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章官家8

    此一言让林秀怒目相视,他奋力梗着脖子,使得脖颈血脉青筋突兀几欲崩裂,只是在府丞戒律司那一碗辣椒水下腹,他的喉咙早已说不出话,即便鼓足气力,那般沙哑也让人无心听耳。

    凌天方才被何季言语警示,心知要想入娶何晴,就要堂堂正正行事,故而他将林秀先前书写的事由纸卷拿与众人看。结果许秋然,乔崇鹤当即变了脸色。

    “诸位,许某忽然记起有些公文还未整理,就先行告退!”许秋然明白事由之后,在看着眼下情况,那何季与凌天这两大襄城军系将领都似似乎乎为林秀说话,他可不会为了乔崇鹤的贺礼得罪二人,当即告声离开。

    而乔崇鹤也从凌天拿出的事由纸卷和他二人行径猜出,若是在刻意刁难林秀,对他也没什么好处,即便业儿对那余氏女儿有意,可天下良人女子多的是,没必要此番与何季和凌天闹得太僵,故而他抱拳一礼,随意搪塞一句,便离开了!

    眼看这些人一走,余氏慌了,不过天不坠她余氏命薄,乔氏等人前脚走,凌天还未示意司吏使继续理审,陈玉一身尘迹进来。

    那日他从县府回来,从小月儿口中闻之余氏作为,当即大怒,对于林秀,他一直将其当作未来女婿指引,毕竟林懋当年对他有大恩大德,即便日后要断了两家姻亲,也不是余氏这般胡来,否则传出去,陈玉这脸就要丢尽了。

    但是陈玉到底为官多年,心知里面的水况,且襄城传闻一个商贾浪荡学子当街纠缠官家千金,着实卑贱,这让陈玉不悦,他稍一思索便知那是林秀,这事不管真假,都有损名声,使得林秀在他心底的印象矮了一大截,但林秀毕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所以为了能把事况解决的圆满,陈玉转道临城,寻到曾经的官途前辈,让他与己一起前往襄城,如此更好行事。

    眼下瞧见林秀那般模样,陈玉心中虽有愧疚,可余氏毕竟是他妻,陈庭壁是他儿,故而他禀声道:“诸位将军大人,在下临水县令陈玉陈公辅,那国子学士是在下子侄林秀林仲毅,那贱妇乃在下内人,此番罪过皆因在下疏忽内府管教,才发生这事,请各位将军大人看在在下勤勉亲为的份上,让在下将贱妇与子侄带回去处置,恳请诸位大人开恩!”

    陈玉话落,在他背后走出一五旬左右头发花白的锦服老者。老者拱手:“老夫临城郡守大人下辖府丞,眼下佛缘祭祀大会刚结束,襄城青稞税制正待进行,诸位公务繁忙,些许杂事,就由我们来料理吧!”

    闻此,凌天看向何季,何季稍加思索,既然临城郡守都点头出面,且这是人家家事,他们只能点头应允。

    得到这个结果,陈玉当即躬拜告谢,凌天挥手示意司吏使和差役们让开,几个临水县府的捕快差役进来,将余氏与林秀带走,不过眨眼功夫,陈玉这些人走的干干净净。

    看到这,何瞳急急从后面跑出来,对于这个结果,她显然不理解,可是何晴凌天等人皆以明白,乃至自己爹爹都没说什么,也只有她这个心大纯良的女孩还蒙在意气之下。

    试想,一个县令到此要人,位置兴许不够,可加上那个府丞,就等同临城插手了,此番那陈玉一言道明此乃家事,他们襄城不管先前作何打算,在官途之内,在地域之下,断然是没理由再管了。

    至此,怒气满满,思绪浑杂的何瞳来至司吏府外,望着哪些人消失的方向愤然不止,看着女儿的境况模样,何季心中却生出一丝忧虑

    林懋把商队和随行刀客的事办完,就赶回临水,这几日来,林懋为了那笔天降富贵几乎跑断腿,甚至于那笔富贵能不能赚回来他都不得而知,只有鲁震那句话像根鱼刺一样牢牢卡在他的喉咙里,让他上吐不出来,下咽不进去。

    “林老哥,你想什么事呢,这都到家了也不出音,咱还以为您老睡过去了!”

    车夫老四儿咧着满嘴黄牙胡乱说着,林懋回过神,打了个哈欠,让后掏出两个铜子扔给车夫老四儿,末了嘴里还了老四儿一句:“你个老不正经,胡说什么,小老儿有那么一个好儿子,怎么也比你这个光棍汉子强,你死小老儿都不会死,小老儿还要在家享清福呢。”

    虽然被人糟践如此,老四儿也不生气,笑脸捡起铜子揣入腰包,驾着骡车离开,林懋则背绑着手手向家走去,他眯着眼,心下不由的琢磨此次商行,虽然这富贵得着凶险,可是只要秀儿在进考中再博个好名头,自己暗中铺路使些银钱,那秀儿的仕途如何不光明一片?那时,就林老二那个狗眼看人低的孬货保不齐得上杆子的巴结自己。

    越想越解气,越想心底越舒坦,林懋不由得加快脚步,只是路过街头时,往日那些街坊邻里看到他竟然笑得有些刚才,这让林懋有些狐疑,结果路过李胜的肉铺时,李胜这浑人晃着一身油腻跑来,把林懋拉进他那推满猪肉的铺子里,末了还跟做贼似的压下嗓音:“我的林老哥啊,你可回来了,知道你家出啥事不?”

    林懋锁着眉头,粗声应语:“我家?我家能有啥事?”

    “老天爷啊,你还不知道?你可真心大,你那当年的好兄弟陈玉”

    待李胜罗哩罗嗦的吐完吐沫星子后,林懋刚刚那场美梦就像被人捅进来一根烧火棍搅拌一般烂的细碎,甚至于到李胜瞪着眼等回话时,他还不沉浸在无法没身的怀疑中他不相信自家的林秀竟然被陈玉抓了!

    县府府衙,往日大开的门庭今日闭的十分紧凑,连个苍蝇都没法飞进去,但是那些闲杂的泼皮闲人就像牛蝇舔粪一般围在县府门前转悠,这些家伙们都想知道临水大才子林家小儿会是个什么落魄样,殊不知林秀早就被陈玉带离府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