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兀立扎海

    话落,他双手合十紧握匕首对准了林秀的胸膛,只是这时他发现林秀那张血迹满面的脸似乎在笑,那肿胀的眼眸更是冲他射来蔑视的光,这让窝阔恨得牙根生疼,他鼻翼抽动,咬牙切齿:“贱种夏人,去死!”

    声威如雷,呼喊冲涌,携着满腔的憎恨与厌恶,窝阔的尖刀化作流光飞落之下,但是,命运就是这么扑朔迷离,苏门达圣老人的眷顾此次着实偏向草原以外的血脉。

    当尖刀携风落下那一瞬间,林秀竟然吼叫着动了,但见他迎身挺上,噗的血光四溅,窝阔的尖刀狠狠捅进了林秀的肩头,这一刻,窝阔似有不信,眼前的疯子竟然自己撞到刀尖上,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林秀不会给他任何的思考余地,在窝阔一时困顿中,林秀虎爪化拳探臂直冲窝阔的手肘,瞬间,窝阔只感觉手肘的麻木就像洪水崩裂一般迅速扩展双臂,等他想要再度挥拳侧身抵挡时才发现,双臂已然泄了力。

    惊愕中,林秀已经憋着最后一口气扑身上前,双手如盘蛇般冲到窝阔的颈项,跟着一击打在窝阔喉结处,窝阔一个倒气,直接栽倒。

    只是林秀根本未停身形,他肩头一扩,挣开窝阔的双臂,不顾没入肩头的尖刀,硬生生扑身反摔,将窝阔笨拙的身形死死搂在身前,早已被血液浸湿的双臂像锁链一般死死卡主窝阔的颈项,随着撕破胸腔的怒吼,窝阔一瞬间由强变弱,压制中,他被林秀勒的面目乌紫,舌头倒出,转眼就入了频死之境。

    看着突然骤转的局势,围观的蛮子当即爆发出一阵惊喝,乌突突、窝阔这些人更是在愣神中暴躁怒骂起来,他们当即抽刀冲上,结果拓牙达埃斤黑着脸怒吼一声:“你们给我滚开!”

    “埃斤大人…那个贱骨头要把窝阔主人给….”乌突突这些人被拓牙达埃斤一声喝在原地。

    “苏门达圣给了窝阔选择,他可以不接受,失去荣誉和勇悍,可他接受了,就要面对死亡和英魂路途,你们这么做是让他成为苏门达圣的弃儿,是要把野狐的旗帜给玷污…”

    看着越发气竭的窝阔,拓牙达埃斤的心在滴血,可是草原就是如此的世界,即便他身为野狐的首领,即便窝阔是他的儿子,他也无权诋毁改变苏门达圣创造下的英魂路途。

    身旁,脱雅望着眼前的一切,她无法相信,那个瘦弱几乎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夏人竟然能够打败勇猛如狮子般的窝阔,望着窝阔已经上翻的眼眸,她的心在滴血,她想要上前阻止,可是拓牙达埃斤的话就像禁令一般,阻止了在场每一个部族子民的脚步。

    当窝阔的气息逐渐微弱,双腿踢腾反抗越发消退,林秀似乎感受到窝阔的心脏停止跳动,但是在那无数双憎恨怒火的眼睛下,看着拓牙达埃斤的瘦羊、马奶、药物,看着恍惚中冲自己招手的娘亲,看着自己想娶回家贤惠秀美的灵儿,林秀狰狞的面目消散了,紧锁的双臂也泄力了,他…不属于这里,他…不想杀了臂膀中的人…

    见此,拓牙达埃斤浑然一愣,他不明白这个夏人为何要这样做?他相信,如果是情形相反,窝阔一定会割下这个夏人的头颅。

    松开窝阔,当新鲜的空气冲涌入鼻腔后,窝阔疯了一般翻到一旁,跪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反观林秀,他晃晃悠悠从地上爬起来,那般孱弱、那般茫然让周围的蛮子不明所以,他嘴角滴血,一步三摇的走到拓牙达埃斤身前,埃斤身旁的部族勇士当即挺身,抽刀怒喝:“杀了他,他疯了,他要袭击埃斤大人!”

    “住手!”

    拓牙达埃斤脸色黑的可怕,他之所以安耐住自己的杀心,无非是心中的苏门达圣信仰在压制着他,面对眼前的夏人,他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会有无数弯刀弓箭撕裂林秀的身躯,但若那么做,他的野狐部将会走向末路,他们所信仰的草原苍天苏门达圣也会把他们推向死亡的深渊。

    当林秀来到拓牙达埃斤身前一步时,他起伏波动的胸膛越来越弱,似乎每一口喘息都耗尽了巨大的气力,大约三息之后,林秀才越过盯视自己的拓牙达埃斤,弯身探手伸向了马奶酒、药物袋和两只惊惧向后躲闪不得瘦羊。

    可是随着眼皮越来越重,林秀只感觉身上的疼痛没有了,那压在肩头的重担消失了,跟着噗通一声,刺鼻的尘土遮盖了双眼,让后林秀看到那瘦羊竟然变大,大的需要自己仰目才能看到,当视线浑浊,黑幕袭头,他躁动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疯子,这是个疯子!”压抑许久的脱雅终于呼出一嗓,但是他身旁的野狐子民则齐声默念起来:“兀立扎海…他是兀立扎海…兀立扎海竟然降临到夏人身上了…怪不得他像疯子一样…”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那些围聚的部族子民纷纷后退散开,似乎林秀就是个瘟神。

    远处,何老九、大胡子看到林秀倒地,想要冲过来,可是数把明晃晃的弯刀就架在二人脖子上,让他们无法乱动丝毫。

    王芐看到这里,他叹息着起身来的林秀近前,这个不过二旬的弱冠小子竟然能够置死地而后生,这般行径与他所说的迂腐言语相差甚远,也与他商贾的身份距之万千,真的让人看不透。

    王芐刚想俯身将林秀托起,那缓过气的窝阔已经在乌突突、木铁丹等部众簇拥下来到王芐身前,看到这里,王芐皱了眉头,不过他还未出口,脱雅已经冲上来,她奋力推开窝阔,大声嘶吼:“够了,你还想怎么样?兀立扎海,你知道他是谁,你知道它代表了什么,你若是再动手?苏门达圣一定会降灾给我们的…”

    窝阔嘴孥动了一下,才压着气息道:“终有一天,我要从他身上讨回今日的债,野狐的勇士,苏门达圣的英魂途是属于我窝阔,而不是这个卑贱的夏人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