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九章北追

    此言把林秀激的心乱不已,可是娘亲说的对,那余氏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一切就如她那般所说,这仕途自己怎么就入不了?

    张氏缓了一息,继续怒言沉声:“林秀,你听娘的,那余氏就是个落魄贱妇,是陈府妾,而你是林家的椽子,早晚都要站的堂堂正正,用你的努力向那贱妇证明,你…不是贱儿,你…能娶了灵儿,你…早晚都能那个混账贱妇踩在脚下,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你我们,才对得起你自己……”

    日子在慢慢的过去,临水这苍薄的地面上,平日空寂的就似狗子抛地,除了腥涩的狗骚味就是摸不着实际的尘土,但凡有点飘乡入户的琐事,都会被那些乡民当作牛蹄膀筋一样翻来覆去的咀嚼着。

    “你听说没,林家那才子出事了,当街拦县令夫人车架,闹出老大的难堪事…”

    “才不是,是那林家娃子去红楼吃腥,被余氏撞见了…”

    “听说陈大县令已经取消了与林家的姻亲约定,这下那林懋就蹦达不起来了…”

    “想不到当初的县考大才子出去学几年,竟然变得这么不堪…”

    对于这些风言,林家息声了,好似这些事与他们家毫无关系,直到临水林氏同族的贡生执笔胥吏林中涣来到林懋家打探情况,说是打探,实则训斥林懋一家放荡的行径,给林氏族人蒙羞。

    对此,林懋陪笑赔酒,好话说了一箩筐,才算堵住兄长的嘴。

    酒足饭饱,那一点虚荣心在林懋跟前讨足了以后,林中涣才冲一旁吱语不出的林秀道:“仲毅啊,二伯就这回事说你一句,凡事要长远看,别那么冲动,不然就像现在一样给林氏抹黑……”

    林秀低头,盯着面前的酒盏发呆,这让林中涣甚是不悦,但林懋笑呵呵的插言,算是把这茬挡过去,最后,林中涣拿了一坛子老酒,三张貂皮离去。

    入夜,林秀早早回屋歇息,张氏知道儿子依旧沉在余氏的糟践话里转不出身,可这个心结她这个娘亲根本无能无力,只能让林秀自己去过。

    堂屋内,林懋映着烛火,那灰黄如蜡般的老脸深深陷入褶皱的忧思,林秀的事让他懊悔,若他不是贱商,余氏如何能这般嘲弄自家,思绪中,张氏来至身前:“老头子,夜深了,早些休息吧…”

    林懋喘了一气,道:“他娘,我不在家的日子里,你好好看着秀儿,别再生什么事了!”

    “他爹,你这话什么意思?”

    “别怨我现在才说,我和鲁震明个出商跑塞外,估计来看,快则两三个月,慢则至半年!”

    张氏呆愣,旋即激动起来:“他爹,你别乱来,你不曾听说今年以来北面不安生,那些蛮子都打死人了…”

    “富贵险中求,没有横来的富贵,也没有安稳的营生,秀儿明年进考,我得做好准备,他娘,你应该理解我的…”

    林懋抬头看着张氏,那浑浊的牟子让张氏心痛之余却又无可奈何,她虽为妇道人家,可她也知道,带贝字的才总比不带贝的才好上太多,而自家的秀儿就是那不带贝的才,且还挂着个商字……

    清晨,寒息微凉,蒙着雾霭的暖阳将一缕缕的柔光洒在了大地之上。

    林家院门前,一阵敲门响起,随即门口话响。

    “婶子,我秀哥怎么样了?没事就好,那帮混帐老杂毛懂什么,我秀哥不是那样的人,婶子,这肉是给秀哥炖汤的,让他补补,回头我再来!”这是李虎的声音。

    又过了些许时候,又一个声音在门前响起。

    “婶子,阿秀怎么样了?我寻思喊他一起去打猎散散心…他累了,那回头我再来!婶子,如果家里有重活给侄子说一声,侄子粗活拿手,还有就是阿秀绝对不会像那些闲人说的不堪!”这是赵源的憨厚声。

    张氏接连送走林秀的两位好友,才来到林秀屋前,林秀正靠在床头发呆,张氏靠前慰言:“秀儿,饿了吧,想吃什么,告诉娘!”

    林秀双目有些茫然,他喉结上下滚动,才沙哑的出声:“娘,我不饿,刚才,是李虎和赵源来了,对么?”

    张氏点点头,末了她似有愤恨压在心底,可恨的是老天如此不公,自己却又无能为力,只能暗自怅惘,张氏缓了缓心绪:“秀儿,咱想开点,别这样,不然你让我和你爹怎么办?你爹这么拼命去跑商又为了谁?”

    此言一出,林秀猛然一愣,呆若如石的眉眼微微抖动,散出一丝狐疑的光:“娘,你说什么?”

    张氏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话,当即转音,可林秀已经思虑起来,他直起身子,沙哑的嗓音看似微弱,可蕴含的质疑早已显露:“娘,爹他该不会又去跑商了?”

    “没有…你爹他去旁村听戏了…秀儿,时辰不早了,你想吃什么,娘给你做去。”

    只是林秀已经起身,他直奔堂屋,角桌处林懋的绑身行头没了,马厩里,自家的青尾驹也没了,此时林秀慌了,他不曾想到爹爹会在当下这个时候北上跑商,纵然近来皮子价格飙升,可这都是草原祸起的结果,听闻蛮子混乱生战,商途不稳,十趟走商有近半的商队无法完整回来,那些饿极了的蛮子不会讲任何道理,他们只会用钢刀羽箭来抢夺可以看到一切。

    “娘……爹爹他…是不是北上走商了……”

    林秀此刻心慌好似江海翻滚,他转身注视张氏,那颤音宛如重锤砸在张氏心头,一边是自家男人,一边是自己的亲儿,她那一头都舍不得,可哪一头都无可奈何。

    “为什么?娘,为什么会这样……”林秀嘶声质问,张氏无法再稳住心绪,她身躯颤抖,神思涌动,她能回答什么?又如何来回答?她……只是一个女人。

    望着娘亲的沧桑,恍惚中,林秀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眼眸逐渐红润起来,随着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林秀彻底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