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一章官家2

    凌天说到此处,又显得有些犹豫:“爹,昨夜子时,何晴何瞳姐妹私自出府前往校治营找我,让我放人,试想那何晴性子高傲,以往从未正眼看我,此番竟然来求,定然是何瞳百般求她,但为何这蛮横千金为何因这么一个刁民而不惜触怒何季也要出手救人,儿真的不得而知!”

    凌仝闻此来回踱步,大约一息功夫,他才转身冲凌天沉声:“天儿,为父问你一句,你认为何瞳与那刁民是何关系?”

    “额”凌天一愣:“爹,孩儿不知!”

    “若是真如你那么说,这刁民其中必定有隐情,只是他身份低微,通俗的讲,律法与地位对弱者没有同情,他定然会再次入狱!”

    “啊这这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是我把他抓紧校治营,这要是让何晴何瞳知道,一旦何瞳再度求诉何晴,那她对我岂不是”

    “我儿,你怎么如此急躁!”凌仝低声呵斥一句:“你这么做其实正是向何晴献好的时机,若是被那帮差役抓了,至少先是一顿水火棍伺候,但你抓了他,就先把他关着,若我猜到不错,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要人,只不过这定然是想收拾那小子的人,那时你就把人给他们,任由他们处置,再往后,你就老老实实等何瞳何晴姐妹再来找你,那时你就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博得何晴的好感,若是不出差错,数月内我便可为你举办姻亲事宜,一年内便可成婚!”

    “爹,这么做会不会不地道”

    “住嘴,你个蠢货,为父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我在刀尖上滚打一辈子却只捞到这么个总指挥使的位置,你还年轻,若是上了何家这艘大船,日后做一封疆大吏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你只要按为父说的去做就没错!”

    “可是”凌天还想说什么,却被凌仝一双虎目震住,短暂之后,凌天道一句告退,便看守林秀去了。

    郡守府,郡守何度很快就结束晨唔,那些参加佛缘祭祀大会的名望官家也都陆陆续续离开,只是在郡守府旁的马厩前,那辆朱红漆木的单辕马车还在等待着。

    郡守府的后府花园内,蔡夫人被余氏哄得笑颜不断,余氏示意身旁的丫鬟,丫鬟上前递过一个锦盒,蔡夫人生在官家,当然知道这是何意,不待余氏开口,她便出声:“妹妹,你我若是结为亲家,些许小事,托下人言语一声即刻,还用的着这般?”

    “姐姐切勿推脱!”余氏笑吟吟的打开锦盒,从中取出一只玉镯,但瞧这玉镯翠竹法身碧波潭,滴露玲珑透彩光,那柔和滑嫩的晶莹堪比之月余的婴儿藕肢,让人心魂怅惘,爱恋不止,以蔡夫人的身位定然可以猜出这玉镯子的价值,且玉赋以华贵,如此精良美物,她如何不欢喜,只是余氏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欣喜。

    只见余氏小心翼翼的将玉镯带于蔡夫人的手腕,道:“姐姐,此物加之于您,不知是不是妹妹眼花老朽,怎么看的姐姐这是,一池清水绕腕间,柔美娇和胜似仙啊!”

    “妹妹言重了,实在言重了!”

    蔡夫人乐得合不拢嘴,余氏顺息继续:“我听人说,玉聚息聚魂,养以月华之音,这月华之音自然就是月老的音息,姐姐这般喜爱美玉,那月华之音定然轻柔至诚,月老知晓了,咱们的乔公子便可抱得佳人归了!”

    “抱得佳人归,也抱得是妹妹家的那位娴熟良女!”

    说到这里,蔡夫人环顾四周,竟然没瞧见陈姝灵的身影:“妹妹,我那乖巧的女儿今日怎么没来?”

    “唉”听闻此言,余氏当即面色转忧,那眉宇间的阴云好似山川海石般让人沉重:“姐姐有所不知,姝灵她病了!”

    “什么?病了?严不严重!”蔡夫人神色一变,当即沉声:“来人,立刻告诉老爷,让他叱令襄城府医前去看望”

    “姐姐,不用,姝灵她只是躲避旁杂人等惹出来的心燥病,修养几天就好了!”

    “旁人?妹妹有话直说,我乔氏看上的人,还有什么人敢来搅扰!”这一语将蔡夫人身为官家中人的气魄当即发散的淋漓尽致。

    “唉,此事说来话长!当年夫婿在进考时路遇一商贾,那人落魄,夫婿心善便给予接济,那人感激,便与夫婿皆为好友,后那人转运,资助夫婿,当时二人年轻,便随口定下了娃娃亲,再后来,那人家境再度破落,现如今竟然死咬当年夫婿那偶然一言的娃娃亲事,死活要将贱妇小女下嫁他们,夫婿现身为县令,且说过的话泼出去的水,自然不能反驳,可也不能由着他们胡来啊,否则我那女儿的一世幸福可就真被当搁了!”

    “岂有此理!”

    蔡夫人一语怒斥,但见她眉宇抽动,那股子火气就像洪水一般从心底极速喷涌出来:“妹妹无忧,如此刁民,必有王法惩治!”

    当蔡夫人与余氏交谈时,陈庭壁正与乔丰业交盏换杯,乔丰业面色微红,他放下酒杯,笑言道:“陈弟,细说起来,一年前,为兄曾经与你姐姐还有一面之缘,自那时起,为兄便忘不了你姐,只是无从寻找,不成想现在竟然再得良缘,陈弟,只要你帮为兄”

    “乔兄此言见外,我也希望姐姐她能入了乔兄后府,谁不知道,乔兄年纪轻轻就成为咱襄城地界的官府中枢之人,别看那些将军个个耀武扬威,没您在后面供给钱粮,全都得喝西北风去”

    “哈哈陈弟此言中底,中底啊”

    乔丰业被陈庭壁说到心坎里,他年纪轻轻成为襄城司库官,掌管钱粮,绝对的肥差,借着兴起,乔丰业往前一探身子,揽着陈庭壁的肩膀大言道:“陈弟,以后要是缺银少粮,只管给为兄说,为兄定为你解决的妥当,对了,你们临水县去年不是受寒流影响,田地欠收,待你们回去,为兄修书一封送与临城府丞,那人与为兄是结拜兄长,有我一言,他定然将今年的谷种和青苗资翻倍给你府运去,缓了你父的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