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一章野狐部2

    林秀被两个蛮子粗暴的推出账外,由于在昏暗的羊圈内躺了数日,这猛一见到阳光,险些把他的眼刺瞎,大约有三两个呼吸的功夫,林秀才慢慢适应了周围的亮度,睁眼看去,不远处的空地上,一些蛮子赤膊上身正在角斗,十几个身着裘皮大衣、帽檐上插着不同颜色羽尾、发髻已经花白的蛮子则坐在牛皮毡子上饮酒观看。

    “看什么看!赶紧走!”

    窝阔上来推了林秀一把,力大势重险些把观察四周的林秀推一个跟头,林秀回头瞧了一眼,窝阔正一脸鄙夷的盯着自己,或者说是盯着自己这一帮夏人。

    这时,又是阵阵骂声从十数步外的大帐前传来,林秀看到十多个蛮子呼喝叫骂,将何老九、大胡子等残活的刀客从另一个大帐内赶出来,只是当最后一人都出来了,林秀也没见到林懋的影子。

    这让林秀有些焦躁,他一把抓住鲁震的肩膀,急声:“鲁叔,你不是说我爹和那些刀客关在一起,怎么他没出来?怎么回事?我爹呢?”

    林秀这一举动顿时引起窝阔的不满,他大步上前,手持牛皮鞭子狠狠打了上来,一声清脆过后,林秀捂着脸颊向后退去,跟着一股子湿热顺着脸颊滑落,林秀用手一摸,满手都是血迹,而被牛皮鞭子抽过的地方,已经出现一道血糊糊的痕迹。

    “软骨头的杂碎,乱叫什么,再多嘴老子把你舌头割了!”窝阔言狠面怒,那些车夫们纷纷后退,生怕迁怒眼前的蛮子,鲁震不忍心林秀遭此大罪,刚想上前说话,却被立在窝阔身旁的乌突突上来一脚,将其踹到在地。

    “老实点!”

    乌突突粗生粗气、手持弯刀的样子让鲁震不敢再出声,可是看着被窝阔鞭打成那样的林秀,他心中实在不忍,但又没勇气与之对抗,不过远处那几个穿着裘皮大衣、发鬓花白的蛮子注意这边的情况后,从中站起一人,他冲窝阔呼喝一声,窝阔当即小跑过去。

    “我的儿子,不管怎么说,他们不远千里为我们送来所需,还险些命丧苏门达圣的脚下,所以对他们客气些!!”

    “是,拓牙达埃斤!”

    窝阔顺声应语,只是他话这么说,但是那狂妄蔑视的态度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作为野狐部的首领,拓牙达埃斤也并没有真的把这些夏人当做客人,否则他怎么会把这些客人关进羔羊圈中?他不过是习惯了多年的笑面狠手罢了。

    “全都跪下!”

    乌突突和木铁丹两个门户奴隶将林秀这些人押到牛皮毡子前,用刀柄狠狠打在林秀这些人的腿窝子上,那股子闷痛和心颤早已让残活下来的车夫和刀客抛弃掉尊严,毫无顾忌的跪下来,但凡事总有例外,那何老九与大胡子就是死命的倔强种。

    只见何老九紧咬牙关,血气冲涌让他面色骤红,木铁丹看到这个夏人如此模样,当即大脚踹来,谁成想何老九猛地一发力,挣脱身后的蛮子,反腿一脚平扫,木铁丹没想到这些个软骨头夏人竟然还敢还手,当即一个慌乱,被何老九踹在小腿,何老九趁机箭步上前,拳头携风一个晴天霹雳,直直砸在木铁丹恶天灵盖上,但木铁丹好歹是窝阔的门户奴隶,勇猛在野狐部也是数一数二的,因此在这个人熊汉子反应过来后,他迅速摆臂格挡,‘砰’的一声闷响,何老九砂锅大的拳头打在了木铁丹的小臂上,震得何老九臂膀生疼,跟着木铁丹呼喝一声,手如盘蛇顺势压上,何老九来不及抽臂,当即被木铁丹锁住两肩,何老九神色一忧,还没反应出来,只感觉双臂上有千斤气力袭来,跟着木铁丹虎吼一声,好似擎臂举天一般,将何老九原地甩了出去。

    “噗”的一股子尘土飞扬,何老九重重摔下,木铁丹箭步冲到何老九身前,粗壮的大手一把揪住何老九灰尘满满、杂乱不堪的发髻,冲着他的面门就唾了一口:“软骨头夏人,还敢放肆,找死!”

    不待何老九从摔落中清醒,木铁丹另一只手宛如铁钳般卡主何老九的一只手肘,骤然发力,只听‘咔嚓’一声,何老九的胳膊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扭到一边,几步外,大胡子死命大叫,要和这些蛮子拼命,可是在两个壮硕的蛮子压制下,他丝毫动弹不得,乌突突更是把玩着手里的尖刀,锋利的刀刃几乎贴着大胡子青筋暴凸的脖子。

    “狗娘养的杂碎,有种放开老子,要杀要剐老子皱一下眉就不是人养,你们这帮畜生,活该你们遭灾,让你们明年连草根都吃不到!”

    大胡子一通怒骂,让窝阔大怒,那边的拓牙达埃斤也皱了皱眉,从心底讲,他很憎恨这些夏人,在富饶的中原之地,夏人有吃不完的粮食和放不完牛羊,反观他们,年年渡活全靠苏门达圣的怜悯,很不巧,今年苏门达圣老人家兴许斋戒,也兴许昏睡过去了,才使得草原一片狼藉,无数的部落在寒冷中面见了苏门达圣,而他们野狐部只能说命骨子硬些,可是苏门达圣老人却派来了青狼部与之争夺最后的水源草场,在死亡的威胁下,野狐只能和夏人做良马换铁器的赔本买卖,以此打造钢刀利刃来保卫自己最后一条活路。

    不过拓牙达埃斤没想到,青狼部的贸然出现让这些商队几乎伤亡殆尽,可他们急需打造战刀箭矢的精铁货物却丝毫没有损失,还完完整整运到自己的营地,再看看林懋鲁震这些只剩一口气的卑贱夏商,什么良马交易,拓牙达早就抛之脑后,甚至早已把这些夏人当做了自己马奴。

    “窝阔,不能这么对我们的客人!”

    拓牙达埃斤手拄刀柄来到何老九身前,他道:“我救了你们的命,用你们夏人的理念,你们应该感激,或者以命报答…”

    “报答?怎么报答,看着我们死在马蹄之下,把我们丢进羊圈,让我们像畜生一样活着就是你所谓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