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二章官家3

    听到这里,陈庭壁心下一惊,乔丰业这般行事是想作何?只是乔丰业已然酒力上头,看似像酒后吹牛,且他没有问起姝灵,这让陈庭壁心下安稳不少,至少自己不用费口舌来圆话了。

    校治营监房中,林秀神情憔悴的靠在门柱上,此时的他心浑如墨,经历此事,他已经对余氏彻底憎恨,除此之外,他也恼怒自己,为何这般不争气。

    忽然,他的脑海里想起了黎城书院好友,张祁,那时他说过,自己可以去黎城行军都营投奔他,但是一转念林秀便把这个想法从脑海里抹去,余氏让人憎恨不错,可她有句话也说的很对,自己就是一个商贾贱儿,什么四城二十八县县考状元,甚至于黎城学府的国子学士,这不过是虚名而已,在那些官家眼里,它没有丝毫的用处,若是以这种卑微的身份去张祁府中,介时不过是他的一个下人,那…不是他想要的。

    “喂,小子,将军给你的!真不知你小子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让我家将军这么替你考虑!”

    听闻这话,林秀茫然不知,监门外,亲兵也不再多言,将食盒放下,林秀打开,里面是一些酒菜,林秀缓了缓躁乱的心绪,问道:“不知你家将军是何人?”

    “小子,你最好快点吃,我怕一会儿你没机会吃了!”

    话落,凌天进来,亲兵很识趣的离开,顺带把门关上。

    “你应该叫林秀是吧,家住临城临水县,两年前参加北地四城二十八县状元,进入黎城圣德书院,也算是文采卓越的才子学士!”

    凌天这话直接把林秀的老底翻出来,林秀满目阴云,心中忐忑不安,这才多久,这些官家人就把自己的查的如此清了,由此林秀似乎明白余氏为何非将陈姝灵嫁入官家。

    见林秀神色由惊愕转为淡然直至平静,凌天有些诧异,这与他的想象有些差别,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凌天拿出酒壶为林秀倒了一杯,低声道:“昨夜就是我把你从司吏府带出来,放你离开,你为何又回来?”

    听着这些,林秀仍旧未言,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凌天还有话说,那才是他送酒菜的根本。

    果然,一息之后,凌天果然开口:“林秀,你一个出身商贾的学子,怎么会与何府二千金有关系?”

    “原来是那个小姐!”林秀脑海里浮现出何瞳霸道纯净却又带着一丝古灵精怪的模样。

    “我与那千金并无关系!”

    “没有?”凌天似有不信,一个千金小姐不惜为他与巡防卫冲突,这还叫没有关系?

    只是凌天已经没时间问下去了,门外一阵骚乱传来,让凌天沉眉自语:“爹爹猜的果然不错,那官家夫人果然动手了,现在我就等何晴再度上门来,如此……”

    “奉府丞大人令,前来提押乱民林秀!”

    “手令何在?”

    “将军过目。”

    来者将一示令递与凌天,凌天大眼一扫,确实出自府丞麾下的戒律司,当下凌天抱拳作请,来者与数名府丞官差便动手将林秀带走,自始至终林秀都没有任何反应,似乎对可能发生的事早有预料,殊不知,这般不明的境况在司吏府内监里,那乞丐模样的神秘老头已经为他指点一二,即便林秀躁怒时像头疯狼,可他冷静下来后,思虑就像江海河川,早已猜到这些不明境况的根由。

    襄城商行市面东北角,数家刀客馆接连临立,其中一家灰木门漆装饰的简陋刀客门前,三两个大汉胡乱扯着闲话,在他们脚边,明晃晃的腰刀就那么摆着,凄冷的寒光让人瞩目远离。

    馆内,林懋正与一牛目环须大汉交谈,这大汉正是本馆馆主,林懋多年搭档何鬼刀何老九。

    只见何老九端起酒碗牛饮一气,抹了一把沾满酒渍的下巴,道:“林老哥,小老弟要没猜错,你可五旬靠上,眼瞅着要奔花甲之年,你那把老骨头还能蹦跶几年?这几年你都没有北上贩货,怎么今年想起去哪鬼地方?”

    “何老弟,帮帮忙,老哥我这要是在不动弹动弹,怕是再没机会了,这次我找了个好货源,不光贩皮子,还有马,那利润可是大的很!”

    “林老哥,别的不说,这去年草原寒流格外严重,现在那些蛮子们可正在为活命相争,你这时候去,危险可不小!”

    “所以才来找老弟你,整个北地,有谁不知道刀客何鬼刀的名声,再有就是这次生意,我给老弟你这个抽成!绝对亏待不了你和你手下的弟兄!”

    何老九看到林懋伸出三根指头,着实心动,何老九手指搭在桌子上不住的敲打,林懋也不吱声,大约半刻功夫,何老九一咬牙,道!“老哥,这生意,我接了,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老弟但说无妨!”

    “除了抽成之外,你还得给我这些弟兄独自一成抽头,今时不比往日,北面,乱的很,鬼知道这次去了以后能回来几个!”

    “成交!”林懋当即拍板,让后他道:“三天后,你带人前往临城北镇堡,我们在那出发!”

    林秀被人押解出校治营后直接被带到襄城府丞监下的戒律司,虽然换了地方,可是监牢内的阴冷腐臭味道却是一样的。

    林秀躺在冰冷的石板床上,看着墙角的蛛网思绪万千,经过辰时主云道的事,余氏定然怀恨在心,这次怕是她暗中使坏了,随着思绪变幻,姝灵那泪痕斑斑的模样出现在眼前,让他心如刀绞。

    “灵儿,原来我是那么的不堪,那么的卑微,你还能与我厮守么?……”

    何季府中,何氏看着面前的丫鬟,深深叹了一息,自何季怒火那刻起,何瞳到现在滴水不进,任何给她送饭的丫鬟无一例外被打出来,这般情况把她刁蛮无礼的性格给发挥到极致,当然这也有何季曾经过度宠爱何瞳的因由。

    “夫人,奴婢不敢去了,小姐现在见人打人,见物摔物……”

    “唉……”何氏叹了一息:“你去吧。”

    让后何氏让贴身侍女从膳房重新做了饭食,自己与何瞳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