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蛮人

    在林懋与鲁震相较地方是否有偏差时,林秀纵马来到商队前,他双目四看,时刻警惕着远处的荒芜,忽的一阵哑叫,让林秀心中一紧,习惯性的执弓拉箭,羽箭随着他弹指微动,‘嗖’的飞向那哑叫方向,不过什么也没射中,倒是从那芦苇丛中惊出两只野鸟。

    这一幕正巧被何老九看到,何老九纵马来到林秀身前,这个四旬大汉看起来有些骇人,起初林秀第一眼瞧见时心里也怵了一下,毕竟活在刀尖上的人,身上总带着丝儿血气,何老九冲林秀道:“娃子,想甚呢?”

    林秀将角弓垂放下,赶紧应声:“没什么?”

    “没什么?”何老九笑了笑,手执马鞭伸过来顶了顶斜背在林秀腰部的短弓:“没想什么?手如何紧紧握着弓柄?瞧瞧,手背都张弛的发白了,怪不得刚才你那一箭射的慌乱,真若生出事端,…”后面的话何老九没再说下去,毕竟要给林秀留下那么一分薄面。

    被人看透心思,林秀有些发窘,只是何老九显然没有嘲弄他意思,何老九走到林秀身前,粗糙满是老茧的大手拿过林秀腰间的角弓,左右开弓,试了试了,道:“成色一般,韧性差了些,若是力道大些的人,容易折断弓颈!”

    何老九说完,将角弓扔给林秀,让后将自己马鞍上挂着的柘木长弓取下,扔给林秀:“娃子,来,射一箭试试看看!”

    林秀将长弓拿在手里,大眼一扫,就知是个好货,没个几十吊足量的大钱绝对买不来。但见这弓通体乌黑,长约五尺三寸,弓颈刻满螺旋的花纹,弓柄不知时不时常年被人手握摩擦,倒生出一股子柔滑感,弓弦以三束多层交织的牛筋而成,在弓梢位置还有几行小字,应该是胡人方言,林秀并不认的,他一手握柄,二指蓄力抽拉弓弦,弓颈与弓弦所产生的弹力极大,稍一松手,弓弦便发出‘嗡嗡’的震动。

    对此,林秀摇了摇头:“何叔,这弓怕是不适合我,我现在只能开两石的角弓,至于长弓,恐怕也就一石半的气力,再大,准头就没了,您这弓少说也得二石以上的气力才能自由开弓!”

    “娃子,这弓是我几年前护商时一个胡商送的,我们刀客用刀顺手,这弓也就当做摆设,方才见了你的射艺,老何说句实在话,你射艺暂且说的过去,无非就是心中事多,乱了神思罢了,这弓我留着无用,就送与你了!”

    说完,何老九抄起酒袋灌起来,让后打了个酒嗝一抹嘴巴道:“娃子,心宽些,别怨天,也别怨地,更别怨你老子,人活着都不容易,像我们这号人,保不齐哪天就嗝屁了,为嘛会这样?不就是生来没落到好人家么嘛?你还好些,有几分才气,你老子想把你从这狗日的商路中赶出去,所以才会这么拼命,记着,反天反地别反你老子,至少我们这帮粗汉子是这么认为的!”

    听着这些,林秀紧紧握着柘木长弓,末了他才凝心问道:“何叔,你给侄子透个底,这次走商,到底有多危险?”

    何老九嘿嘿一笑,反语一句:“有多危险?你明知顾问呢?林大侄子!”

    说完,何老九拍马上前,带着几个刀客去前面探路去了,林秀转身看向爹爹,此时林懋正皱着一张老脸蹲在车驾辕子上,似乎还在为所到地域与事先约定有所差别而恼怒。

    大约过了一刻功夫,鲁震才道:“老哥,应该是这,不过谁知道这里遭灾如此严重,变化如此之大,要么我们在这等等,让老何去探探情况,反正据我给那帮人约定的日子还有两天。”

    “鲁黑子,今时不如以往啊!”林懋忧虑满满的道:“在这鬼地方等两天,万一出意外,咱们这百十多人都得埋在这!”

    水洼子北丘一带,一望无际的天空上,盘旋着几只尸腐大鸟,它们等待着觅食的机会,地上,刚刚长出嫩芽的草苗在马蹄践踏下粉碎成浆,那深深浅浅的凹坑里集聚着浓浓的泥浆,待它浸入大地干涸以后,那混杂在泥浆里的血渍就会化成干迹附着在地面,只有新一茬的草芽长出后,才能覆盖它曾经的萧瑟悲凉。

    “窝阔主人,那些狼崽子在哪呢!”

    北丘两牙湖畔的不远处的坡梁后,一名头结十数个发髻的汉子冲身后呼喝。

    “闭嘴,声音这么大难道想惊走那些畜生!”

    一语低呵,一只雄壮的棕色草原马掠过泥浆满地的乱草坑洼,马背上,一名身材魁梧,皮甲上围着一绺白狐皮的汉子越众来到门户奴隶前,他狠狠瞪了刚才发声的门户奴隶木铁丹一眼,让后才向两牙湖畔看去。

    两牙湖畔,有些许人影在晃动,还有几堆篝火,仔细闻去,还有股肉味传来,这让窝阔恨得牙关生疼。

    时至眼下,窝阔作为野狐部落首领埃斤拓牙达的长子,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肉了,而原因就是草原生变,大量牲畜饿死,起初野狐所在的水洼子草原还有一些草场勉强可以放牧,但是当灾祸扩散开来,一些部族没了放牧地,就把弯刀伸向了别人的脖子,青狼部这个强盗自年初冰雪融化开始,就把铁蹄和弯刀指向了野狐的大帐。

    一个月前,就在两牙湖畔,为了争夺这处水草地,青狼与野狐再度发生战斗,野狐勇士以损失千余勇士的代价撤离水洼子,以躲避青狼刀锋,只是野狐埃斤拓牙达无法忍受这般屈辱,水洼子是他们祖祖辈辈的放牧之地,如何能失?只是野狐实力不比青狼,故而拓牙达埃斤以退为进,时刻准备着要夺回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

    眼下窝阔带着自己的部众来到两牙湖探查情况,看着那群混账东西饮着甘甜的湖水,吃着香嫩的鹿肉,他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用刀割破他们的喉咙,斩掉他们的脑袋,可是门户奴隶木铁丹粗壮有力的大手拉住了窝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