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肃杀

    “起开!”

    林懋暴躁的一把推开鲁震,他上前一步,伸手揪住林秀的衣领子,只是这近身了,林懋才发现林秀虽然消瘦,可是身子骨早已比自己高出大半头,他鼓足劲扯了一把,竟然没扯动,这让林懋火气更旺了三分,故而他咬牙憋足劲再度拽了林秀一把,这一下,不知林秀是不是刻意泄了力,林懋将林秀甩到地上,可是林懋似毫不心疼,他就这么半弓着身子拖着林秀来到那些刀客和车夫前,怒声道:“看到他们了么?老子问你看到他们了没?”

    林秀此时脑子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爹爹为何会这样,林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继续像只老狗一样发着疯:“儿啊,你怎么越长越倒回去了,余氏那贱妇羞辱你了,陈玉扯下了往日的恩情面具了,你觉得你大才一个就得跳河自尽了,可是你再看看这些人,他们活了大半辈子,谁没被人糟践过,换言之,他们要是生来锦衣玉食,高门堂府,他们还会干这要命被人骂做贱骨头的活计么?你爹还会这般拼命的干么?不会,没有人愿意干这狗日的活计,可是不干行么?不行,不干…不干,一辈子都被人糟践在脚底下,就像你,自以为什么都理解,可老子今天非要说一句,你把书念叨狗肚子里去了!”

    听着林懋哀怒悲愤的嘶吼,林秀忽然发现自己对爹爹并不是那么了解,印象中爹爹和气宽厚,似乎名望、世风这一类的虚幻东西都不在爹爹的考虑中,可是眼下的一席话却让林秀浑然惊醒,原来爹爹也同样对世俗风流感到悲愤,对陈玉夫人的所为憎恨不已,可是他无能为力。

    “爹…”

    林秀长音呼出,只是喉咙并未完全好透,故而这一声带着丝丝的沙哑,让林懋浑身颤栗不止。

    “秀儿,曾经爹以为日子就这样,凑合着过吧,可是老天爷把你赐给我,给了我希望,我这当爹的从没希望到有了希望,你说我会怎么做?我得紧紧抓住他,得到他,让你林中涣二伯瞧瞧,让那余氏看看,让整个临水的人都知道,我林懋这一辈不过是商贾贱种,可我儿子却是贵人命运,让他们明白,贱种的儿子不一定是贱儿…”

    看着眼下的状况,何老九叹了一息,上前扯开林懋禁握林秀衣领子的手,道:“父子二人,有何说不出个结果,没必要这样!”林秀黯然起身,何老九抬手搭在林秀已经厚实的肩膀上:“娃子,大了就要学会抗事,可是事永远和你的想的不一样,你不容易,你爹更不容易,这趟商,你爹,你鲁叔都是下了血本了,我也知道危险,可是富贵险中求永远是定理,你改变不了。如果你真想改变,就别辜负你爹对你的期盼,好好干,奔出个名头!”

    末了何老九冲林懋道:“林老哥,别气了,这次商途不好走,咱们可不能分心,你要是不放心的,我明早就让几个弟兄护送你儿子回去!”林懋点头,只是林秀却硬声一句,那股子执拗倔强让人为之一颤。

    “爹,我是商贾的儿子,自小到大我一次商都没走过,所以这次,我陪您走!”

    林懋听了刚要发火,可是林秀执拗倔强的模样与他分毫不差,且林秀下一句话生生堵住了林懋的嘴:“爹,我是您儿子,咱林家的撑房椽子,您老累了,儿该接力了…”

    夜隐去了黑纱,光带来了朝阳,徐徐的微风吹荡起枯黄的尘埃,其中所夹杂的腥涩味随风涌入众人的鼻息,深深印在了嗅觉深处,林秀深深呼气,奋力找寻记忆里的每一种味道,结果却发现每一种味道都与之不符。看着眼前的世界,他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万里无疆的草原,冰消雪融、盎然生机的春天已逝,酷热淋漓、草长莺飞的夏天将过,可眼下枯黄的草地,还有那些深埋在枯草下不知是人还是兽的骨骸,都让林秀胸腔中那颗孱弱却逐渐变为刚毅的心中波澜跳动着,以他当前的眼界和位置,他无法想象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数日前,林懋一行来到边境哨所,时至出境那一刻,原以为那些边军会拦下林懋的商队,可是出人意料的是那些边军竟然连商行文牒都未查看便放林懋出境了,只是在他们冷峻的牟子里,林秀看到了戏虐嘲讽,看到了卑贱不堪,原来爹爹曾经一趟又一趟的走商,就是在这种糟践之下走完的,那种无声的压抑,有时候比刀光剑影还可怕,还让人窒息。

    眼下,当林秀随林懋彻底进入蛮人的草原之后,看着这荒凉之地,他旋即明白那些边军的所为,那些人肯定知道草原的异况,可他们更知道商人的奸诈卑贱,故而他们连一句警示都未告知,任由林懋这种视财如命的贱种死在蛮人刀下,想到这里,林秀原本稚嫩憧憬的牟子渐渐变了,甚至于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生自心灵深处的坚毅不屈在这一刻宛如星火一样缓缓燃烧起来。

    “停!”

    当商队行至一片地势起伏的湿林地方时,林懋喝止停下了商队。

    林懋招手唤过鲁震,鲁震抬手平放在眉宇间,以此聚拢视线,他四处看了看,又对着马鞍上褶皱的如一张破麻布的羊皮地图比较后,回话道:“草苇荡,应该是这!”

    对于这个似乎的回答,林懋甚至不悦,什么叫应该?在这片混乱的地方能说应该么?

    林懋纵马来到鲁震身前,与之一同仔细瞧看地图,只是眼下夏末,按说那些湿林野草应该疯长的好似乱藤,可是经历了去年的寒流,今年完全和秃子一般,这也使得林懋与野狐部商定交换货物的草苇荡变成了另一个模样,饶是鲁震这常年跑商的行人也瞧不真切地点。

    “狗日的老天,真有能耐,怪不得蛮子们互相拼杀那么狠?没了草场,牛羊就没了活口的食,他们也就没了活命的食…”鲁震一边对比眼下境地与羊皮地图上的差异,一边不住的小声絮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