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八章情裂

    陈府书房,往日的静谧被沉重所取代,陈玉此时面色阴冷的如寒冬腊月门前结了冰的石狮一样,伏案前,陈庭壁束手而立,以比蚊子哼唧大不了几分的声音将余氏所为原原本本述说出来。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陈庭壁一颤,抬眼看去,陈玉将一巴掌将伏案打出裂痕,可想陈玉有多愤怒。

    书房隔壁,福伯心疼的给林秀上药,此时林秀赤膊上身,已经显现出肌肉轮廓的体躯上,零零星星的有不少红点,若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可福伯知道,这定是襄城那些黑心官吏用的孬刑,至于为何用刑,就要问余氏了。

    “福伯…我没事…”林秀沙哑的嗓音缓缓吐出,就像尖刀扎在福伯身上。

    “夫人她怎么能这么做?怎么能这么做?她……”

    “福伯,我想见陈叔父……”

    林秀缓缓起身,结果那些刚刚上了药的红星点处又渗出屡屡猩红,显得那么刺眼。只是林秀还未出门,她便听到余氏那撕破喉咙的叫喊,让林秀方才积蓄的底气再度消散干净。

    “陈公辅,你到底是姓陈还是姓林,那林家破落成那般模样,你为什么非要姝灵下嫁于他,你扪心自问我来陈府这么多年到底问你要过什么?我这么做又是为了谁?你说?”

    “混账,你给我闭嘴!”这是陈玉的声音,跟着就是杯盏的碎裂声,只是更剧烈的破碎声混杂着委屈怒骂压了上来。

    “不错,陈姝灵不是我生的,我是想用她为陈家铺路,可我都是为谁铺的路?为你的儿子,为你这个只知临水不知家府的县令大人……!”

    余氏声泪俱下,啜泣连连:“那林家要财无财,要名无名,那林秀小儿进了书院又如何?他一定就能入仕?别痴心妄想了,想想你当年如何入的仕,他根本就毫无希望……你敢说你不知道这些?你难道没考虑过这些?甚至于你为壁儿想过么?我的县令大人……”

    听着这些,陈玉大口喘息,压抑至极,那张老脸由白变红,进而由红变黑,让他哑语瞬息。

    这时,书房房门被人推开,神色彷徨的林秀缓步进来,余氏见了当即挺躯执手,狠声怒骂:“林家的贱儿,给我滚出去,我陈府没你的位置……”

    余氏这恨到心底的怒吼,仿若把几十年来对林家的压忍全部释放出来,看着林秀呆愣默然不语的模样,余氏气的竟然冷笑起来,在她眼中,林秀不过是完全卑贱中的一个,她不想这个贱儿能有多大的成就,故而她泣声止住,戏虐横出:“贱儿,你不是想娶姝灵?我实实在在告诉你,那不是没可能,当然,如果你能达到我的要求,我兴许会网开一面!”

    余氏喘了一息,继续道:“你不是黎城学府的高门子弟们,且明年结业进考,我也不逼你,只要你在结考后三年内入仕,在官途中谋个九品虚职,我就同意你迎娶姝灵,否则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染指陈姝灵一丝一毫,我陈氏就这么看重地位阶势,如何?你说如何?没话说?贱儿,真以为进了什么学府都能入仕?你简直痴心妄想,现在,你给我滚……”

    一席话落,林秀胸压浊气,血气冲头,猛地一股腹气顶入天灵盖,险些害得他头重脚轻,重重栽倒,可他到底撑着北地男儿最后一丝刚毅,他伸手扶住门槛,硬立住身形,随后才平缓呼吸,冲陈玉道:“多谢陈叔父近年照料,晚辈告辞!”

    “仲毅…你…”

    面对余氏行径,在听着林秀这话,陈玉浑然间陷入两难,他顾及林懋当年的恩情,却又不得不考虑余氏,毕竟余氏所说皆为当世官途的境况,他无理反驳。

    在这般压抑交杂之下,陈玉目视林秀言消语落后,任由他离去,以至于陈玉在愤怒愧疚中似乎听到了陈姝灵被锁在闺房内的哭泣声…并且虽然林秀并未多言,但陈玉知道,他与林家往日的恩情随着方才那一语告辞彻底断裂了。

    陈府距离临水村不过十几里,可林秀的双腿就像灌满了铅铜,重的无法抬起,即便他两肩空无一物,却似有泰山压下一般,险些让他瘫软在地。

    世风,阶级,地位,权势,这些无所云云全在一瞬间冲来,将他砸的身心剧痛,也让他在这一刻明白了,现实与梦境,阻难与希望,原来相差的这么远,原以为步入学府已经位于梦想门橼跟前,谁曾想一伸手探去,那门橼之后竟然是望不到尽头的高山峻岭……

    “秀儿……回家吧……”

    沉沦的苦楚,满腔的愤恨缓缓侵蚀着林秀的意志,当林秀驻足于迢迢无尽蜿蜒流淌的临水河前时,曾经一直被他引以为傲奋搏前行的至亲话语从背后飘来,涌入他空洞凉薄的心。

    林懋汗渍满面,气喘吁吁,干黄的老脸由于气耗生出乌紫的红意,知晓林秀的事后,林懋跑到县府,看着紧闭的府门和那些急着嘲弄林家笑话的痞子闲人,林懋在那些燥人的注目下跑向后门,花了十个铜子从府衙差役口中寻得自家可怜儿的去处,也亏得他腿脚麻利,不然刚才就只能看到临河沉人之后升起的漩涡涟漪……

    夜,静谧的可怕,林家,同样静谧的可怕,往日的温馨被冷迫人心的威压所取代,张氏泪眼朦胧,可是心疼之下还有那么一丝憎恨,恨陈玉这个不念旧恩的混账县令,恨余氏的世风俗念,更恨林秀的莽撞无知,可是看着林秀布满红星点的腰背,这所有的恨都被心痛所取代。

    “娘…别难受了…其实想想,余氏说的对…至于灵儿…就期盼着她能嫁一个好人家吧……”

    “啪”的一声,林秀脸颊一红,随即显出一片殷红,张氏目视冲涌,呼吸急促,方才扬起的手掌此时泛出微微红晕。

    只见张氏气冲胸腹,以恨铁不成钢的怒怜之声冲林秀低吼:“秀儿,如此阻拦就把你折磨成这样,你对的起娘么?对得起你爹么?对得起苦苦等你到现在的灵儿么?对得起你自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