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风起战号

    “要你管!你个夏人老头,是我父亲需要你,不是我需要你,你给我滚开!”脱雅应声,可是王芐顿了顿却说出一句让她琢磨不透的话:“脱雅,希望我猜错了,但是你要明白,你是草原人,而牛皮帐里的是…夏人!”

    对于这话,脱雅忽然一愣,她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的老头似乎意有所指,可是夏人的话总是那么曲折繁琐,让人厌恶。最终脱雅狠狠瞪了王芐一眼,捡起马鞭就转身离开,力古娜则抹着眼泪跟上,生怕脱雅再火起来要挑断她的脚筋。

    牛皮帐内,林秀已经完全清醒,他慢慢直起身子,低头看去,肩膀、腰肋处都缠了绷带,忽然他想起了爹爹,当下他不顾伤躯,拄着一根撑帐帘的棍子从大帐里一瘸一拐的出来,结果四周的蛮子们看到他,都流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而那些腰挂弯刀的勇士汉子们,更是冲他投来敌视的目光,不过让林秀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人过来阻止他的行动。

    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林秀拄着棍子一瘸一拐的走向羊羔圈大帐,帐外,几个守卫的蛮子看到林秀过来,蹭的站起来,那般态势让人很怀疑他们会不会直接轮刀劈上来。

    “我要进去看看我爹!”林秀缓了缓劲出声,几个蛮子相互看了看,谁也没说话,这时林秀身后走来一人,几个蛮子当即躬身施礼:“窝阔主人!”

    窝阔一脸铁青的走过来道:“让他进去!”

    “是!”

    看守的蛮子当即挑开帐帘,林秀立即闻到那股子腥骚的羊粪味,只是他没有犹豫,直接抬步进去,结果窝阔冲他道:“软骨头的杂碎,等你伤好那一日,就是你我死斗的时刻,我一定会亲手扭断你的脖子!”

    “那就等到那一刻再说,别忘了…你欠我一条命!”林秀应声,随即进入,留下怒气满腔的窝阔伫立在原地。

    “林秀,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

    看到林秀,何老九、大胡子这些人当即围簇过来,林秀张目四看,还未出声,何老九先言一语:“林秀,放心,你爹没事!”

    话落,大胡子几个刀客闪开,让后林秀看到角落里盖着羊皮袄靠在围栏上的林懋,大胡子顿了顿开口:“你拼命拿回来的羊、马奶酒、药物救了你爹,只是我们没敢告诉他你的事!”

    眼下父子再见,旁人的话已经入不了林秀的耳,他来到林懋身前,细眼看去,林懋本就苍老的模样此时更显出几分憔悴,由于背后刀伤过深,林懋损了脊柱,保住命已经是万幸,至于直立行走,怕是没什么希望了。

    林懋颤音连连,双目红肿,他抬起脏黑粗糙的大手想要拭去林秀脸颊的血迹,可是手到半空却呆住了,他害怕这是梦,一旦碰到,梦也就醒了,林秀就没了。

    自数日前林懋醒来,何老九等人都不敢告诉他林秀与蛮子搏命的事,万一老家伙伤心惊惧,一口气背过气就造孽了,可是林懋走商一辈子,也是人精一个,看到药物、马奶酒、和羊肉,他就知道林秀一定做了什么,否则本就缺少食物的蛮子如何会给他们这些奴隶供给这些东西。

    “秀儿,爹错了,爹若是听你的话不走这趟商,你也不会受此要命的罪…”林懋孥动着嘴,只是话未言进,他已经老泪纵横,面前,林秀哽咽的摇摇头,强声道:“爹,您老没错,错的是世风,错的是老天,您是儿的老子,您永远不会错,现在您老放心,儿要带你回家…儿一定能做到…”

    野狐首领大帐内,拓牙达埃斤急的坐立不安,不久前,他的那可儿依扎兰回来禀告,窝阔带着所属部众在两牙湖东侧的深草区进行狩猎,结果与青狼部牧奴们相撞,一番突袭后,抢了他们五百多头牛,可是还没等离开,就被青狼崽子察台喇缠住,恶战一场后,已经撤向西北的干涸区。

    眼下,青狼部已经派出大量部族勇士分两部袭来,一部由察台统率向西北追击窝阔,试图断了野狐埃斤的血脉,一部由青狼部柞木合埃斤的那可儿图布率领,向野狐老营袭来,由此看来,青狼崽子们这次是要下血本,将野狐部从草原上消灭掉,完全独占水洼子和两牙湖。

    听到这个消息后,拓牙达埃斤接连怒骂窝阔行事如此鲁莽,只是骂完他就要想法应对危机,他当即命依扎兰集合部族勇士,准备应战,虽然青狼实力远远大于野狐,可是事关血脉延续,拓牙达埃斤必须奋起一搏,以此求得部族生机。

    除此之外,拓牙达埃斤又大喝一声:“来人,立刻把王芐给我找来!”

    帐外的勇士当即冲向王芐的木棚,须臾之后,勇士们将王芐带来,路上,王芐早已从野狐营地上空的号角声听出异样,在首领大帐前,拓牙达埃斤急奔至身前,焦躁急怒道:“立刻把连击弩给我的勇士配上!”

    王芐看着四周神情一个比一个严峻的野狐勇士,沉声道:“不可能!”

    “什么?”拓牙达埃斤闻言一惊,跟着就像一头发狂的老狼一样扑上来,他一手卡主王芐的脖颈,一手拔出弯刀顶在王芐的胸膛上:“老畜生,你什么意思?你敢骗我!”

    “我没有骗你,拓牙达埃斤,连击弩,你给的材料只够造出八十余张,弩矢不过一千,你觉得它能给你的勇士带来什么助力?再者,他们会用么?你会用么?”

    “你…”拓牙达埃斤气怒却无法应声,王芐说的不错,连日来他只顾筹划如何防卫青狼崽子的偷袭,倒是把王芐给抛到一边,现在危机了,急手就用根本行不通,毕竟这等利器并不像骑弓骑射那般是个人就会用,它需要技巧,会用了威力无穷,不会用连个木杖都顶不了。

    可是眼下青狼崽子们的已经快扑到家门口了,窝阔也被逼到西北方向的干涸区,他哪有功夫在让部族勇士去练习使用?真要那样,他们野狐部就要去见苏门达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