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九章不从4

    如此境况让捕头差役一阵心燥,林秀此番当街撒泼,必属刁民无疑,只是他这身手着实让捕头犹豫三分,此番大意逞强,一旦不慎被他伤着,恐怕月余内下不了床,毕竟地上那两个健仆到现在还昏死呢!

    可若是任由混乱下去,今日一过,自己这捕头怕是也别当了,两相考虑之下,捕头冲身旁的差役呵斥:“还瞪着俩牛蛋看什么呢?赶紧动手把那刁民抓了,清理道路!”

    “头,他看起来不简单啊,弟兄几个怕是…”

    “怕怕,怕你娘的卵蛋啊,老子平日养你们作甚用的,你们拳脚不行,不会用刀…”

    “不是,头,你没听到刚才那夫人说他是什么国子学士,咱们律例可有说头,国子学士罪不加身啊,我们动刀,是不是太过火了,他就是打人了,也没杀人…”

    “你他娘的到底去不去,不去老子立马让你滚蛋!”

    捕头这话出口,众差役才算狠下心劲,冲向林秀,但林秀已经走到这一步,愤怒已经淹没他的理智,如此损面,他自然不会束手就擒。

    面对众差役,他挥拳就打,只是三拳两脚下去,林秀只感觉背后一凉,跟着一股子湿热顺背流下,林秀抽身后撤,背靠一摊贩的门桌,探手摸去,手上竟然殷红一片,而那慌乱抽刀的差役此时比林秀还紧张,从他当上差役起,他的刀就没出过鞘,这胡乱一刀砍到林秀,看着刀刃上的殷红,他自己倒先吓的脸色发白了。

    见此,捕头气的直骂废物,可是他自己也一样,作为襄城郡府下辖管理街道小贩的县府走卒们,他们就是一群流氓痞子,托着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有了这份勾当差事,真碰上狠主,压根没那胆。

    一番纠缠下来,两三个差役抱着错位的膀子嗷嗷直叫,其它人干吼却不上前,林秀大口喘着粗气,怒目望向余氏,她那睥睨蔑视的神色让林秀恨到骨子里,甚至于后背的伤痛都消散不见,毫无感觉。

    这时,一队甲士踏着沉稳的步伐由远及近,马背上凌天一脸冷色,按照家父凌仝的话,他备礼去何府拜见何季,谁曾想何季丑时便离开家门,前往行军都营,如此一来,凌天只能将此事告知爹爹,让后再做定夺,只是行至主云道,往日宽敞的直道此时竟然拥堵不堪。

    凌天皱眉沉声:“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

    “是,将军!”

    亲兵得令带着甲士向拥堵处跑去,正在围聚林秀的捕头猛地听到那沉重的步伐,当即回头看去,喜的嘴角大开。

    “将军,将军,这有乱民惹事!”

    凌天听到乱民二字,顿时一惊,身为行军都营的振威副尉,他深知刁民与乱民分别,且他行事干脆,在与何瞳定有婚约以后,他必须要做到亲力亲为,给郡守大人何度留下一个极好的勤勉良将形象,那样他才可以抱得美人归。

    凌天拨马疾驰,眨眼功夫就冲到近前,那些亲兵和甲士已经驱散围观行人,朱红漆木车辕上,余氏瞧见这凌天到来,以她的眼力价,当即下了车辕,快走两步来至凌天马前施了一个万福,让后才声泪俱下啜泣。她这般先入为主让凌天急身下马,搀扶道言:“夫人有话但说无妨,小将身为襄城振威副尉兼户市监,有责维护襄城子民安定!”

    “如此,贱妇就谢将军大恩了!”余氏轻轻擦拭了眼睛的泪痕,泣声连连道:“我等临城临水县县令内人,此番参加襄城佛缘祭祀大会,当下要拜见郡守大人,不成想那贼人纠缠贱妇小女,还当街辱骂我等,如此贱妇实在没脸见人了,求将军给贱妇做主!”

    当凌天听闻余氏乃官家内人后,心中已经无形的偏向啜泣之人,他头也不回,怒声发令:“将你乱民给我拿下,压往校治营!”而后凌天冲余氏示意:“夫人无忧,请上车架!”

    这一幕让差役围聚中的林秀气的几乎咬碎钢牙,只是官民之分纵然整个世风,他又有何能来改变?

    数个甲士得令挺枪冲来,这些人可不是差役能比的,且林秀面对那银光闪闪的冰冷枪头时,他暴躁怒火满腔的心已经凉了,甚至于他油生出一丝恨意,为何自己不是官家子弟,为何自己要这般受辱!

    凌天的亲兵冲到近前时,刚要呵斥,结果猛地瞧见林秀正脸,他嗖的一愣,端举长枪的手也硬在半空,短暂的迟钝之后,亲兵眉头一转,冲甲士道:“即刻将他押走!”让后他快步跑到凌天近前,凌天正目送余氏等人的车架离开,亲兵附耳:“将军,估计事情不妙啊!”

    凌天回头,一语不言,亲兵继续低言:“将军,此地不是说话的地!”

    凌天转念一思,冲那些戒严道路的差役捕头一通呵斥,让后便带着人离开朱云道,在一僻静地,亲兵左右一顾,确定无人才说:“将军,方才那刁民就是昨夜咱们从司吏府要出来的人!”

    “什么?”凌天骤然惊愕,随即便怒了,他一把推开亲兵,朝前面的押解队伍走去,那些甲士不明,停下脚步,凌天推开持枪压着林秀的长枪,一把揪起他的衣领子看去,果然是昨夜那混蛋。

    至此,凌天气的额头青筋暴凸,短暂的迟疑之后,凌天一拳打上去:“混账,你以为你是谁?把你放出来是让你滚的远远的,如此不长记性,那老子就给你治治,来人,将他即刻压往校治营校场,杖刑五十!除了本将命令,任何人不得阻拦!”

    面对如此刑罚,林秀就像失魂一样毫无反应,只是他紧握的拳头凸显出他此刻躁乱的内心。

    “啊…”

    只是亲兵当即被这命令吓的大张嘴巴,他一溜小跑到凌天身前:“将军,你不是乱来吧,在下有一言,这人虽然是个刁民,可是何瞳能因他与巡防卫发生冲突,何晴小姐又能来求你,即便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你这五十军棍下去,他不死也残,万一到时何瞳小姐知晓这个消息,再闹起来,咱们可收不了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