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章官家

    对于这话,凌天竟然听都不听,亲兵眼看无法再劝说,只能压着林秀前往校治营校场受刑。

    但是凌天真的如此意气用事?绝非此况,他自然有他的考虑,林秀这个刁民死活与他无关,何瞳如何耍闹千金脾气也与他无关,他在乎的是何晴是否会因何瞳而迁怒自己,这才是他的考虑重处,只不过那么多差役捕头看着,他身为襄城校治营的将军,襄城户市监,此令真不得不下,至于五十军棍能否打在林秀身上,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前往郡守府的车架上,陈姝灵哭的死去活来,声音已然沙哑,若不是身旁两个丫鬟死死按着,她定然跳车离去。

    面前,余氏气的粗喘不断,陈庭壁以手拭背,不断为余氏顺气,眼看郡守府就要到了,陈庭壁看着陈姝灵衣装杂乱的模样,长叹一息,冲余氏道:“娘亲,要么算了,将姝灵姐留下,我与你去拜见郡守,让后面见蔡夫人,至于那乔公子,我自有办法圆说,姐姐这样子,若真去了,非得给你惹出大事!”

    余氏直瞪陈姝灵,心中就似有刀绞一般痛楚,她无法理解陈姝灵到底执拗在哪?林秀一没落商贾子弟,林家在同族中也是末枝,要名望没名望,要地位没地位,就那么三进三出的宅院,在她眼中,说是贫贱也不为过。在这说来,也不知林秀当年烧高香拜了那座破落的土地庙,才求来那么一个国子学士虚名,可是连皇帝老爷都不重视北疆的文风了,他这虚名真要细算起来,连个实打实的县考贡生任职胥吏都不如。

    “夫人,到了!”

    车夫停下马车,余氏竭力压下心底的火气,冲两个丫鬟道:“看好小姐,若是出了闪失,我定饶不了你们!”让后她才冲陈庭壁交代:“壁儿,你一定要把姝灵的事圆好,切记不能让乔公子不满于我!”

    “娘亲勿忧,儿知道怎么办!”

    凌天将林秀押回校治营,让后去主帐面见凌仝,结果大帐外的执戟郎拦下了凌天。

    “凌少将军,请到偏帐暂歇,将军正在与何将军交谈!”

    “何季来了?”凌天一愣。

    “是,何将军一早便来了!”

    主帐内,凌仝与何季分坐于牛皮毡布上,何季一脸愠色,凌仝在一旁淡声赔笑:“何将军,如此说来,我们两家此次还真是误会,早时我还让天儿去何府向你请罪,不成想将军竟然先行一步到我这里!”

    “凌仝,我老何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家里的小畜生惹了祸,我这当老子的自然要替她收尾,此番惹怒了郡守大人,是我行军都营有错在先,不过我想知道,那人到底是何来头,按规矩他由你们下辖的司吏府探查,请凌将军告知那小子的来历,何季将感激不尽!”

    “哎呀,这事怎么撞一块了!”

    凌仝当即笑呵呵的一拍脑袋,从毡垫上起来,绕过伏案,来到何季桌前持壶满上一杯:“何将军,有一事在下正要告知将军,天儿与郡守大人的千金结有婚约,贵千金又是天儿未来妻妇的妹妹,昨夜天儿巡城归来,听闻巡防卫那帮混账竟然擅自冲撞贵千金,还把贵千金的朋友抓入司吏府,天儿当即怒了,狠狠的把司吏府那帮人给收拾一番,让他们睁大眼睛,别做什么不开眼的事,随后便将那人给放了,所以…”

    话到这里,何季已经明白,这凌仝在用此事向自己示好,可是他还在困惑中,瞳儿何时有过这样一个朋友,既然凌仝已经这么做,不管缘由如何,他也不好再强问下去,毕竟司吏府归校治营统领。

    当下何季起身,冲凌仝抱拳:“如此搅扰凌将军了,至于令公子与我何氏的姻亲,何季定然极力搓成,毕竟凌天子侄勇武刚毅,英姿飒爽,整个襄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就多谢了!”

    “凌将军留步,何季告辞!”

    何季离开后,执戟郎才将凌天引入主帐,此时凌仝心底很舒畅,不管何季内心如何作想,在这事上,凌天做的虽有疏漏,可他这么一周转就变成为何家着想,他的好意何季自然明白,不多久,郡守何度也会明白,此绝对一举两得,一来凌仝为何季的宝贝女儿遮了丑,二来也向他何季退让,行军都营与校治营的矛盾将得到缓和,于情于理,何季都要记着这个好,起码短时间内他凌府校治营与何府行军都营不会有什么矛盾。

    “爹,何季怎么来了?”

    凌天入帐急问,凌仝抚须坐下:“还不是为了他那个宝贝女儿,身为襄城行军都营总指挥,数千勇悍将士的龙头,却连女儿在外结交何人都不清楚,你觉得他会安下心来?”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儿就不用备礼在去何府了!”

    “那是自然,我的话本想由你转述,结果他自己倒按捺不住来了!”凌仝端起茶碗,小饮一口,道:“执戟郎说你在外等了半刻,怎么?有什么急事?”

    “那个…”

    “男子汉大丈夫,行是干脆刚勇,若再这般婆婆妈妈,以后还怎么领兵?简直笑话!”

    听着凌仝的训斥,凌天低头不应,待凌仝话落,他才继续说:“爹,昨夜何晴央求孩儿放的那人又回来了,一个时辰前,他在行夷官邸众官家名望前往郡守府作晨唔的主云道上,强拦车架,还与差役发生冲突,儿碰巧路过,就把他抓回来了,现捆在校场的监营里!”

    “什么?又回来了?”凌仝探头困顿。

    “爹,儿现在已经差人搜查事况根由,且避过了司吏府,怕的就是何季女儿有什么隐情在里面,堕了他何家的声誉,再者孩儿的猜测,这人就算有什么隐情,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此话怎讲?”

    “听闻那些行人店家纷纭,这人是商贾出身,现在是什么国子学士,一直在纠缠临水县令的千金,这般浪荡事要是传到郡守大人耳里,加上昨夜那事,我估摸他不死也得脱层皮,当然这都与我们无关,只是…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