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一章北追3

    监管营示意门房,门房小跑近前,道:“禀大人,这刁人冲进来就吵闹不已,还打伤我们两个马槽员,小人见他好似失心疯一样,为了不影响其它商队登记行事,小人只好令堡兵将其轰出去,不成想大人到来,撞见这尴尬事,实在是小人疏忽!”

    说着,门房冲那几个堡兵使了眼色,堡兵当即挺枪架住林秀,把他往堡外赶。不过马全注目片刻,就在林秀即将被赶出北镇堡时,他高声一喝:“住手!”

    监管营与门房皆是一愣,不明所以。马全驱马来到近前,又仔细看了被架之人一眼,当即道:“林秀,是你!”

    林秀气急于胸,冷不丁被人认出,心中一愣,有些困惑的看向马背之人,此时马全已经下马走至身前:“林秀,你果真认不出我来了?”

    林秀细细打量,忽的灵光一闪,这才想起,原来此人正是与他同为参加两年前县考同知,临城都司的长子,马全马汉生!

    见到同知在此,林秀当下急言:“马兄,不曾想过你我二人今日在此见面,只是林秀今日实在有要紧事加身,若你方便,为兄言语一二,这门房着实拉杂,让人躁怒!”

    马全印象中,林秀作为四城二十八县县考第一的风采依旧存于他的脑海,那时林秀儒雅稳重,何时有过这般急躁,故而马全斥退堡兵,道:“林兄有事请讲!”

    “现在恰逢北蛮生异,可我爹爹却经不住旁人诱导,带着商队北上走货,如此怎么让我安心,故而我急赶慢赶到此,想要从监管营手里探的我爹爹的商队路线,追回我爹,不成想那门房刻意刁难…”

    话未说完,马全已然明了,他自县考以后,便在家境操持下,进入临城府衙军行的哨骑营,经过两年历练,自然知晓门房那些人的所为,当下他秉着同知情义,冲林秀道:“林兄勿忧!”

    堡内,监管营和门房已经被马全与林秀之间的情况给弄迷糊了。

    “他们之间怎么还有关系?”监管营低问门房,可门房糊着脑子,哪里知道,平日里他们在商队面前作威揩油,大伙只当看不到,可是被马全百年不来一次的府衙官人撞见,要是上报上去,这肥差怕是要易主了。

    马全快步来至监管营身前,抱拳道:“大人,怕是您手下与我这同知有些误会,他父是已经出发商队的一支,现今北面不安生,贩货走商危险太大,否则郡守大人也不会发出这禁走的示令,在此我替我同知向您赔个不是,还请您告知我同知父亲商队所行路线,让他急急去追赶回来,免得生出意外!”

    听到这话,监管营心里很舒服,虽说眼前的哨骑年纪不大,可话说得很圆,既然如此,监管营也就没了先前的顾虑,他冲林秀道:“刚才确实误会了,不过不知你父叫什么,我这有七支商队登记在册!”

    “我父林懋,家住临水!”

    “林懋,我想起来了,就是咱们临城地界上的大才子林秀的父亲!失敬失敬!”

    监管营趁机揉捏了下氛围,虽然四城二十八县县考头筹只是虚名,可那也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得来的,且监管营也不愿得罪这么个人,谁知道那天这个才子就走了狗屎运,步入高堂了?若是先前知道,他也不会刻意放纵门房。

    “你父的商队百十多人,还有刀客百名随行,看样子这次生意不小,他们三日前丑时就出发了,走的是河道湾的线,转道北安哨所出界,约莫着现在差不多过了河道湾,已经快出北安所境域了。”

    听此,林秀当即急躁起来,他也顾不得再多话,冲马全抱了抱拳,道了声谢字,转身奔到马槽前,上马狂奔离去。

    看到这,监管营冲马全道:“哨骑大人,我这就派人去追那些商队,只是追回来后该怎么办?”

    马全不假思索道:“让他们交付商货,由官家管理,毕竟也是为了他们好,听说那些蛮子之间因为草场混战的境况已经从数个部落蔓延到整个北蛮人了,若是不听,任由他们私自走货!一旦被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畜生给盯上,就是死了我们也没法给他们收尸!”

    北安道上,凉风习习,越往北边走,风沙越大,那混杂在风里的沙尘让林懋一行紧紧裹着面罩,只露出一双凹陷凸出眼窝的牟子,虽然还在夏境,可是四周的景色越发荒凉,偶尔一声雁鸣鸦叫都会让林懋紧张好一阵,每逢这时鲁黑子就会宽慰林懋几句:“老哥,你怕甚呢?虽说这几年你不怎么走商,可这条路咱们弟兄好歹走过百十回,什么时候也不似你这般模样!”

    与林懋并驾齐驱的刀客何老九拨了拨缰绳,让胯下的大黑驹向林懋身前靠了靠,让后将挂马脖子上的酒袋扔给林懋:“林老哥,眼下都走这么远了,就稳下性子走到底,来,喝两口润润身子骨,狗娘养的,多年不走这道,怎地现在荒凉成这地步!”

    林懋拿起酒袋,仰头闷了一大口,烈酒的辣劲就似火一般从胃里窜出来,让他出了一头的热汗,待这鼓燥劲稍稍下去些,他的心才算安静些。

    鲁黑子看着林懋,关于林秀被陈府糟践的可悲事,他也有所耳闻,想到这,鲁黑子道:“林老哥,老弟觉得,其实有些时候,不管什么名啊地位啊,都是狗咬尿泡,满嘴的空骚气,咱林秀娃子有才,四城二十八县县考的状元,听起来真威风,可它有用么?没有,仕途在官家手里握着,他说你是大才,你就是,他说你不是,你就跟路边的狗屎没啥区别,想咱们走商的,就是上不了台面的狗肉席,能吃,顶饥,可就没人把你当回事,财多了,人家兴许瞟咱一眼,财少了,得,滚一边去吧!所以说,咱们商贾要想有地位,就得用钱买,你家林秀有才,有能耐,可缺的是门路,只要你把门路给他打开了,保不齐那天就被郡守大人看上了,到那时,老哥您啥都别做,就坐在家里等那些眼高手低的狗杂碎拜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