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八章不从3

    那些个差役看到林秀,不知他要作甚,一名捕头模样的汉子提拎的刀鞘匆匆跑来:“唤什么…唤什么…”末了捕头冲那些看热闹的差役呵斥:“都一个个立着脑袋作甚呢?还不把这个家伙给老子抓住,要是影响了名望官家老爷的车架,你们通通吃不了兜着走!”

    一语喝出,众差役这才动身围聚过来,想要制止林秀的无理,可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那些路边的店家和过往行人皆被这一动静所吸引,一时不少人也都围过来,这严重阻碍了差役的行动。

    陈姝灵闻声从车驾里出来,她双目急切扫向声音来源,一眼就看到了奔跑而来的林秀,这般相见着实让她心中愧疚、哀怜、难受等无数情愫交加,陈姝灵忍住心底情愫的涌动,伸手冲林秀挥摆:“秀哥,我在这…”

    只是她话语未落,两个丫鬟已经用力拽住她的两肩,将她拖回车驾内,跟着余氏一脸怒意从车驾中出来,她眉目高挑,睥睨直视车夫,威严喝下:“起行!”

    “是,夫人!”

    车夫不敢拖沓,当即挥鞭驾车,只是那些由差役戒严的道路因林秀出现再度混乱,一些商人车驾俨然已经从道路两侧偷偷跑到中间行进,挡住余氏车驾的路,车夫很是急躁,呼喝数声也没什么用。

    “你们放开我…”

    面对围聚上来的差役,林秀怒斥,虽然他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可是当他看到余氏那副冰冷无情、傲慢蔑视的神情后,心中的尊重和沉稳在这一刻消失的干干净净,之所以会这样,全因余氏一人的妄为之行,擅自为姝灵结亲已经不单单是唾弃他林家,更是唾弃他这个黎城书院的国子学士,在昨夜牢房时刻,林秀就想,自己明明还有一年便可结业进考,顶多两年便可步入仕途,为何连这两年的时间余氏都不肯给?难道自己就那么不堪入目?

    那些差役看到这么一个刁民冲撞车架,自然要拦,但林秀自幼习得搏艺,气力过人,这些酒囊差役整日游里偷闲,酒色不断,哪能拦住林秀?

    只见林秀三两个虎式狼突加身,挡在身前的三四个差役好似顽童一般全身飘脱,离地倒去,得此空隙,林秀大步冲到余氏车驾前,当即立定身形,怒目相视:“叔母,你为何要这样做?难道我林仲毅就这么入不了你的眼?难道我林家的商贾出身就这么赃贱低下?难道你忘记你不过也是没落官家的庶女出身?”

    一连三个沉吼把余氏气的身形一颤,脸色瞬间铁青,进而由青变白,那模样若是夜里看了,就似那含冤而死的鬼妇般让人凛然胆颤。

    “林秀,我敬你是个学子,只是你这般辱我娘亲,休怪我不讲情面,左右与我拿下他!”

    余氏未出声,陈庭壁已经从后面的车驾里赶出来,他一个箭步蹬上朱红漆木车驾的掌车木辕上,伸手扶住险些气昏摔落车驾的余氏,让后胸气狂出,那般狠毒之意比之血仇加身也未尝不过。

    一言令出,陈庭壁的两名随行健仆当即抽身冲向林秀,势要整治这个不识礼数、当街叫吼的混账人,但林秀同样恼怒,当他亲眼看到陈姝灵被那些个丫鬟粗暴的扯入车驾中后,他已经能想象出这些年来姝灵在陈府过得都是什么日子,身为陈府千金,连一个下人都敢犯上,这般苦楚饶是谁都无法忍耐。

    “呔…你这粗鄙刁民,吃我一拳!”

    两名健仆眨眼功夫已经冲到林秀身前,此时林秀就像被烈火笼罩的草原狼,那双通彻透亮的牟子里早已火花四溅,但见健仆拳头携风挡目打来,林秀紧咬牙关,将所有怒火集聚于两臂,他侧身扯步,臂如毒蛇躬曲直冲,一个虎爪锁住健仆臂膀,五指发力强如铁钳,只听咔嚓一声,这健仆的手肘已然断掉,健仆还未惨叫出声,林秀拳风裹刀,顺颌砸上,这健仆骤然脑袋后仰,身躯随着脑袋飞离地面,喷血倒地,如此景象让另一名健仆胆怵,犹豫那么三分,只是林秀已经火气四射,如何会放过这余氏的走狗?

    他箭步突近健仆身前,健仆愣神回息功夫,林秀已经重拳出击,砸在他的胸腹正中,一股子大力瞬间扩散,健仆脸色一白,口吐白沫倒地。

    三眨眼功夫,两名健仆倒地不起,那些不知情理的围观众人当即叫好。一息喘过,林秀再次走至余氏车架前,盯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脸,他只感觉自己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厌恶余氏。

    陈庭壁立在余氏身旁,目瞪如牛,显然气的不轻,只是他还未出口,余氏沉声出口,那股子尖锐刻薄让林秀瞬间头皮炸裂:“没落的商贾贱儿,区区一个国子学士虚名就以为自己是蛤蟆登天,步入仕门之境?你也不看看自己的位置在哪?连你同族叔伯一个贡生胥吏都瞧不起你,你真以为你能入得了我陈氏一门的眼!”

    “你….”

    林秀气急恼火,语塞思绪,一时竟然找不到反驳之言,并且余氏这话也让周围那些差役、行人听出来眉目,原来是个商贾的小子想要攀高枝。

    只是世风当下,官居四行之首,商居四行之末,这天地的差距如何是一个国子学士的虚名可以弥补,且这还是北疆地域,武盛文衰,崇武尚功更是大多百姓的认知,所以两相一合,林秀这般无理取闹已经落到实处。

    骚乱中,一些行人的唾言已经传入林秀耳中,这让他气愤恼怒,恨不得碎其肉锉其骨。

    “一个商贾子弟竟然大庭广众纠缠人家千金小姐,真是不要脸,说实话,老夫实在不知道他那国子学士的虚名怎么得来的?”

    “那还不好说,商贾贱儿,家中定然使钱博名嘛…”

    “这夫人当众如此行径,若真是官家子女,这可有些丢人啊…真是世风日下…”

    “什么丢人,换做是你,难不成一个贱儿扰乱你府中千金,你还恭敬赔礼不成?迂腐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