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二章王芐

    闻听这话,拓牙达埃斤转身看去,林秀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他脸颊上的鲜血似乎凝固,猛然一瞥,让他有种疯子的味道,只是不过两步,林秀就被两个蛮子给按到在地,可是林秀依然没有住嘴。

    “我爹千辛万苦来此,你们却不讲信义…害我们成这个样子…若早知这个结果,我就是死也会拦下我爹…混账…我爹怎么样了?你们把他弄到哪去了…”

    面对嘶吼,拓牙达埃斤面色越发沉重。

    “放肆,卑贱夏人!”窝阔大喝一声,止住林秀:“是你们贪婪,妄图趁我们草原混乱发财,否则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没有杀你们就是苏门达圣对你们的眷顾!”

    而拓牙达埃斤则细细打量着这个浑身带着疯子气息的家伙,只是他如狐狸一般的鼻子却从林秀身上嗅到了别的味道,至于什么味道,拓牙达埃斤自己也说不清。

    窝阔气燥气急,看着眼前死硬的林秀,他心底就是江湖翻滚一般生出无尽的厌恶,对视中,窝阔简直被林秀那双眼睛刺激的发狂,故而窝阔抬手就是一鞭子,再度将林秀抽的血溅三步:“软骨头,若不是我部勇士赶到及时,你们这些贪婪的商人早就死在狼崽子的刀下了,若不是拓牙达埃斤心慈,你们早就化作草原的养料,现在竟然还敢胡言乱语,简直活腻了,来人,立刻把这个家伙的眼睛挖出来,让他永远活在黑暗中,把他的舌头割了,让他永远都说不出燥人的话!”

    窝阔话音刚落,乌突突与木铁丹二人已经大步朝林秀奔来,林秀怒目圆睁,他想要奋起反抗,可是肩头的伤口、疲惫的身躯让他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几步外的鲁震和一众车夫看到这里,只能满脸愧疚的低下自己的头,以此掩盖心底的懦弱。

    “拓牙达埃斤,求求你,放了我儿子…”

    当一语苍老从不远处羊圈大帐前传来时,拓牙达埃斤转头看去,林懋这个半死不活的商人竟然从羊羔圈内爬了出来,而林秀望见林懋那一瞬间,整个人几乎要被胸腔内的气息憋炸一般,只是乌突突已经阴笑着压在他的背上,手里的三寸尖刀就那么肆无忌惮顶在林秀的眼皮下,来回晃动,稍一用力,林秀的眼睛就要血溅飞出,瞎于刀下。

    “爹…”

    林秀大叫一声,让后不顾肩头的伤痛,奋力一挣,当即将乌突突从身后顶开,那尖刀一晃,在林秀眼皮下一寸的位置划出一道血痕,但是林秀毫不在乎,他在地上前滚起身,直奔林懋,望着远处与将死之人没什么区别林懋,林秀心如刀割,万剑横穿。

    乌突突一时疏忽让林秀挣脱,这让他很是恼怒,乌突突一个箭步冲上,抽刀就砍,结果远处明光一闪,乌突突心里一凉,根本来不及反应,且那明光飞速袭来,正中乌突突的弯刀刀刃,在这力道下,明光与弯刀碰撞溅出几颗火星,随后弯刀撇到一旁,使得林秀躲过一劫。

    电光火石间,众人这才看到一只羽箭打过弯刀后,稳稳插在乌突突脚边几步的位置,由于羽箭力足,此时仍旧不断摇晃着箭尾。

    乌突突缓过神来,冲羽箭射出的方向看去,一名穿着破烂粗布兽皮衣、头发花白的老头正手握一杆黑弓冷冷的看着这边,随着二人视线对视,乌突突即将出口的叫骂怒火硬是被目光中的寒气压下去。

    且那老人出手以后,包括拓牙达埃斤在内的所有蛮人都沉静下来,大约一息之后,那老人放下手里的骑弓,道:“埃斤大人,少一点杀孽吧!”他走到林懋跟前,看着林懋已经腐烂的后背,他摇了摇头:“唉…”

    “这个老混蛋,该死的!”

    窝阔似乎很厌烦这个老人,可是拓牙达埃斤用眼神制止了窝阔,让后他来到老人身前,沉声道:“王芐,精铁,我已经找来了,至于你在这里生存,我突然想要附加一条,那就是为我们打造出战刀利刃之外,你还要制出连击弩,否则这些夏人活不过今夜,而你,将被我驱逐出野狐部!”

    被称为王芐的老人皱了皱眉,那种思绪复杂的眼神被林秀映入眼底,从拓牙达埃斤的话里,他似乎发现一些——那就是这个叫做王芐的老人似乎不是蛮人。

    只是林懋粗重的喘息让林秀慌张起来,他扑在林懋身上,面对林懋进气少,出气多得情况,他吓的脸色发白,手无足措,那本来已经转身的王芐老人似乎忍受不了林秀的哀嚎,再度转身,来到林秀身前,他伸手搭在林秀肩头:“生死有命,你爹他能撑到现在已经是老天的恩赐…”

    “不会的,我答应我娘要把我爹带回去,我答应过我娘的…”

    林秀嘶声大吼,慌乱中,他冲王芐跪下,脑袋不断砸在地上:“你不是蛮人对不对?你刚才出手救了我对不对?现在,我求求你,救救我爹,我给你磕头,我给你当牛做马,我…我…把我的命卖给你…”

    听着语无伦次的乱言,王芐面漏憎恶,他起身一脚,将林秀踹开,但是林秀再度扑了上来,试图抓住任何一个可以救爹爹的机会,王芐看着哀求之人那直视自己的清澈哀凉的牟子,最终叹了一息,他转身冲拓牙达埃斤道:“给我一些草药,给我一顶大帐供这些夏人养伤,等他们伤好,放他们回去,那些连击弩,我给你们做!”

    听到这,拓牙达埃斤一喜,都知道夏人的神兵利器是老天的恩赐,只要眼前的老家伙肯出手,有了利器加身,他战胜青狼部、夺回水洼子和两牙湖的希望就大大增加了,至于这些个原本当做马奴的夏人,他完全看不在眼里。

    破旧的大帐里,林懋经过王芐的收拾,不知死活的躺在那,用王芐的话说,是死是活就看老天了,当王芐给林秀治伤时,林秀郑重的给王芐磕了几个头,但是王芐却浑然不在乎,几步外,何老九这些人看着王芐,道:“你是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