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章不从2

    “住嘴!”余氏粗气不断,那柳叶眉在这一刻几乎拧成川字,陈庭壁害怕矛盾再度激化,便出言:“娘亲,您外面稍等,我与姝灵姐很快就好!”

    余氏当即甩袖离开,至此,陈庭壁才硬压下性子道:“姐,你若再不走,坏了娘亲的事,娘亲一旦动怒,怕是会迁就您的哪位林公子!”

    “你敢…爹爹他…”陈姝灵当即激动,只是陈庭壁下一言让她沉默了。

    “林秀,他什么位置,你应该清楚…一年后林秀进考结业,若是你此番将娘亲下不了台,在蔡夫人面前丢了临水陈家的脸面,你的婚事无非黄了,可是爹爹的仕途定会受到影响,那时娘亲会作何想法,保不齐林公子会在进考途中生出意外,那时,林秀连最后一丝娶你的机会都没有了…”

    半刻之后,陈姝灵与陈庭壁、余氏坐上行夷官邸的马车,前往襄城郡守府。

    襄城校治营总指挥使,凌仝凌府。

    昨夜,郡守府后元街发生刁民一事,凌仝与何季在宴席上皆坐立不安,想他校治营与行军都营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平日相斗相搏郡守大人也都睁只眼闭只眼过来,可是现在竟然撞到枪口上,让他心底如何能安,这时,凌府官家勇伯急急进来:“老爷,少爷回来了!”

    凌仝稍加思索:“立刻让天儿来见我!”

    不多时,凌天从外面进来,由于刚进家就被召来,故而甲胄都来不及卸下,凌天恭敬一声:“爹,不知召儿何事?”

    “一会儿你去司吏府一趟,查清昨夜亥时入监的刁民到底因何事在后元街大闹!”

    “刁民?后元街?”听到这些,凌天一愣,怎么爹爹所说之人与何晴何瞳让自己放出的人如此相似!

    “天儿,天儿?”

    凌天思绪,不由的有些走神,凌仝微微皱眉,腔调再提三分,凌天回神,慌乱应允:“孩儿领命,孩儿这就去司吏府!”

    “慢着,我话说完了么!”凌仝对凌天的反应有些疑惑:“天儿,出什么事了?”

    “没有!”

    “没有就好!”凌仝起身,绕厅满步道:“眼下你与郡守大人的爱女婚约已定,可郡守大人的弟弟何季将军麾下的行军都营与我们校治营矛盾不断,我不想因此生出其它意外,昨夜那刁民到底是何来头,竟然让何季的千金胆敢大庭之下冲撞我校治营巡防卫,险些酿出大祸,所以你一定要查清,我倒要看看,到底什么人敢在襄城这一亩三分地上狂妄…”

    话落,凌仝便要出门前往校治营巡查,结果他看到凌天呆在原地,凌仝这下确定凌天心中有事,便沉声道:“天儿,你不是有事瞒着为父!”

    此时凌天已经完全确定,昨夜何晴央求自己释放的人正是爹爹口中的刁民,只是眼下人已放走,自己去哪里查?若再去司吏府,那不是明着被那帮混蛋挑刺?

    短暂之后,凌天一咬牙,将昨夜的事一五一十告知了凌仝,在这期间,凌仝脸色沉如深潭,直到凌天话毕,凌仝也没有任何反应,凌天自知自己做了错事,这么一个让郡守大人记忆的刁民,自己转脸就给放了,万一郡守大人怪罪下来,那自己和瞳儿的婚约岂不是要坏?

    谁知凌仝却不这么想,他先是狠狠瞪了凌天一眼,末了道:“若真是这样,保不齐还是一桩好事!”

    “额…孩儿不明!”

    “天儿,你现在就备上重礼,去何季府上告罪,记着,把昨夜的事说的似乎一些,切记不能说是何瞳刻意找到何晴央求于你,而是你闻之消息主动帮她们!”

    “爹,为什么?”

    “我只是想让何季知道,他的宝贝女儿险些给他闯出大祸,而你代为父向他们何家示好!”凌仝跟着一句:“还磨蹭什么!”

    眼看凌仝微怒,凌天不敢忤逆,当即转身离开,只是凌天离开后,凌仝寒霜满面的脸颊竟然浮现出一丝笑意。

    “店家,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路给戒严了?”

    林秀从东门来至城中,恰逢一队队的差役将城中的直道给戒严了,商贩走卒一律靠边行走,不明所以的林秀只能搭问路边的茶馆店家,店家笑了笑,应声:“佛缘祭祀大会结束了,这些襄城的名望今日要一一前去拜见郡守大人,试想一个商贾车驾或是草民车驾与那些名望相冲会如何?定然是造成襄城通行阻塞,为了避免这般麻烦,那些差役只能肃清街道。”

    知晓缘由后,林秀立于茶楼前的石阶上,眺目张望,不知是不是老天作祟,那么多车架过去都没有吊起窗帘,偏偏随后而来的朱红漆木的单辕马车将窗帘吊起那么半拉,林秀又立于高处,正好看到车内的余氏,如此一来,林秀的火气蹭的窜上来。

    茶楼店家正笑呵呵的畅谈着,忽的只感觉一股风从身边吹过,再抬头看去,方才那询问路道戒严的人已经箭步冲出,这让店家两眼直愣,嘴巴大张:“这仁兄想做什么?”

    朱漆红木的单辕车驾内,余氏时不时侧目身旁的陈姝灵,只是陈姝灵一直微闭眼睛,似乎在心底愤恨于她,只是这些余氏已经不再关心,她所关心的是蔡氏何种态度,那乔氏何种态度。

    忽然,一阵阵呼唤从外传来,陈姝灵好似触电般猛地睁开眼睛,她侧耳细听,当即激动起来:“秀哥,秀哥,我就知道你会来…”

    在余氏茫然不知中,陈姝灵已经起身冲马夫大声:“停下,快停下!”

    马夫紧拉缰绳,一个长音之后,车驾稳稳停下,而陈姝灵已经起身向外走,余氏见状怒喝:“给我坐下!”

    只是陈姝灵已经听到呼唤的声音,如何会停下与余氏去那让人厌恶的官家府邸。

    车驾外三十余步,林秀顺着差役形成的戒严人墙大声奔跑呼喊,他相信自己没看错,那就是余氏,只要余氏在,陈姝灵必在,故而他大声叫喊:“陈叔母…姝灵…姝灵…我是仲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