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七章蛮人2

    “主人,埃斤只让我们探查情况,顺带去水洼子南面草苇荡看看夏人到了没有?”

    闻此,窝阔使劲咽下胸中的怒火,他挣脱木铁丹,道:“你回去向埃斤禀告,就说两牙湖畔已经被青狼崽子完全占领,我这就去见那帮夏人!”

    “可是埃斤大人让我跟着你!”

    木铁丹闷声低语,这个壮硕如熊的奴隶汉子永远都那么直愣,以至于窝阔很愤怒为什么埃斤父亲会赏赐这么个愚蠢的奴隶给自己。

    “主人,我去向埃斤大人禀告,就让木铁丹跟着你!”

    窝阔的另一个门户奴隶乌突突道,这个精瘦的汉子长着一双鹰眼,比起木铁丹的沉闷,乌突突就是活脱脱的一只狐狸,奸诈和智慧就是他最锋利的牙齿。

    闻此,窝阔神色稍微缓和,他道:“见了埃斤,让他派些勇士接应我们,眼下水洼子上到处都是青狼崽子,如果那些铁器落入他们手里,我们的情况就会更加凶险!”交代完,窝阔带着木铁丹和几个勇士纵马向南奔去。

    青狼部族老营,老人、妇女在忙着将勇士们打回来的野物开膛破肚,用以存放,由于今年天降灾祸,食物的贮备可能是部族老人记忆中最少的一年,现在,只有部族的勇士才能吃饱,其它人仅仅捡些残羹果腹,可是没有人对此有所怨言,因为他们知道,如何部族的勇士吃不饱肚子,就无法战胜其它部族保全自己,而他们也就面临着被俘被杀的结果,毕竟草原是个强者生存的世界。

    部族大帐内,青狼部的首领柞木合埃斤正像一头发狂的老狼,胡乱咆哮,已经半年了,他还没有把那群狐狸崽子杀光,即便他的青狼部占据了水洼子和两牙湖也不能安然放牧,甚至于稍以松懈,就会被那些奸诈的畜生从背后偷袭。

    “柞木合埃斤,我这就召集勇士,一定把那些狐狸崽子找出来,把他们杀光杀净!”

    牛皮毡子上,柞木合埃斤的儿子察台喇出声,他绪着一头蓬乱的散发,配上那张大脸,恍惚看去就如一只站立的狮子,只是察台喇的自荐和勇武并不能为他带来好运,甚至他这近乎愚蠢的话惹的柞木合埃斤更加愤怒。

    “找出来,怎么找出来?水洼子草原方圆数百里,无数的山丘林子坡洞,那些狐狸崽子个个狡猾奸诈,他们在这放牧几百年,随便一个破洞就能藏身,难不成要把全部的勇士放出去找那些混账,万一那些狐狸崽子偷袭了老营怎么办?万一其它部族来袭怎么办?你个蠢货!”

    柞木合埃斤一通咆哮,让察台喇憋了一肚子气却无法释放,当即起身向帐外走去。

    大帐外,察台喇在马槽前的水桶旁坐下,不住用冷水冲洗自己发热的脑袋,这时他门户奴隶者勒匆匆跑来,者勒躬身右臂搭肩一礼道:“主人,刚才放出去的勇士发现南面的草苇荡出现一支商队!”

    “商队?”察台喇一愣,随即兴奋起来,在这天灾坠落的时刻,商队就是活命的口粮,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苏达拉圣的恩赐。

    察台喇当即叱令:“立刻召集本帐勇士,到嘴的猎物,绝不能让他们逃走!”

    “是,主人!”者勒应了察台喇的话,转身去召集所部勇士,一刻之后,五百多名隶属者勒的自己大帐的青狼勇士呼呵着纵马离开老营,向草苇荡奔去。

    “咱们这么等不是办法!”

    望着远处飘来的阴云,林懋知道大雨要来了,只是林懋这些人还没有催动那些车夫移动商队,一名刀客从远处的山梁上疾驰而来,他不住地大声吆喝,在商队附近的刀客们听到这一声,顿时如临大敌,刷刷的抽刀声让林秀不知所为。

    “蛮骑…蛮骑…”这刀客吆喝以后,才喊出两个字,这一刻,林秀清楚的看到林懋的脸刷一下就白了。

    那刀客来到近前,大口喘着粗气:“何老大,蛮骑,有蛮骑从北面过来了…”

    何老九当即吼道:“围车,围车!”那些车夫常年走商,自然知道这话,在一片混乱中,十几辆车架被当做临时鹿角头尾相连,也就眨眼功夫,一个简易的拒马堡就出现在眼前。

    面对林秀的呆愣,林懋大骂一声:“傻愣着作甚?进来啊…”至此林秀才发现那些车夫们已经都进入了拒马堡内,而何老九则指挥众刀客分列在拒马堡前,在这种情况,如果全都进去,一旦那些蛮子乱箭齐发,他们算是一锅端了,而百十名刀客纵马分散在外,则有活命反击的机会。

    林秀策马进入到拒马堡内,身旁的林懋和鲁震都已经拿起腰刀,而林秀在这种紧张压抑的氛围内,则抓起来自己的角弓。

    大约半刻之后,窝阔带着乌突突等十几名勇士来到拒马堡前大约百步的距离,看着那帮子夏人如临大敌,懦弱似羔羊的模样,窝阔重重哼了一声:“这帮子软骨头!”

    乌突突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色,道:“主人,他们应该就是拓牙达埃斤口中的商队!”

    “你去瞧瞧,若是的话,带着他们立刻向东面走,我已经嗅到那帮狼崽子的味道了!”

    乌突突得令纵马奔来,距林懋以车架围城的拒马堡前五十来步,乌突突勒马止行,大声吼叫:“我们是野狐部…”

    听到这声,鲁震当即扯着嗓子大吼:“我们就是和你们做交易的夏商,你们埃斤在哪?让他过来!”望着夏人畏缩在拒马堡后的模样,乌突突很是不屑:“我们营地东迁了,你们马上随我们走,否则大雨倾盆,被那些狼崽子咬住,你们想走就走不了!”

    对于这个情况,鲁震和林懋的脸色都变了三变。林懋低骂一句:“这帮野蛮人,不是说好在草苇荡交易,怎么变了?难道他们先让我们去他们的部落!”

    “估计是。”鲁震探头眯眼仔细瞧了瞧,来的蛮骑也就十几个人,根本没看到牛马等牲畜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