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四章官家5

    在何瞳的百般劝慰下,何晴到底心软了,只是何晴心中的苦楚又该向谁倾诉?对凌天?她真的爱他?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因为何瞳的事,她已经无形中欠下凌天好多了。

    校治营中营大帐,凌天来回踱步,每隔半刻他都会问身旁的亲兵,那个蜡丸送到没?亲兵便头如捣蒜,使劲点头,如此何晴姐妹还没来,那可就不正常了,难道爹爹的猜测错了?何瞳与那学子真的是一般关系?

    这时一门哨进来,抱拳禀告:“将军,有人求见,是两个女的”

    闻言凌天大喜,不过他很快按奈住心底的兴奋,当下凌天快步出营,看到何晴何瞳二人,他当先进开口;“晴儿,你怎么来了?”

    何晴迟疑片刻,道“前两日你从司吏府带出的人,到底因何事又被抓了?”

    “唉此事难说啊!”

    凌天故作深沉,可是何晴就那么静静盯着他,直把凌天看得浑身不自在,如此一来,凌仝交代的话就被凌天抛到脑后,凌天注视着何晴那双妙美乌黑宛若清泉的牟子,只觉得心海翻滚,波涛汹涌,不过二息,他便低头了。

    “晴儿,那小子着实是个不长眼的贱儿,出身商贾,使钱买了个书院学子名分,以此搅扰官家千金,当街拦车,辱人名声,恐怕现在这小子已经在府丞戒律司里吃了数通水火棍了。”

    “你可记得数月前,我怒气之下离家出走,与瞳儿险些被贼人欺侮的事?”

    凌天不明此话何意,点点头:“我当然记得,那事因我而起,我不该那般”

    何晴抬手止住凌天:“你无需说那些,我只想告诉你,那日将我与瞳儿救出贼人之手的正是你口中的商贾贱儿,虚假学士!”

    “啊”

    凌天略有不信,满脸都是惊讶,不过他再度细想,当日那学子大致面貌与这林秀着实很像,只是自己未加注意罢了。

    且一直未开口的何瞳也质声问出:“你口口生生说他如何卑贱低劣,这些可都是你自己查出来了的?”

    “二小姐勿怒,这些是我听来的!”话到这里,凌天已经隐约猜测,何林秀这样一个学士去拦那位夫人的车架,定然有缘故,由此联系,怕是前些日子后元街的事,也是因这缘故。

    “晴儿,我明白了。”短暂之后,凌天面色一沉,且他已经将凌仝的交代全都挥之脑后:“我会妥善处置此事,现在,我立刻派人去司吏府,让他们前往府丞,协同戒律司查清状况,尽可能保全他!”

    府丞戒律司的监牢内,林秀被绑在刑架上,浸没膝盖的冷水冻得他两腿发麻,刑架前的高台上,两名戒律司司吏静静地盯着林秀,此番他们得到府丞大人的指令,在不动刑的情况下,逼迫林秀认罪,潜在之下,他们计划以林秀当街冲撞官家、辱人名声的罪名,来剥了他的学子之名,让后再进一步以刁民位置治罪,介时会把他关多久,就得看上头的意思了。

    眼下,这两个人畜无害的司吏已经以灌辣椒水,钉刺皮肉等看不到伤痕的招好好招待了林秀一般,可林秀却不招,这让司吏头大,看着林秀苍白汉蒙疲倦的模样,年少的司吏小声道:“不如咱们造一份罪历,让后强行让他按印画押”

    “不可!”年长司吏皱眉道:“这小子我查了,黎城书院弟子,虽然那些小民不懂乱说,咱们可得小心点,万一过火了,让黎城学府的人知道他的弟子遭受如此行径,府丞大人哈哈一过,咱们可就得当替罪羊。”

    年长司吏话落,监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他当即起身道:“瞧瞧去,看是谁来了!”

    监门外,两名司吏府的司吏带着几个差人正立于门外。为首的八字胡道:“奉司吏府携校治营令,林秀当街冲撞行夷官邸车架,又以下犯上,污蔑官家夫人,为肃清城法纪,此人需由我等联同戒律司细查严惩!”

    年长司吏随即暗思起来,这林秀明明是从校治营带回来,怎么现在又要协同,难道是哪位将军的人?

    “怎么?戒律司不愿?”八字胡皱了皱眉。

    年长司吏当即笑言:“绝无此事,同僚稍等!”话落,年长司吏赶紧跑回监门内的审讯台前,将先前坐下的案宗稍加整理,让他重新来到八字胡身前:“同僚,其实此人你们大可带回去审,我们戒律司已经完事,等你们审完,我们将案宗对照即刻!”

    八字胡眉目动了动,思虑片刻,心中暗叫好,毕竟凌天的意思要照看着这些小子,眼下戒律司的人竟然愿意主动交人,那可比协同掣肘好多了,当下他抱拳道一声:“如此多谢了!”年长司吏笑笑,开门卸锁,将人交给八字胡带走!

    年少司吏不明,问:“你为何这么做?”

    年长司吏摇摇头:“这事估计是有人使坏,人是校治营抓的,戒律司,带走,让后校治营通过司吏府再来要人,真是繁杂,我们还是不要管,反正案宗已有,其它的事,我们这些下人就别掺和了!”

    乔府没,蔡夫人与襄城主薄乔崇鹤正在饮茶低谈,蔡夫人道:“老爷,那林秀一个贱儿,定要狠狠的治罪,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夫人啊,你也太宠爱业儿了”

    “我是他娘亲,宠他怎么了?”

    “昨日,有人向我说了一些那临水陈家的事,陈县令与那学子家本就结有姻亲,是那余氏伤风败俗,不守规矩,想将女儿嫁入我乔氏,这人心机不良啊!”乔崇鹤这话很中底,但是蔡夫人却不这么认为。

    “不管你怎么说,这个贱儿你得给我收拾掉,业儿往日天天去哪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烟尘女子个个败坏,现在业儿对那余氏之女上心,起码比招惹烟尘女子好,因此我定要使力,不然,我跟你没完,再说,咱们乔家娶的是那良人女儿,又不是她余氏,她再怎么心机又能如何?且我见过那姝灵,大方秀气,比起业儿招惹的烟尘女子好上太多了,所以,为了咱业儿,老爷你必须得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