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三章北追5

    入夜,寒风微起,林懋一行由于碰到了边军游骑,害怕这些边军查出货物问题,他们便下了大道,顺着小道往夏境走去,虽然最后还是要通过边塞哨堡,但是比起这些杀伐之气颇重的边军游骑,林懋还是倾向前者。

    但是人怕什么,就来什么,此时他们正在一处避风坡下歇息,面前火架子上的酒瓷还没温热,一阵马蹄嘶鸣声传来,这让林懋的心再度揪起来。

    “他娘的,又出什么事了!”何老九低骂着从皮毡上蹿起,身旁的大胡子当即夹指呼哨,那些三三两两歇息啃肉的刀客们纷纷抄起腰刀短弓围聚过来。

    随着那马蹄声越来越近,何老九一众刀客已经做好迎击准备,那明晃晃的长刀映着篝火反射出银白的亮光,林懋立在车驾前,他身躯略微颤抖,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压力给震住了心神。

    鲁黑子瞪着一双牛眼,抄起酒袋灌了一大口,让后抽出自己的腰刀,硬着脖子道:“林老哥,眼下怕可没用啊…”

    说话这功夫,那骑声已经来到林懋商队四五十步的地方,随后一语沉声传来:“前方何人?”

    何老九这些刀客看向林懋,林懋缓了口气,大声应答:“我等是临城商队,前往北边贩货,在此歇息!”

    大约一息,对面再度传来一声:“不知死活的下贱种,在这个时候贩货,果真掉进钱眼里了!”

    林懋等人听到这话,虽然怒火,可在情况不明前,他们并未有多大的反应,万一这些人如白日里一样也是边军,一旦呛起火,后果就很难说了。

    知晓林懋这行人是走商的,那些骑人中有四五骑再度往前三十来步,其余的十几骑则在原地警戒,借着身旁众人的火光可以看到,那十几骑似乎有亮光反射而来,何老九勒紧缰绳,让马尽可能的安静下来,他知道,那些亮光是连击弩弩箭枪头反射出来,只此一样,何老九心里一阵苦闷,这怎么又碰上边军了,若是他们稍有异动,那十几把连击弩同时射出,他们这边至少得有一茬的弟兄倒地殒命。

    “哒哒…”

    沉重的啼声、粗闷的鼻息让林懋的喉咙发紧,等到那四五骑来到跟前,何老九自觉让出一个身位,林懋使劲绪了口气,迎上前来

    为首的边军一身明光铠,他侧身打握缰绳,冲林懋等人道:“尔等说是商旅,凭证文牒何在?”

    林懋抹了一把脸,赶紧从行囊里掏出一份盖有北镇堡官印的文牒,那甲士点头,身旁一人翻身下马,来的林懋身前取过文牒,交到为首甲士手中。

    那甲士映着火光细瞧半刻,随手将文牒扔了回来,原以为至此就算结束,结果甲士的话让林懋方才稍微落下的心再度揪起来。

    “你们这些贱骨头的贪种,不管什么时候,都将发财当做命根,眼下北面正在打仗,老子这些人整日马不停蹄的追着那些狗杂碎,随时都有送命的危险,而你们这群混账竟然还在走商…”

    此话一出,何老九等人当即变了脸色,唰的将刀抽出半截,那甲士眉头一挑,从鼻子里重重哼出一声,身后的十几骑当即纵马持枪顶上来,十几把连击弩就定在林懋等人脸前,林懋当即慌了,上前一步噗通跪下。

    “军爷,我们就是想找口饭吃,眼下世道越发艰难,我们生来就是贱骨头的商贾,不走商就得饿死!”林懋颤声回头,冲何老九那些人使劲摆手:“把刀放下,快放下…”

    何老九这些人身为刀客,过得就是刀尖舔血,死人堆里找食吃,对抗边军,他们没胆子,可是边军若想刻意绝了他们的活路,那他们不介意拼一拼。

    为首的甲士皱眉上前,伸手执鞭挑起林懋已经哭丧的老脸,他重重唾了一口:“不光贱骨头,还他娘的是软骨头…真不知老子这帮弟兄保卫的国家里养了多少你们这种货色!”

    这时甲士身后上来一骑,听声音年岁不大,但强调沉稳有力,他道:“赵都尉,既然是商人,就无需在此费时,我们还是尽快追人吧,万一那些畜生在袭击屯军堡,将军怪罪下来,我们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真是便宜这帮要钱不要命的贱种了!”

    暴躁一句后,这赵姓都尉与众甲士不再戏耍糟践林懋,当即折转马头,随着他一鞭呼喝,这群边军哨骑便向西南方向驶去,待他们离开后,林懋才颤巍巍的从地上起来,就这一会儿功夫,他的双腿已麻,鲁黑子只好上前使劲拉了他一把,才让他直起身来。

    不待林懋喘息,一阵剧烈的震动声袭来,何老九当即爬上车驾的木辕子探身看去,结果吓出一身冷汗。

    大约百十步外,有一条似长龙般的骑队紧紧沿着刚才那十几个边军离去的方向,粗略估计,至少数百人。现在想起来,幸亏刚才那些甲士没有与他们过多纠缠,若是那赵姓都尉不打算放过他们,他们又奋起反抗,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夜消光照,晨曦,寒雾弥漫,北安所这肃杀的地皮在寒雾充斥下更显出几分萧瑟。林秀此番已经追了数天,可是还没有追上林懋的商队,这让他心中越发不安,眼看马上就要出了北安所,离那夏境越来越近,林秀不敢想象,万一林懋一行已经出境自己该怎么办?万一爹爹他们碰到凶悍的草原蛮子怎么办?后果是什么,他不敢在想下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荒芜人烟的地界上纵马狂奔,在那万一可能出现的事发生前,追上林懋。

    出了北安所,那些明显的大道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似似乎乎的坑洼草道,远远的瞧见一处军屯堡,当下林秀向军屯堡奔去,来到堡门前,林秀下马,堡门两边的角楼上探出个人影,冲林秀发话:“什么人?哪来的?干什么?”

    林秀扬起有些发酸的脖颈,大声回话:“大哥,我是临城人氏,北上追人而来,此番腹中饥渴,想在此讨口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