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章北追2

    在这股直窜天灵盖的酸意挤压下,林秀双膝重重跪下,带着满腔的愧意叩首:“娘,刚才……儿错了…儿让您和爹操累了…可是儿的路……该由儿来走了…所以…儿要追回爹爹…哪怕儿做一辈子平庸贱儿……也不会让爹娘…在风雨中摇曳…无可依托……”

    三叩礼毕,林秀平缓心绪,回屋取了角弓箭壶,束了腰带和短刀,从马厩里牵出张祁赠送的骏马,林秀上马,牵绳引首,冲张氏一语:“娘…你不用如此难受忧心…儿一定把爹好好的带回来…”

    鞭落蹄扬,尘土飞荡,这一刻,张氏的所挤压数日的心绪随着无尽的哀畅涌出来眼眶,那晶晶点点的泪水随着尘迹瞬间消散,无影无踪…

    “驾…驾…”

    刺耳的马鞭声划破静谧的晌午,随着急促的马蹄声由于及近,一骑一人风驰电掣般从林道中冲过,留下滚滚烟尘。

    林秀一身戎装策马狂奔,此时距林懋出发已经两天两夜还要多一个晌午,故而林秀一路绝尘,冲向商队北上贩货的必经之地北镇堡。

    时至日头显出西下态势,林秀才赶到北镇堡,往日商情好时,堡子前总会被拥堵的只剩一条双轮车架才过的去的道路,那些缺少公文批注或没有疏通关系的商队均被滞留在此,这里面有夏人,也有胡人,蛮人,只不过今年春到,寒流不走,草原遭灾,那些蛮人不来了,胡人因路途阻塞也不来了,而夏人商队害怕遭难也少了数成,因此堡子前的大门庭清荡的很,林秀也顺利一骑冲到堡子内。

    将马甩到马厩前,林秀直奔北镇堡的监管营房,监管营专门管理商队进出,林懋他们的商队从这出发,必然要经监管营的手。

    林秀来到监管营房前,想要进去,却被门房拦下:“哎…你干什么的?”

    “秉官爷,我要见监管营大人!”

    “我说你这个小娃娃,什么人都想见,你未免太不懂礼数了!”

    门房属于油鬼子那种人,往日北镇堡商情好,商客马队来来往往,门房作为传话人,免不了从中收些碎子当作利事。

    此时门房一手执于腰前,一手弯在胸前,小指、无名指蜷缩,其余三指不住的捏搓,一来两个话合,试了好几个眼神,可林秀就是一副急躁样子,这让门房很失望,照他看来,眼前的娃子就是看不起他。

    虽然他只是个小小的传话人,可是南来北往的商人哪个不对他毕恭毕敬,不然一刻钟的事能让他拖到三天。

    只见门房脸色一沉,冲马槽旁的两个汉子吼道:“瞎眼的东西,瞎忙活什么?还不过来把这无理取闹的娃娃轰出去,没看到后面那么商队要登记造册!”这话说的实在唐突,眼下监管营门前除了林秀,何来什么登记造成的商队?

    话落,两个汉子跑过来,林秀心急林懋,现在,他每当误一刻,林懋的商队离危险就近一分,故而林秀一个撤步抽身,虎口探胸,看起有些消瘦的身躯竟然将身前的汉子给摊到在地,见状,门房一惊:“呦呵,还是练家子,不过你这找事也找错地方了!”

    当下监管营房前顿时热闹起来,被人当众掉了面子,马槽管事的两个汉子火了,撸起袖子就要打,只是北地人生性执拗悍勇,饶是林秀这几日更是怒火积胸,面对两个汉子,林秀身形敏捷,在二人身前随意那么一晃,拳中心窝,脚踢下颌,只听‘噗通’两声,两个汉子前后倒地,且这次林秀下手颇狠,二人看样子短时间是起不来了。

    门房被林秀气的吹毛瞪眼,干瘪的胸膛呼哧呼哧起伏着:“反了,反了,反了…”

    一连三个反了让林秀更是恼火,眼下他急着得知爹爹商队去向,若不是这个门房惹出端倪,他早就离开了,还怎么会在这闹腾。

    门房虽然作威惯了,但是真动起手来,他绝不是林秀的对手:“来人啊…把这个贼人给我抓起来…”

    门房一嗓子吼出来,远处的堡兵跑过来,见此,林秀怒斥:“你这杂人,如此毁我作甚?拖沓不与通报,不就贪的那二钱银子?这般琐碎,小爷看不在眼里,小爷给你!”话落,林秀直接甩出几个大子扔于门房,掷于门房正脸,且在这之下,林秀愈发恶心这些狗东西!

    门房被打了脸,如何接那么一丝琐碎,当即扯着嗓子怒骂:“毁你?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是你先在此放肆,把他给我抓起来!”

    门房粗声急气,几个堡兵手执长枪冲开,将林秀围在原地,面对明晃晃的枪刃,林秀真是恨的牙根生疼。

    这时,一声嘶鸣音传来,听音估量,这绝对是一匹上好的军马,门房当即立在台阶上踮脚向外张望,在堡中空地上,有数骑止住,为首的是一匹黑色雄健的草原战马,马主人身披轻甲,腰悬佩剑,他一手执缰绳,一手拿着示令,高声道:“尔等围聚在此作甚?管事监管营何在?”

    虎声威震,那些看热闹的闲人纷纷散开,唯恐惹得官家发怒,听到这声,久不见面的监管营大人从营房出来,小跑到跟前,笑言恭迎:“不知大人到此何故?”

    “我乃临城府衙哨骑营马全,这是府衙郡守大人的示令,即日起所有商人禁止北上!”

    监管营接过示令,马全继续说:“现在有多少登记在册的商人已经北上?”

    监管营稍加思索后,道:“共有七支商队,百人以上的一支,三日前深夜北上贩皮子和牛羊,其它六支今早启程,分别为贩马、贩绸缎和贩盐,商队人数约为三十人到六十人不等!”

    “如此立刻派遣官令骑,按路追赶,务必将这些人追回来!”马全说完,正要调转马头离开,忽的看到十几步外监管营房前被几个堡兵持枪围压的林秀。

    马全执鞭发问:“那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