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五章搏命

    “为什么这么做?他是为了他老子!”何老九眉目微闭,望着那单薄随时可倾的身躯,他叹声道:“林懋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可是奇迹需要水,需要食物,需要药物,否则你觉得他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么?”

    “可是他这么做就一定能让林老哥活下来?”鲁震困顿不已,这如囚徒般的日子已经严重迟缓了他的脑子,让他渐渐放弃了思考。

    “世上除了生死,就没有一定的事,若真说林秀的一定,那就是——林懋是他林秀的老子,为了自己老子,他必须这么做!”

    “咩…”一阵阵羊叫声传来,林秀转头看去,几个蛮子牵着两头骨架嶙峋的瘦羊来到拓牙达埃斤旁边,其中一个蛮子把几袋子马奶酒囊和腰间的粗布包放下后,便退到一旁。

    看着这些东西,拓牙达埃斤冲王芐道:“你保这些夏人活命,我答应了,可那个夏人现在找死,我不能让我的儿子拒绝,否则那就是对苏门达圣老人英魂路途的污蔑,当然,我也会履行那个夏人的要求,只要他能赢了我的儿子,这些食物药物都是他们的!你说呢?王芐!”

    王芐望了林秀一眼,从内心说,他对林秀这些夏人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这是在草原,他骨子里流的夏人血脉让他无法忽视,一息之后,王芐才应声:“既然是苏门达圣安排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赢了,这些东西都是他们的,待他们伤好,送他们离开,他死了,就让没有死的人活着离开!”

    “就这么说定了!”

    拓牙达埃斤笑声一语,让后他起身冲窝阔摆了摆手,那傲然的眼神已经给窝阔传递了应有的意思,而窝阔得到拓牙达埃斤的应允,当即双拳紧握不住的揉搓,那咔咔嚓嚓的骨骼撞击声让人不寒而栗,反观林秀,他微微直躯,缓缓的吐纳气息,窝阔看到林秀临死前依旧这般模样,当即唾了一口:“卑贱的软骨头,我这就让你去见苏门达圣…”

    话落,窝阔双腿猛然发力,一个箭步冲上,硕大的拳头携风呼啸,这一拳若中,林秀必定头破血流,只是林秀自幼习得搏艺,那般沉稳岂是旁人可比?

    “唰”的风过躯动,林秀闪身侧位扯步,双臂如猿攀展探胸,窝阔的拳头扫过林秀的面门,而林秀已经探手如虎爪冲向窝阔的颈项,但是窝阔身高体壮皆是林秀不可相比的,故而窝阔毫不躲闪,在这须臾之内,窝阔冷笑不屑,他着实希望林秀突上来,让后自己直接锁住林秀双肩,扯断他的双臂,扭断他的脖子,让这个贱种软骨头变成草原上的养料。

    但是林秀形到一半骤然急停,他虎爪划拳,左右一磕,打在窝阔的手肘内侧,此处较为敏感,且是双臂的薄弱处,窝阔手肘受到冲击,一股子麻木袭上肩头,但是这根本不影响他的实力,窝阔怒喝一声,铁拳抽回如鹰爪般锁住林秀的右肩,正抓住林秀受伤之处,随着他猛然用力,林秀面色骤然煞白,跟着一道血线从他的肩头溅出,吃痛中,窝阔已经接连两拳一脚击在林秀小腹,林秀气泄势退,当即喷出一口鲜血,直洒窝阔面门,窝阔厌恶,抬手遮挡,让后奋力一甩,林秀向后飞去,重重倒地,荡起浓浓的尘土。

    “该死的贱种!”

    被林秀喷了一脸血,窝阔大怒不止,而林秀吃痛喘息,硬撑着从地上爬起来,但见窝阔三步并作一步,一个狮子扑兔压向林秀,而林秀伤口崩裂,鲜血满臂,力道瞬间减了不止三分,面对如此凶猛的攻势,林秀咬牙怒喝,跃身后退,一个躬身躲闪,进而狮子摆尾,反腿一脚踢向窝阔,只是窝阔右臂回挡,跟着他一手抓住林秀的脚踝,熊力释放,林秀的身子顿时离地,再次向外飞去。

    “好…”

    林秀再次倒地引来一众蛮子的喝彩,那窝阔立身活动着肩头,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林秀,他冷笑不止,大步上前,而林秀不知是不是被苏门达圣眷顾,竟然再度站起来,且他弓着身子大口喘息,混杂着血液的汗水不住的顺颈流下,眉目稍动扫见奔来的窝阔,林秀再度双臂蓄力,一个箭步迎上,窝阔瞧见这般攻势,当即大笑,而远处的何老九等人看到这一幕也都叹息心痛起来。

    大胡子红着眼睛,怒声低骂:“这个娃子到底怎么了?蛮子是马背上长大的种,搏艺熟知,他为何要以这无势的招式来打,难道他觉得自己的身躯还能抗住蛮子的铁拳!”

    窝阔大步冲上,拳风扑面袭来,林秀与方才一样还是双手如猿探臂化虎爪,进而打在窝阔的手肘处,这般不痛不痒的攻击让林秀腹部再度挨了数拳,只把林秀打的命丧一般,这般景象看在拓牙达埃斤与王芐眼里,使得二人生出两种不同的神思。

    拓牙达埃斤看着儿子的勇武,乐得老脸光彩四溢,反观王芐,他有些看不懂这个夏人小子了,他身上,武夫的刚毅,书生的迂腐,这二者并存的矛盾却让他陷在商贾的漩涡,如此困顿之下,他都不清楚这个小子为何会随商队来到这里,说是为了钱?王芐根本不信。

    “贱种,还手啊,还手啊!”窝阔单手卡主林秀的脖子,此时林秀早已没有任何的还手能力,这让窝阔越发猖狂,他不断羞辱林秀,以此博得野狐族人的喝彩崇拜,但是他没有发觉,自己的双臂似乎有些麻木,且这种情况在加剧,甚至于他卡着林秀脖子的手臂已经疲累起来。

    “杀了他,窝阔主人,杀了这个贱种,让那些夏人瞧瞧,只有野狐的男人才称得上勇士之名!”乌突突大声呼喝,身后所属窝阔的部众更是手摇弯刀,宛如野人般嚎叫着。

    窝阔被这呼嚎喝彩冲涌的兴奋至极,他松手将林秀扔到脚下,让后从腰间抽出尖刀,高举双臂仰天呼喝:“苏门达圣在上,野狐勇士窝阔以夏人之血向您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