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心结

    说到这里,窝阔冲乌突突怒吼:“从我的营地里给他们拨一顶最温暖最舒适的大帐,让后派巫医来给他治伤,兀立扎海,不杀的勇士,你绝不能现在死,绝不,只有偿还了你给我的耻辱,你才能死去!”

    沉闷的夜,望不到尽头的黑暗让林秀彷徨、害怕,忽然,他似乎看到一点明光在黑夜深处燃烧释放,在心底思绪的冲击下,林秀疯狂的向明光跑去,只是无论他如何追赶,那明光总那么触不可及,直到他疲惫不堪、口干舌燥时,那憋在心底的焦躁才随着胸腔的起伏呼喊出来。

    “他醒了!兀立扎海醒了,快,快去找巫医!去找王芐!”

    牛皮大帐内,林秀躺在厚厚的羊皮绒下,脱雅与一个蛮女已经照看他数天了,看到林秀唇角微动,脱雅急急冲身旁的蛮女道。

    数天来,林秀昏死不醒,除了那微微起伏的胸腔和鼻翼前的喘息,他几乎没有任何生机迹象。

    想那王芐奋尽全力为他治伤,却说出生死在天的凉话,而部族巫医竭尽全力为林秀驱鬼问天,也说林秀是苏门达圣老人斋戒祷告时的疏忽,才让他寄存了污秽之人兀立扎海的灵魂,他能否活下去,苏门达圣不会管,得靠他自己。

    这两种寓意相同的话让脱雅恼火,至于为何这样,她自己也说不清。

    身为野狐部的子民,脱雅深知兀立扎海代表了什么,那是很久很久以前,草原上最强大的英雄,传闻他可以以一敌百数日不疲惫,他徒手战狼群,让那狼群中的狼王俯首顺从,他可以徒步翻过最高的冰峰,跨过最深的河流,这一切的荣耀让他稳稳立足于所有部族勇士的顶峰。

    可是,在辉煌的岁月里,兀立扎海做了一件让所有草原人无法接受的污秽之事——他违背了苏门达圣的信仰,在全草原部落的勇士英魂途战中,兀立扎海本应赐予败落对手一个体面的死亡,可是他却在最一刻放下了战刀,这在所有草原人的眼中,简直就是对苏门达圣的亵渎。

    若兀立扎海给予对手制裁,他将继续是英雄,受到所有草原人的敬仰,可他没有,他以自大傲慢饶恕对手,侮辱了一个勇士的尊严,最终,这个英雄从勇士顶峰坠落,成为一个连野狗秃鹰都不会食其腐肉尸骨的弃儿。

    现在,历史正在重演,只是曾经的草原勇士变成了一个软骨头夏人,但是他所表现出了的疯狂却与软骨头的称谓相差甚远,看着微微睁开双目的林秀,脱雅心绪复杂,他其实长得还算清秀,起码比起草原人的粗狂好看许多,特别是那双深邃黝黑的牟子,那就像黑夜的星空,让人永远看不到尽头。

    但是,这种怪异复杂的心思让脱雅逐渐焦躁起来,自小到大,她从未这般过,并且从内心深处讲,林秀不应该被冠以‘兀立扎海’的称谓,因为他是夏人,不是草原人。

    可是在所有族人眼中,他却实实在在当众搏命挑战了野狐雄狮窝阔,这让他无可置疑的坐实了草原的英魂途,经过那日一战,他胜,却为给予死亡,窝阔败,却在无数目光中丧失了英魂的荣耀,如此他与窝阔必定结下生死斗,想到日后的可能,脱雅的心竟然在焦躁中生出一丝害怕,一丝伤痛。窝阔是她的兄长,暴躁勇猛,也是野狐的希望,她不愿哥哥进入那什么英魂途,受族人敬仰,她只希望野狐部在拓牙达父亲埃斤老去以后,能在哥哥的弯刀下越来越强大,而不是死在眼前夏人的手中,但她也不愿这个夏人死在哥哥的刀下。

    “该死…我到底再想些什么…”

    脱雅意识到自己思绪混乱那一瞬间,便奋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末了她转头看向帐帘处,怒骂道:“力古娜,你死哪去了?怎么还没回来?”

    沉闷的酸痛就像水流冲击堤坝一样,一股一股撞在林秀心头,干裂似乎喷出火焰的喉咙随着胸腔气息涌动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缓缓睁眼,似乎看到一个身影,她长发搭肩,那一绺绺的发辫散落在肩头,不觉中与灵儿的身影融为一躯。

    “灵儿…你怎么来了…”

    听到这话,咒骂女奴腿脚拖沓的脱雅当即转身,俯身上前道:“你说什么?要喝水?”

    只是当脱雅听清林秀的话时,自言一句:“灵儿?如此灵动的名字,怕是夏人女子?等等,夏人女子!”

    不知为何,想到这一茬的脱雅顿时感觉火气满腔,当即一巴掌抽在林秀脸上:“软骨头,你自己都快死了,还想着夏人女子,我真想抽死你!”

    只是脱雅生气这一幕正好被进帐的力古娜、王芐、巫医等人看到,三人皆是一愣,脱雅回身看到三人,气的就像一头小老虎:“力古娜,你个老妇东西,腿被打断了,如此拖慢!”

    力古娜根本不知道自家主人为何这么大火气,当即愣在原地,王芐皱了皱眉,看到林秀正奋力的睁开眼睛,他也不多言,上前一步,将事先熬好的药汤端了上去,有了王芐和巫医,脱雅径直起身向外走去,力古娜赶紧跟上。

    “主人,您…您怎么了?”

    此时脱雅心燥的很,力古娜又是个没眼色的女奴,直接撞倒火药桶上,被脱雅劈头盖脸一顿喝斥:“你个老妇腿的蠢货,找人找这么久,莫不是又和你那马奴汉子厮混去了,信不信我挑了你的脚筋,让你永远趴在地上…”

    “主人,奴错了,奴下次一定腿脚快点…”

    力古娜吓得直接跪在地上求饶,可是这非但不能让脱雅解气,更让她火气再涨三分,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抬起手里的鞭子就朝力古娜头上打去,结果鞭子在半空中被人扯住,脱雅回身一看,王芐已经给林秀喂完汤药出来了。

    “你给我放开!”

    脱雅大声呵斥,可是王芐稍一用力,就将马鞭夺过,让后甩到地上:“你这么发脾气有何用?打死她就能解了你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