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四章牢狱2

    “娃子,瞧你衣净面清的,因为什么事进来了?”老头自然靠在监栏上,两眼上下打量着林秀:“娃子,有吃头没,老头子我这会儿有些饥腹!”

    林秀伸手摸了摸,只从腰下布兜里摸出一块干饼,老头见了,直接伸手夺过,两口吞下,让后打了个饱嗝。

    “干饼虽涩,难以下咽,却能活命,世俗虽艰,但生于其中,无可避免!”老头说前一句,林秀还没什么反应,可是后一句却隐约在表达什么,林秀抬眼看去,老头笑嘻嘻的瞧着他。

    “娃子,吃你块饼,给你聊几句,算是偿还!”老头似笑非笑,那双牟子看的林秀心里发慌。

    “娃子,你可信神卜之术?”

    对此林秀摇摇头:“先人卜术,无非装神弄鬼,如何信的?”

    “哈哈哈…”老头低笑:“如此看来还是个清理娃子!但老祖宗传下的神卜之术合天地之机,信者则信,不信则空谈,老头啰嗦一句,顷刻后,会有人助你离开此地,只三日内,忧事降临,你无可避免,半年之内,你会接连遭遇三件人生转折!”

    说到这里,老头靠到林秀跟前,闻着那股刺鼻的气味,林秀的心绪已经从冷静转为杂乱,进而从杂乱变成惊愕。

    “娃子,你看似儒雅,实非儒人之身,你的路就在这个字上,切记,路漫漫修于长行,坎坷之多后其辉煌,但世风所使,要谨记心性,切莫乱心,穷失一切!”

    说完,老头用手字在灰草地上写出一个潦草的字,林秀细眼看去,那是一个‘殇’字,只是林秀全然不知何意,待他抬头看去,老头已经钻到干草垛里歇睡,此时,林秀已经完完全全心乱了,那番话暂且不论真假,就从它能够被一个乞丐模样的囚人老头说出来的,只要有些脑子的人就能猜出,这老头绝非常人。

    “前辈,前辈,晚辈林秀不知前辈所说何意,请前辈能否多言一句,为晚辈指条明路…”

    林秀跪拜在地,只是老头的鼾声已起,恰逢此时,刚刚关上不就的牢门被人打开,监牢的小卒冲林秀一喝:“小子,有人找!”

    林秀困顿,回身看去,一披风模样的人进来,待她褪下遮面纱和巾帽,一张俊俏却带着几分狡黠的面目出现在眼前。

    “是你?”林秀惊声。

    何瞳看着月余前才见过的穷酸秀才,细声细气的说:“我当谁那么大胆,敢在襄城佛缘祭祀这一天与巡防卫相抗,幸好本小姐眼尖,瞧清你的模样,不然你早就被那些狗奴才打趴下!”

    在后元街前,林秀确实沾了何瞳突然出现的光,否则一旦动起手来,那些巡防卫可不会惯着他。

    “小姐说的是,如此林秀谢过!”

    说着,林秀冲何瞳躬身一拜,这让何瞳撇了撇嘴:“你这套俗礼留着自己用的,本小姐看不惯,这次算是还你上次救我和表姐的情分!现在你等着,辰时,就会有人放你出去!”

    何瞳说完,转身离开,留下林秀独自木然呆立,随即回身看着那已经酣睡的老头,看似平静的神色之下,心绪早已波涛涌动,甚至于这一刻林秀生出无法言明的困顿,难道神卜之术真的存在么?

    出了监牢,何晴皱眉瞪了何瞳一眼:“如何了?”

    “姐,他救过我们,你就帮帮我吧!”何瞳当即哀求起自己的大表姐来,虽然何晴总是一副冷漠如冰的样子,可是何瞳知道这个姐姐冰霜脸,艳阳心,外冷内热的主。

    看着何瞳可怜兮兮的模样,何晴微闭眼睛,两束精光似乎想看透何晴的心底,末了她低声问:“瞳儿,你…莫不是瞧上那个穷酸秀才了…”

    此一言宛若火红的辣椒水灌入腹中一般,何瞳蹭的面目骤红,跟着何瞳头摇的好似拨浪鼓,断言否认:“不是,姐,你想多了…”

    只是何晴丝毫不理会何瞳的反应,她伸手轻轻拂在何瞳的秀鬓:“瞳儿,你可以胡闹,在这片地上,随你怎么胡闹,咱们何家可以不当回事,可是有一点你要记住,你是何府千金,郡守亲侄女,行军都营何将军的掌上明珠,有些些事,你万万不可逾越!”

    何瞳一愣,不明所以,似乎何晴话音所指的东西,娘亲与她说过,短暂的沉寂之后,二人之间除了轻微的喘息,就只剩下胸腔中那跳动。

    何晴长出一息,问:“你真想救他?”何瞳点点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何晴心里发酥。

    “你这傻孩子!”何晴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个穷酸秀真不知长没长脑子,在这等日子,在郡府前闹事,若不是你的出现,他的脑袋已经搬家了!”

    “姐,你说…”何瞳当即变了脸色,那般焦急的模样让人无法诉说。

    “放心,现在不会了,只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把姐姐推到火架子上了!”这话让何瞳一愣,不明所以:“姐,他可救过我们啊…”

    “我知道!”何晴叹了一息,随后二人来到襄城校治营门前,此时已经后半夜,整个大营除了巡夜兵士,再无任何响动。

    “姐,你来这做什么?”如此拙问让何晴真想给何瞳一个脑嘣。

    “还不都是还那个穷酸秀的人情,现今你逃出来,你父定然恼怒,且这傻小子今日做的那般莽撞事,你父,我父,还有那些大人将军没有一人会出言放他,所以我得找一个听话的,又有权力调管司吏内府监牢的人!”

    “姐,我明白了,你是找凌天,对,他是六品振威副尉兼户市监,正好有权释放穷酸秀,如此一来,他爹凌仝就是在怎么恼火,也无用,总不能他爹治他儿子的罪!”何瞳明白其中的道道,当即兴奋起来,只有何晴一脸阴沉,作为爹爹为自己选的郎君,这凌天勇武刚毅,人英俊杰,可是不知怎地,自己就是反感他,眼下却来求他,让何晴心底着实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