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章北追6

    那人听完,冲身旁的人道:“去,通知堡长!”旁人当即翻下角楼,向堡子里跑去,这人又探头向四周看了看,确定视野里没什么烟尘可疑,才放下心来。

    没过一会儿,一四旬大汉登上角落,他瞄了林秀一眼,又问了数个问题,确定林秀不是什么贼人后,才叱令堡兵打开堡门。

    进入堡子以后,林秀快步来到那大汉身前:“堡长,在下林秀,此番行奔劳累,前来讨口水喝!”

    堡长挥挥手,方才那与林秀应答的人当即取来水袋,递与林秀,林秀大口吞了几下,缓气道:“堡长,在下打听个事?大约一两日前,你们有没有见过一支商队从这经过?”

    堡长沉思一会儿,道:“一天半以前,还真有一支商队从这路过,看样子人不少,有个一百多人,还有不少刀客随行!你问这作甚?”

    “太好了!”林秀当即兴奋起来,如此算来他与林懋的商队相隔不远了,若是顺利,明天就能追上,当下林秀也不多做解释,冲堡长拱了拱手,道一声谢便急急离去,只是堡长却皱了皱眉,暗自低语:“这娃子如此心急,我还想告诉他这地面上已经不安稳了,要小心些…”

    离开军屯堡,林秀按照堡长的描述朝东北方向的土道疾驰而去。

    随着商队继续北进,四周起伏的山丘坡岭逐渐消失,远远看去,那灰茫茫之外,就是千里草场,万里蛮境,林懋紧紧握着手中的缰绳,在接下来的行程中,林懋又遇到了两只边军斥候骑兵,这般情况让林懋心中生出一丝胆怯,难道草原上已经乱到这种地步了?

    但转念想到自己的儿,林懋恍惚若动的心却再度硬了下来,鲁震说的不错,自己婆娘也说得不错,甚至于陈玉府中的刁蛮贱妇也说得不错,商,就是最贱的,‘才’也是虚的,只有银子,才是最实在的。

    “何大哥,何大哥…”

    何老九与林懋、鲁震并排行进,忽听到背后叫喊,何老九放慢马速,回身看去,一刀客纵马扬鞭冲来。

    刀客来到近前道:“何大哥,弟兄们在队伍后面压尾,发现远处有一骑,看那态势不太对劲,似乎是直奔我们而来的!”

    “追来?一人?”何老九似有不信,在这荒郊野地,就是强盗马贼也是百十号人一起来劫路,一人追来,莫不是脑袋夜里被自己家婆姨夹的不知死活了?

    “林老哥,你们慢慢走,我去瞧瞧状况,胡子,带几个弟兄到前面探路!”

    何老九呼喝一句,那胡子大汉当即顶在他的位置带着七八个刀客纵马向前,查探路况,林懋与鲁震则指挥众车夫放慢速度,稍作休整。

    林秀沿着东北方向的老泥道疾驰,当他看到远处那一条缓缓移动的黑线后,林秀心里一热,顿时激动起来,那定然是爹爹的商队,眼下此处距夏境不过百里,若是自己再晚那么半日,林懋定然出境了。

    至此,林秀奋力执鞭甩蹬,躯弓紧贴马背,那夹杂着沙粒尘土的疾风从耳飞过,打的林秀面颊生疼,胯下骏马也嘶鸣着曳头狂奔,四蹄之下,尘土飞扬,这在何老九的刀客眼里,那就甚为不正常。

    何老九领着十余名刀客纵马来到商队方,一字长蛇铺开,刀客们目不转睛的盯着烟尘驶来方向,他们双腿紧紧夹着马腹,一手按在刀柄上,一手缒着缰绳,稍有异动,何老九这些人就会抽刀拍马冲上前去,将这不知名的尾巴给斩落此地。

    大约半刻之后,那尾巴终于来到近前,几个刀客瞪大眼睛看去,旋即生出一丝狐疑,他们看向何老九,似乎再问,这人怎么如此年轻,恐怕刚刚二旬,即便一身风尘疲惫,也挡不住他身上那股子稚嫩气息。

    “来者何人?”

    何老九虽然也是满腹困惑,可是护卫商队安全是他的职责,待追来的人勒马止身后,何老九方才出声。

    林秀看着这些警惕持刀的大汉,再看看他们身后已经慢慢远去的商队,林秀急声道:“敢问这商队的商头可是林懋?”

    何老九一听,当即反问:“你是何人?”

    “我是他儿子,林秀!”

    入夜,商队在夏境前的二梁坡歇息,原本今日就可出境,可是林秀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林懋的计划,火堆前,林懋与林秀面对坐着,鲁震与何老九等人则去了别的火堆取暖。

    “爹,回去吧,这趟买卖,咱们不做了!”林秀再度出声劝慰,这句话从见到林懋以后已经说了几十遍,可是林懋次次沉默,毫无回应,对此,林秀逐渐急躁起来。

    “爹,你知不知道,临城已经前往北镇堡发布示令,禁商北上,这意味着什么?草原上已经一片大乱了,此时去无异于羊入虎口,爹,儿求您了,咱们回去吧,否则您老要是出事了,娘怎么办?我怎么办?”

    “唉…”林懋似乎听得厌倦了,他神色逐渐焦躁起来,待重重喘了一息后,这个已经五旬的老头拿过酒袋使劲灌了两口,燥辣的酒水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再度提起三分精神,放下酒袋,林懋抬头直视林秀,半晌,他狠声沉气的道:“秀儿,你回家吧,跑完这趟,我就洗手不干!”

    “不行,我告诉过娘,我要把你好好的带回去!”

    林秀的百般劝慰让林懋从焦躁化为恼火,眼看林秀还想说什么大道理,林懋突然将酒袋扔到脚边,一个箭步直起探身,长满老茧的手携着大力抽到林秀脸上,那声音清脆响亮,让人心颤欲抖。

    “住嘴!”

    林懋好像一只发了疯的老狗一样龇牙吼起来:“我是你老子,老子做什么,用不着儿子指点什么,老子我跑了一辈子的商路,也不差这一次,现在,你给我滚回去!”

    林秀被林懋一巴掌打蒙了,他呆立的身形,双目微微颤动,就那么盯着林懋,一旁的鲁震听到这声,当即小跑过来,一把拉下林懋急言:“老东西,你干什么呢?秀儿几百里追到这是为你好,你不记好也就算了,怎么还动手?你个老混账玩意儿,怎么越老越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