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要人

    在二人犹豫如何进入校治营时,一队夜骑从外行至营门前,为首的甲士正是凌天,他瞧见深夜有二人在营前盘转,着实可疑,便策马前来,何瞳眼尖,更是一声呼出:“姐夫,你回来了…”

    此一言让凌天一愣,让何瞳一怒,抬手就是一个脑嘣打在何瞳额头,害的何瞳当即委屈一声,只是对凌天而言,这一语让他心底暖意直流,当即止马,冲身旁的校令兵:“带人回营!”

    “是,将军!”一行夜骑勒马回营,只余一名亲兵远远立着,护佑左右。

    凌天下马小跑至何晴身前,有些疲惫的面颊此时却绽放出奇异的光彩:“晴儿,你怎么来了?今日不是佛缘祭祀…”

    何晴不愿与凌天过多交流,故而直言:“我有一事求你帮忙!”

    “没问题,何事!”

    何晴理了理发鬓,缓了缓自己心底的躁动,说:“从司吏府内放出一人!”

    听此,凌天神色微变,可是好不容易与心上人相见,他皱眉沉思,结果何晴丝毫不给他任何考虑:“若是不行就算了!”

    眼看二人就走,凌天一个箭步上前,伸手拉住何晴,结果何晴当即慌乱,挥手就是一巴掌:“你要作甚?松开!”

    凌天一愣,赶忙松手,后退一步:“晴儿,别误会,我办,我这就去办,还有就是现在深夜,你二人如此回府着实让我不安,等我片刻,我这就带人随你去放人,让后将你二人送回府!”

    话落,凌天急匆匆的向营内跑去,看到这里,何晴才松了口气,谁知何瞳这个惹事精竟然抽风的说一句:“姐,你是不是只要一见凌天就紧张?”

    何瞳不明这话的意思,狐疑的看着她。何瞳此时没了刚才的鬼灵精,道:“我听府内的那些小丫鬟说,这是心底喜欢上那人的表现,只是心底不愿承认罢了!”话落,何瞳已经咧嘴嘿嘿笑起来,回觉被何瞳玩弄一记,何晴气的只想抬手给她一个脑嘣,结果一阵咔咔的盔甲兵器撞击声从营门传来,何晴看去,凌天已经带着一队甲士跑出来,还有一辆马车。

    凌天来至二人身前,道:“二位上马,我们这就去司吏府要人!”

    半刻之后,众人来到司吏府的内府监牢内,囚室中,牢头心里惴惴不安,不知为何,他总感觉今夜的事有些多,结果一息事还未想晚,一阵脚步声传来,牢头赶紧去开门,凌天甲胄加身,亲兵随行,那般态势让牢头心凉不已。

    “将军深夜至此,不知有何事?”

    凌天沉眉冷目,字语不出,那股子威压魄力让牢头心中叫苦,一旁的亲兵沉声:“将军来提人!立刻开门!”

    “可有总指挥使大人的手令,或者郡府司吏赦令?”

    “放你娘的屁,再不开门,老子剁了你!”亲兵急躁,直接变脸,倒是凌天抬手,道:“牢头勿忧,我走的匆忙,忘记携带,明日我自会去校治营总指挥使座下补出!”

    话落,凌天示意亲兵掏出一包碎银子,牢头一看,直呼不敢。对于这般情况,林秀早已从二囚室里看到这边,不过瞬息,牢头已经带着凌天来的林秀的监门前。

    亲兵沉声:“你就是林秀?”

    林秀当即拜服应声:“草民就是?不知将军..”

    “不要废话,跟我们走!”闻此,林秀回头看向那草垛中的酣睡的老头,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司吏府外,何瞳何晴二人焦急的等待,何瞳好似小猫一般左右来回不断,看的何晴眼烦。

    “姐,这么久了,还出来,会不会凌天不行啊!”

    “我哪知道,谁让那个穷酸秀在这个时候犯浑!”

    话落,司吏府门被打开,值夜的小吏点头哈腰的将凌天送出,何瞳站在马车上张望,一眼就瞧见跟着凌天身后的林秀。

    来到二人身前,凌天看都不看林秀一眼,冲何晴笑起来:“事已经解决了,稍后我会派人送他出城,晴儿,现在我送你们回去吧!”

    林秀听到这话,方才知道救自己的人竟然是数月前险些被小贼侮辱的人,而他借以光亮更瞧见,这将军正是那日的轻甲汉子。

    “喂,我们两清了,以后谁也不欠谁了!”何瞳看着茫然呆立的林秀,嘿嘿一笑,便转身上了马车,直到凌天护送马车离开,两名受命送他出城的甲士开口,林秀才从一系列的困顿中回过神来。

    “小子,赶紧走吧,真不知你小子有什么福分,让我们将军冒着受军刑的后果,也要把你救出来了!”

    这话更是让林秀心荡然,如此他与那何瞳之间的恩情真的可以两清么?

    “都是废物,全都拉下去,杖刑三十!”

    何季府中,此时全然鸡飞狗跳,时至黎明,何瞳还没有找到,那些何瞳的婢女奴才此时跪了一院子,饶是何氏也不敢开一言,随着何季一怒令下,立于一旁的亲兵随即上前将这婢女奴才押送前往行军都营,执行杖刑之后,全部逐出何府。

    忽然,一府中仆人跑来禀告:“老爷,小姐回来了!”

    此一言犹如救命稻草,那些个婢女奴才眼巴巴的望着门庭方向,果不其然,一息之后,何瞳大摇大摆的步入府内,只是当她看到院子里的情况时,当即一愣,呆在原地,只是一声虎吼把他惊醒。

    “滚过来!”

    何瞳一愣,抬目看去,暴怒犹如雄狮的何季正立于府厅前,在她的印象中,爹爹还从未这般模样,今日为何?

    “老爷,瞳儿一时贪玩,现在回来了,不如…”何氏想要开口劝言,却被何季一个眼神吓住:“都是你管教的好女儿,今日险些闯出大祸!”

    “爹…”

    “你给我住嘴!”何季大步上前,一众婢女奴才当即跪着躲向一旁,生怕惹怒这头雄狮。

    “从今日起,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踏出闺房一步,元成,元成,你死哪去了!”何季嘶吼,亲卫小校元成当即从甲士中跑到近前:“将军,末…将…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