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三章官家4

    推门进去,屋子里一片狼藉,何瞳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胡乱翻腾,嘴里还不住的叫骂“出去,都出去,都是混账,我不想看见你们。”

    何氏怒怜交加,往日从未发火的她此时也重喝一声:“瞳儿,你再这般取闹,我就把你送到你爹的军营,让军规管你!”

    听到此声,何瞳一骨碌从床上起来,奔到何氏身前,一脸可怜的哀求:“娘,让我出去吧,我已经知道错了,在这么下去,我要憋疯了!”

    “早知如此,为何还惹你父生气,甚至不顾后果在后元街前发生那种事?你知不知道那些名望官吏会如何看待你爹,那个凌将军又会如何寻你爹的疏漏!”

    说到这,何氏想起那刁民之人,她伸手示意侍女出门,拉过何瞳坐下,亲声低问:“瞳儿,你告诉娘亲,那刁民到底是谁?你与他是何关系?”

    “娘,我和他没关系!”

    “胡说,没关系你会命令元成那些亲兵与巡防卫冲突?你真当娘亲傻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我们何氏带来什么影响?将军之女放荡蛮横,视法度于无物,一旦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此做文章,保不齐你爹就受到什么抵触黑手。”

    何氏这番话着实吓住了何瞳,她行事从未考虑什么后果,总以为有爹在,有大伯在,一切无忧。

    何瞳诺诺低沉,半晌才道:“那还不是有大伯在,他是襄城郡守,应该不会……”

    “别提你大伯!”何氏怒言止住何瞳,再次问道:“说,那人和你到底什么关系?不然等你爹查清,以你爹的脾气,我可护不了你……”

    “娘,别,我说…”

    何瞳泪眼朦胧,说真的,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为那个只见过一面的穷酸秀上心!

    在这种心思下,何瞳好半天才低声言语,将数月前去何晴私自外出莽撞的抗婚行径以及后来遇到歹人,林秀路过出手相助的事一一说出来。

    “娘,他救了我和晴姐,现在他不知因何事被那些兵混欺负,我如何不管?”

    何氏皱眉沉思,随后起身离开,何瞳见状想要跟出,却再次被元成等亲卫拦下。

    一刻之后,何府下人来到城外行军都营告知何季府中有事,何季当即交代安置好军务,便回城入府。

    何府何季书房内,何氏将担忧仔细诉说,何季看着手中亲兵们查到的关于林秀的消息,心中着实像吃了一只苍蝇让人恶心。

    “如此混账害得瞳儿险些犯下大错!”

    “老爷,话不能这么说,那林秀也算有恩与我们女儿,无非就是出身贱了些,以瞳儿的执拗性子,当然是有恩必报!”说到这,余氏面容略有担忧:“老爷,我是怕瞳儿与那学子有什么心思,若是这样,对我们可大大不利,毕竟瞳儿已经年近出阁,我们要留心啊!”

    “若那贱儿不知深浅,搅扰我儿,我定派人把他捏碎扔进辽河!”

    何季怒声,余氏当即拦下:“不可,若真这么做,你与恶匪还有什么区别,更何况你还是咱们襄城大将军,可不能以权压理,照我说,咱不妨顺着瞳儿还恩的路子,细查这林秀到底为何事那样做,老爷随意一句话帮他解决,既还了咱们瞳儿欠的情分,也让瞳儿从心底感激你这个老子,不要总用粗暴的方法宠瞳儿,她不似其它娴熟乖巧的女儿家,心思野,感受不到!”

    “夫人说的是,是我操劳军务,忽略咱们女儿了,既然这样,我这就让元成他们放瞳儿出来。”

    来到何瞳的院落,元成等十余名亲卫当即恭敬:“将军。”

    “怎么这么安静?瞳儿她没有闹么?”

    “回将军的话,不久前小姐婢女送来一些安魂汤,小姐喝了就睡下了,因此不曾耍闹!”

    “如此甚好!”何季止住脚步对何氏道:“那我们稍候再来,也让瞳儿好好休息一番”

    直至夕阳落山,晚饭前夕,何季差元成去叫小姐,结果何瞳没出来,那个给她送安魂汤的婢女却穿着何瞳的服饰一脸害怕的出来了,见此元成只感觉头大,回禀何季,何季骤然像头狮子咆哮起来。

    原来不久前,瞳儿婢女从外回来,在后府门前碰到一人,那人将一蜡丸递与婢女,嘱咐婢女一定要交给何瞳,婢女当即借着给何瞳送安魂汤的机会将蜡丸交给何瞳后,何瞳看了一眼就急了,随即与婢女互换衣服,逃出门去。

    郡守府后府清心院里,何瞳急的像一只猴子来回走动,面前何晴皱眉沉思,她在考虑到底是何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何瞳,蜡丸上说,林秀那穷酸秀又被抓了,现在已经关进郡守府丞戒律司的监牢,就这一点,何晴感觉有人刻意把何瞳卷进来,但原因何在,她一个女流却猜不出。

    只是何瞳心急,她可不如何晴坐的住。

    “姐,怎么办,那穷酸秀怎么这么不长眼啊,前面把他捞出来,这一眨眼功夫就又被抓了,气死我了!”

    何晴皱了皱眉,道:“妹妹,你给姐姐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偷跑出来的?你为什么这般焦急?你是不是对那人有什么想法?”

    何瞳一愣,当即都否认,可她燥乱微红的脸鬓已经出卖了自己的内心。

    “妹妹,不知你听说没,那林秀出身商贾,现在想来,他说自己是国子学士,真不知道有几分真点,且昨日府中仆人说,那林秀当街纠缠一官家夫人,似人搅扰人家女儿,如此浪荡之行,绝非学士之为啊!”

    对于这些消息,何瞳沉默半晌,方才回声:“我不信,若他是这样的人,你赌气抗婚那次我们所生的遭遇他就不会出手帮忙了!”

    何瞳来到何晴身旁,拽着她的手臂哀求:“姐,你帮帮我吧,咱们去找凌天,他最听你的话,你让他干嘛他就干嘛,把这个穷酸秀救出来后,我一定狠狠教训他一顿,让后把他赶出襄城,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