫不像说闹。

    “置死地而后生,你和窝阔生死斗时已经用过一次,以无势的猿击接连损毁窝阔双臂筋骨,待他双臂泄力,就和废物无恙,你,做的很对!现在,我需要你要再做一次!”

    “你到底是谁?你是边军?”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去,只要活下去,才有资格说其他的!”王芐勒紧缰绳,冲林秀道:“疑兵袭敌,分上中下三术,上术攻心,中术攻势,下术攻兵!眼下野狐劣势,攻心不可能,攻势欠三分火候,唯有攻兵,但攻兵无异于自找死路,他若兵败,野狐必亡,介时我们全都会死,所以我需要你配合我以攻兵进而夺势,一战破了敌军胆!”

    随后王芐纵马来至拓牙达埃斤身前:“我需要两千名野狐勇士,你若给我,野狐还有存活的机会,否则,大家一起死!”

    “埃斤大人,杀了他,他是夏人,不可信!”依扎兰怒声。

    “两千名勇士,他想干什么?埃斤大人,不能答应他,否则我们野狐就完了!”这是拓牙达的另一名那可儿呼兰的声音。

    “不给我,你以为凭借你们这七千勇士硬抗就能打败青狼的上万勇骑?”王芐怒言威喝,那模样一瞬间宛若暴怒的狮子,让依扎兰和呼兰顿时一怔。

    他回头望了一下远处,那些青狼游骑已经消失不见,王芐再道:“快点,没时间考虑,如果现在给我两千游骑,我还有挽回的能力!”

    拓牙达埃斤被王芐的话逼的要疯,他很清楚青狼与野狐的实力差距,甚至他已经做好最后死搏的准备,可若是有机会能够挽救野狐,他也不愿意这么直来硬碰,在周围勇士的吵闹下,拓牙达埃斤红着眼睛,怒喝一声:“都给老子闭嘴,否则老子割了他的舌头!”

    此怒彪出,依扎兰、呼兰及贴身勇士们立刻收声,只是他们紧紧握着弯刀,怒视王芐,随时准备将他乱刀斩落马下。

    “王芐,我给你两千游骑,但是,你必须跟我在一起,还有那个夏人小子,都必须和我在一起!”

    拓牙达埃斤嘶吼完,王芐点头:“如此甚好,你比起两千游骑更具诱惑力!”

    王芐缓了缓气道,冲拓牙达埃斤继续说:“现在,留下两千勇士在此,其余千人合一队,立刻向东撤离,另外告诉老营的人,全都撤离老营!”

    “什么?让我们逃走,这不可能!野狐的勇士绝不退缩!”

    依扎兰怒嚎,那股子恨意几乎能够把王芐吞吃掉。

    “混账畜生,不退就立刻去死!”

    王芐一语虎吼,依扎兰顿时被压了满腔,那模样简直要气炸肺腑,还是拓牙达埃斤老谋深算,虽然王芐没有明说他要做什么,但是他从中嗅到一股奸诈的味道,当下他冲身旁的呼兰喝令,呼兰只能拿起牛角呜呜吹起来。

    那些集结等待冲杀命令的野狐勇士们听到这音,顿时一阵骚乱,可是在各自百户头领和拓牙达埃斤的亲随叱令下,他们只能杂乱无章的向后撤去,随着马蹄踏动,嘶鸣飘起,野狐骑队刚刚集结好的战阵顿时混乱不堪,那滚滚烟尘几乎遮蔽了半个天空。

    两牙湖南侧松岭坡上,青狼部的一万勇士在柞木合埃斤的贴身那可儿图布带领下等待于此,望着远处快速溃散的灰色骑队,图布重重唾了一口:“那些狐狸崽子怕了!还未开战,就如此混乱,看了苏门达圣不再眷顾这个奸诈狡猾的子孙了!”

    这时,几名青狼游骑从不同方向奔至图布近前:“图布大头领,野狐部的拓牙达埃斤大旗就在五里外未动,他们也没有分兵去救窝阔!”

    “分兵,他们满打满算不过七千人,再分兵去救,他自己拿什么来和我们打!”图布粗声道:“眼下那些狐狸崽子已经怯战,面对这些懦弱的杂碎,我们可以一个冲击就进入野狐老营,所以立刻拨出两支千人队前去支援察台喇,那窝阔虽然只有几百人,可是他勇猛异常,决不能让察台喇有任何闪失!”

    “是。”青狼游骑领命离去,不过一息功夫,两支千人青狼骑队离开松岭坡朝西北方向的干涸域冲去。

    望着远处孤零零、势单力薄不过数千人的野狐骑队,图布抽出弯刀,高举大喝:“青狼的子孙,握紧你们的战刀,夹紧胯下战马,用狐狸崽子的血为我们的旗帜增添荣耀,杀!”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号角声在松岭坡上空飘散开来,随即浓密的烟尘浮荡飘起,一支庞大的骑队冲下坡来。

    望着此景,拓牙达埃斤的心没来由紧了起来,此时他身后不过两千野狐骑,而那烟尘遮天的景象说明那图布至少带了一万青狼勇士,以两千抗一万,这么悬殊的差距让拓牙达埃斤后悔刚才的冲动,就算有苏门达圣老人的眷顾,他们也不可能战胜,更何况今年苏门达圣老人家还昏睡过去了!

    当青狼勇士冲到三里之外时,拓牙达埃斤胯下战马躁动起来,他一鞭子抽上去,才使得战马稍微安静,旁边,王芐眯着眼睛仔细瞧去,让后他冲林秀道:“置死地而后生,这是此次搏命的关键,记着我刚才说的话,成了,我们都能活,失败,那就全都结束了!”

    林秀点点头,不知是他体躯疲弱,还是被对面近万的蛮骑所震撼,林秀面色煞白,却无一滴冷汗,眼神虽然有些晃动,却也不像慌乱惊骇。

    “埃斤大人,野狐的勇士都是天地间最勇猛的战士,现在我需要你拨出五百骑,随我身旁的夏人林秀冲向那些即将到来的青狼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