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三章王芐2

    王芐没有反应,对于这话,林秀起了疑心,方才王芐同意给那些蛮子做什么连击弩,他们才得以活命,不然那些蛮子必定把他们戏耍死,这些话他一字不少听进耳里,可连击弩是夏朝边军轻骑的利器,难道说…

    林秀盯着王芐,再度开口:“你怎么会做连击弩?那是边军的利器,给蛮子做出来,后果会是如何?你考虑过?这蛮子与夏人是永远的死敌,如果那般利器被他们偷学了去,你…”

    话未说完,王芐突然起身,他一脚将林秀踹到,跟着一拳打在林秀的胸口,让后单手揪起林秀的衣领子,不顾林秀剧烈重咳,闷声呵斥:“夏人怎么了?蛮子又怎么了?边军如何?蛮军又如何?在生死面前,他们有什么不一样?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崽子自以为读过两年圣贤,就来教训老子,说老子给他们造什么连击弩,你他娘的还不是狗杂碎商队种,这些铁器不他娘的都是你们送来了的?别忘了,是老子让你们坐在这大帐里喘息,不然你们早就被他们杀了…再不济你们也成为羊圈里的奴隶种…”

    面对这一席话,一通呵斥,一番混乱的义理,林秀呆愣了,只是他到底从王芐老人浑浊的眸子里看到一些异样—那股子对夏朝忠恨交融的困顿哀情。

    深夜,静谧的草原上除了风声,就是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木棚里,王芐穿着油皮毡子立于铁毡台前,一步外的火炉随着风箱鼓气向外溅着火苗,铁毡上,铁锤和反复敲打锤炼的精铁碰撞出点点星火,听着这声音,林秀完全无法入睡,他走出帐外,几个蛮兵靠在不远处的木栏上低声交谈,他们看了林秀一眼,那蔑视的眼神似完全不把林秀放在眼里,甚至连警惕他的意思都没有,林秀向四周望去,无尽的黑夜,望不到尽头的黑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在这一瞬间逃离,他,真的不知道!

    困顿的心绪,悔意与怒火交织一躯的林秀茫然间来到木棚前,王芐依旧专心打着铁,在他脚边粗大低矮的水瓮里,已经摆了一摞刚刚打好的弯刀,林秀看着弯刀,不知怎的,脑海里浮现出爹爹被砍落马下的景象,这让他心底混杂的浊气再度涌动起来,几乎撑破他的胸腔。

    “你是夏人,为何要替这些蛮子制作杀人利器?”

    “噹…噹…噹…”

    回应林秀的只有接连不断的敲打声,直到王芐将铁钳中的精铁逐渐敲打出现弯刀的轮廓,他才转身向几步外水缸走去,待他将铁钳夹着显出弯刀轮廓的精铁浸入水里,只听‘哧’的一声,通红的精铁瞬间漏出原有的青黑色,且那股子浓白的水汽直接将王芐大半身子给笼罩了。

    林秀尽可能压下心底的困顿混乱,他上前来至王芐身后,道:“你的名字叫王芐,谐义是亡夏?还是忘夏?你若身为夏人,就这么憎恨自己的血脉根源,你想它灭亡?还是想它消失在岁月中,你这么做难道不觉的可悲?你…”

    王芐本来视林秀如空气,可听到这话后,他停下手中的活计,转身看向林秀,蓦然与王芐那双眼睛对视,林秀忽然心中一冷,竟然生出被人当做猎物盯住的感觉。

    “你…你想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林秀反问,只是王芐丝毫没有应答的表现,但是那无形的压力让林秀接连后退,一直推到铁毡板前无可再退,王芐才沉声出口:“王芐…你以为它是个什么?它不过是个名字,一个生命的称谓罢了,至于千里之外的夏,它能给你什么?它能为你带来什么?当弯刀铁蹄就悬在你的脑袋上时,它会为你做什么?什么都不会有…”

    “你…”林秀被王芐的言论乱了思绪,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可是反观王芐,他看似硬撑的心气中却透漏出让人难以捉摸的情愫,过了许久,直到炉火里的火势衰弱下去,王芐才深深喘了口气,他苍老乌红的褶皱随着心绪的波动微微颤动起来,末了冲林秀道:“回帐去吧,草原不比中原,夜冷风冲,你们这些商人有时真的让人无法理解,要钱不要命,可是命都没了,挣再多的钱又有何用?和蛮子交易,一个疏忽就会要了你的命,真是愚蠢!”

    说完,王芐转身向自己的木棚走去,留下林秀一人呆然若立在燥热的火炉旁,不知所何!

    晨曦,光亮从地平线上缓缓散开,照射在整个大地之上,放眼望去,草原被一层薄薄的水雾所笼罩,野狐老营地上,叱骂、呼喝、马蹄的嘶鸣声四散传出,不多时,就看到一队队的野狐勇士纵马离开老营,奔向茫茫无际的水洼子草原深处,在这里,在这个季节,他们必须要小心警惕,不管是青狼勇士还是其它部落,只要披着野狐以外的旗帜,都是可怕的敌人,一个疏忽就可能导致野狐老营受到敌袭,进而在战马弯刀下消失。

    破烂的大帐内,何老九、大胡子那些人一个个还在昏睡中,虽然被王芐一时救治保住性命,可是没有足够的食物和后续的药物,林秀根本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下去,看着呼吸微弱的林懋,林秀陷入愧疚的愤恨,对他而言,他曾经以为进入黎城书院,与那些官家子弟、将门世子同堂进学,自己就有了高人一等的位置,就可以安安稳稳进学,凭着才学做一小吏,成为富家翁,但是当余氏一语惊醒他的梦幻,林懋拼了命也想多挣些银子给他铺路求官时,他才明白,自己终究是哪小小的商贾行当中的一粟,卑微的无法瞧见。

    这时,帐外传来一阵细声,听起来有些像女音,可是比女音要粗一些,林秀还未起身出帐,外面的人已经进来,果然是个女的。

    由于来人背对光线,林秀并不能瞧清,倒是那蛮女抬手持鞭一指林秀:“你给我出来!”随即有两个蛮子上前将林秀从地上提起,带出帐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