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八章蛮人3

    远处,窝阔等的有些心烦,他拍马上前,乌突突回身说:“主人,他们似乎不愿意去我们的营地!”

    窝阔哼了一声,应道:“那是自然,现在那么多部落混战,越往里走,情况越危险,但是不走,他们什么也得不到,放心,这些贪婪的商人一定会跟我们走的,否则苏门达圣的大雨会把他们活活淋死在这!”

    ‘轰隆’一声巨响,跟着一道闪电划破天空,林秀望着那浓云密布的苍穹,忽的一滴水珠砸在面颊,跟着那零零散散的水珠越发密集,见此,鲁震只能开口:“林老哥,要么我们跟他们走吧,至少跟着他们不会被其它蛮骑袭击,不然在这里,等到草地完全泥泞之后,我们的车架想走都走不了!”

    林懋看着鲁震,十分火大,可是眼下他们又没有第二个选择,他总不能说把车架交给那些蛮子,让后让他们把牛马送来?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

    不远处,窝阔看着已经降落的雨幕,他冲乌突突道:“在给他们说一次,想要交易就跟我们走,不然让他们滚回去!”乌突突点头,结果还没出声,一名勇士从远处跑来,他急喝道:“不好了,西北面有不少青狼骑兵向我们这里赶来了!”

    “什么?”窝阔当即一惊,他策马回身,纵身跃起以马背为支撑立身瞬息,让后就看到远处的地洼有一小片黑色的影子在向这里快速移动,随着一道雷鸣再度破开天空,窝阔看到了那面青色狼头的大旗。

    “该死!”窝阔回身纵马直奔林懋等人的拒马堡,何老九这些刀客见了,当即执刀做出冲杀准备,结果窝阔马术娴熟,一个遮身止住狂奔的马,让后大声怒吼:“你们这些软骨头的夏人,立刻向东赶车,不然那些狼崽子会把你们撕碎!”

    这话让拒马堡内的众人骚动起来,只是窝阔已经没有功夫和他们废话,他大声呵斥一句,让后乌突突与十多名野狐勇士纵马奔向青狼骑,且林秀等人也都看到了那远处快速移动的黑影。

    当下林懋不再犹豫,大声呼呵,车夫们手忙脚乱的爬上车驾,执缰甩鞭,马匹嘶鸣大叫,让后车轮便发出吱吱钮钮的声音,迎着越来越大的雨幕向东跑去。

    青狼骑队伍中,察台喇看着到嘴的肥肉要跑,这让他大为恼怒。

    “者勒,带人追上去,务必把肥肉给我留下!”

    “是,主人!”者勒领命呼喝一声,手执弯腰带着百十个青狼勇士从队伍中脱离开,向东追去,至于察台喇,他已经看到那十多个狐狸崽子纵马迎面袭来。

    “阿姆达,他们交给你!”

    “是,主人!”察台喇身后跃出一骑,这人秃着头顶,只有鬓角出有几绺发鬓,他呀呀大叫,身后同样跟出百十个青狼骑,直奔迎面袭来的狐狸崽子。

    乌突突看到冲奔来的狼崽子,他猛抽鞭子,胯下马匹吃痛再度加了数分速度,当他们冲到距阿姆达百十步的位置,乌突突反手扯出自己的游骑弓,左手好似鹰爪般迅速抽出三只羽箭,此时雨幕已然浑厚,阿姆达看到奔来的狐狸崽子猛地压低身子,他当即一个激灵,呼喝一声,只是下一秒三点明光唰唰划破雨幕,冲他们袭来,也亏大阿姆达反应敏捷,先那么一毫躬身贴近马背,躲了迎头三箭,但是他身后的青狼勇士由于雨幕影响并未反应过来,当即三声箭锋入肉的闷响,跟着三名青狼勇士连一声呼嚎都没有便摔下马去,眨眼间三人的身躯就被后面的青狼勇士踏在马蹄下。

    “该死的狐狸崽子!苏门达圣护佑我族,勇士们,杀!”

    阿姆达咬牙怒吼,背后的百十名青狼勇士当即纵马弯弓,斜上抛射,见此,乌突突奋力挽缰调转马身,向侧边冲去,只是即便如此,那一片箭雨还是咬住了他的右肩,只是情况危急,乌突突没有时间去感受肩头的痛处,他抽刀反手砍断箭身,让后以脚绊缰,后仰抽箭弯弓又是三连射,阿姆达冲在首位,三连箭竞相飞奔他的面目,但见阿姆达弯刀舞动,白光连闪,三连箭转瞬间变成数截飞散在雨幕中,但乌突突狡诈堪比狐狸,在这三连箭后,竟然还有一箭,阿姆达刀劈三箭已经力收,根本没预料到这记黑手,只听噗的一声闷响,这根倒刺箭正中阿姆达的右胸,跟着就是马卧人飞的景象。

    这般状况使得阿姆达所带青狼勇士皆是一阵,攻击节奏也迟缓下来,而乌突突则哈哈一笑,止马顿身,那模样就是在嘲笑青狼族的崽子们。

    远处,林秀随着林懋的商队跟随窝阔向东撤离,他回首看去,那一片黑影似乎发生一些情况,追击的速度骤然慢了下来,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远眺那追击蛮骑的情况时,一阵箭雨从前面袭来,十多名在前面引路的刀客抵挡不及,直接被射出刺猬,从马背上摔下,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林懋等人大惊慌乱。

    只是追奔而来的窝阔当即大喝:“不准乱,你们这些卑贱的夏人软骨头!”随即他与数名野狐勇士纵马奔向前去,雨幕中,他看到一排蛮骑不知何时已经挡在前方,窝阔咒骂一句,再看看身后乱成一团的夏人商队,他一咬牙,竟然呼哨一声,向东北方向跑去。

    见此,鲁震当即大骂:“你们这些混账畜生,活该老天降灾弄死你们这些杂碎!”可骂归骂,窝阔等数名野狐勇士已经脱离林懋的商队,在他们眼中,即便野狐部的拓牙达埃斤与他们交易购买精铁打造器械以战青狼,可不代表他们会把自己的命牺牲在这些软骨头的夏人身上。

    林秀此时心跳如雷,几乎撑破胸腔,透过越发滂沱的雨幕,他看到黑压压的一排蛮骑正在前面百十步的位置,随着一声呼哨从雨幕传来,林秀牟子瞬间睁大,那排黑压压的蛮骑由静变动,由动飞奔向自己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