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六章不从

    “着你带一什亲卫,看守何瞳,若她再敢消失不见,你等提着脑袋来见我!”

    怒斥彪尽,何季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那些甲士看着满府狼藉,也不敢吱言紧随其后,而何瞳泪眼朦胧的立在原地,似乎还在梦中没有苏醒一般…

    郡守府的后门,凌天将何晴送到此地,自何瞳离开先行回家,二人再无一言,直到这里,何晴才忍下心底燥乱,一语问出:“帮瞳儿放了那人,你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感受到何晴的关心,凌天激动的满腔热血,黝黑的脸面唰的红似艳阳,在这股情愫的波动下,若是何晴方言让他去战场拼搏,他定会毫不犹豫的执槊纵马,义无反顾。

    “没…没事,不过一个刁民小事,顶天了就是杖刑二十,入监一季,就算他不长眼撞到郡守大人,可咱们郡守大人秉公廉政,想来也不会刻意为难一小民,即便这事被我父知晓,无非军刑收拾我一番,无碍的….嘿嘿…”

    望着神色激动的凌天,何晴点点头,冲他施了一个万福道谢,让后便步入府内离去。

    目观何晴离开,亲兵才上前踌躇道:“将军…这事…怕是闹的有些大,方才我着人查了,被咱们放出来的那家伙今夜擅闯郡守府,且他与二小姐似乎有些渊源,又险些造成校治营与行军都营冲突,这一切又都当着郡守及众位大人的面,怕不会单单让他背一个刁民的罪过,否则郡守大人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下令让司吏府考究,那定然要好好惩治一般,你这么干,一旦让郡守大人知晓…”

    “住嘴,我说没事就没事,大不了老子当马夫去,回营!”

    凌天念在佳人心,什么规矩法度早都抛之脑后,一声沉喝止住亲兵,亲兵摇摇头,只能叹息着望着那何府的大门,随后一行人便转身策马回营了。

    卯时,夜逐渐褪去黑的外衣,太阳缓缓越过地平线,略有微寒的光芒穿过山巅丘陵,照射到还在沉睡的大地上。襄城,校治营巡防卫打开城门,冷冷清清的直道上渐渐出现人影车驾,这些赶早去商行倒卖货物的人一个个打着哈欠,尽管他们熬了一宿着实劳累,可是为了能够在一日的商情出现波动前,尽可能将货物倒腾出手,以此换取最大的利益。

    在襄城东门外,林秀在一家小贩的棚子下呆坐,贩家是一对老夫妇,靠卖些热汤干饼给过往行人谋生,今日贩家老头刚刚开张,就瞧见坐在自己铺面门前的林秀,老头心好,且卯时晨气微凉,他便将林秀迎入铺子,上碗热汤给林秀热热身子。

    “孩子,瞧你这模样,这是碰上什么事了?”

    贩家老头站在火炉前,一手麻利的和着面团,一手招呼着炉火,林秀饿了一天一夜,腹中早已饥饿,端起汤碗吸吸溜溜的喝起来,大半碗热汤入肚,他才算找回一丝精神劲。

    放下汤碗,林秀抹了抹嘴,也不多话,只是从袖囊中摸出几个铜子放在桌上,让后道一声:“多谢!”

    话落,林秀转身向襄城走去,看到这里,贩家老头拿起桌上的铜子嘟囔一句:“这孩子真是的,一碗汤值几个子,真是不知钱多少!”老婆子倒是眼尖:“行了,啰嗦什么,有钱赚就是好兆头,兴许今日是个大进日子呢!”

    林秀来到襄城东门前,三个时辰前,凌天的亲兵将他送出城门,还刻意嘱咐他不要回来,赶紧回家去,可是林秀因余氏对姝灵的作为恼火压抑至极,仿佛胸口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他喘不过气,再三思绪之后,林秀到底没有按捺住性子,向城内走去。

    襄城行夷官邸,两个门堂将大门打开,昨日歇息在此的那些名望官家们此时在丫鬟的带领下乘坐车架前往郡守府,做一个晨唔,晨唔后,这些参加襄城佛缘祭祀会的名望和官家人便会离开。

    陈庭壁在婢女的侍奉下穿戴整齐,来的陈姝灵门前,结果随之前来的陈府丫鬟正在门前啜泣,陈庭壁问道:“如何这般模样,为何不侍奉大姐出门?”

    “回二少爷的话,方才大小姐动怒,将我赶了出来,现在我不敢进去!”

    “胡闹!”陈庭壁闻言呵斥,他推门进入,抬眼看去,陈姝灵发鬓混乱,衣着不搭的趴在圆桌上,见到陈庭壁,陈姝灵眉宇微挑,鼻翼抽动:“怎么?要回临城了?”

    “姐,一会儿娘亲要带你去拜见蔡夫人,你这样子不是要质娘亲于难看的境地,快快梳妆打理,随我去见娘亲!”

    “娘亲?陈庭壁,我记得我娘都死十六年了?怎么,她今日从地下爬上来了?”

    此一言直接激怒陈庭壁,只见陈庭壁抬手一巴掌拍着圆桌上:“姐,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我昨夜已经与你说明,你不待见乔公子,我自会帮你与娘亲周旋,只是官人讲究礼节,就算为了爹爹日后的仕途,你也要把今日该有的礼数走到!”

    “够了,别拿着爹爹来压我,这二十年来,爹爹他不曾为我许下第二门姻亲,是你和你娘,千方百计的想要把我驱出陈府,美其名曰为了爹的仕途?其实是为了你的仕途吧!”

    “你…”陈庭壁一时气急,甚有语塞之意,结果背后传来一语威严,那些丫鬟当即万福恭敬:“夫人安好!”

    余氏脸色铁青的进来,她在门外久等,可偏偏不见陈姝灵与陈庭壁的影子,现在倒好,一进门便听到陈姝灵的怒斥,这让她颜面何存?

    “为大小姐梳妆打理,立刻出发!”余氏一通怒喝,几个丫鬟下的浑身颤栗,见到丫鬟不动,余氏再度挑高嗓音:“还不动手?都聋了不成,难道想让我把她卖到烟花之地…”

    此言一出,几个丫鬟当即跪地哀求,陈姝灵看到这里,当即沉声哀怜的笑起来:“如此之人,真不知道爹爹当初如何瞧上你,烟花之地…在这女儿问一句,若是女儿誓死不从,你是否也打算把女儿卖到那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