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天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二章莽撞4

    “禀郡守大人,凌将军,这人乃是一刁民,既无身份,又无邀请函帖,却执意闯郡守府,我等护卫众大人安危,将其擒拿,不成想二小姐竟然插手进来,这才与何将军的亲卫发生纠葛,请大人将军明察!”

    “请大人将军明察!”

    于凯叩拜,身后的众巡防卫皆叩拜,其中的不平之意相当明显,此番下来,何季心中怒火飙升,怒眼瞪向何瞳,谁成想何瞳却不与爹爹相看,反倒是一脸焦急的看向林秀,一旁的凌仝听完这些,字语不出,他心里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绝不能出声,否则后果会照何季记恨!

    听到到这话后,林秀心中真是有万千苦楚要说,可是蓦然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此番鲁莽已经错的太深了,可是他不甘心,当两名巡防卫过来押解住他时,林秀高呼:“大人,人生一世,岂有不义行之乎!”

    何度皱眉,在他看来,眼前的刁民似乎有什么隐情,不过佛缘祭祀的夜宴即将开始,这关乎襄城名望与官家的发展,他自然不会因为林秀这么一个草民而当误大事,何度冲巡防卫道:“押入牢中,着司吏使考究,其余尔等,罪不严责!”

    “是,大人!”

    话落,林秀被两名巡防卫押解离开,在这之下,林秀茫然中看到姝灵在那华贵的灯火阑珊处哭泣孤寂的悲伤情景,可他到底去不了了…

    当林秀被巡防卫带走时,何瞳想要为其求情,只是何季早已觉察出女儿与这陌生人之间的隐情,便先行一步,示意元成等亲卫强行将何瞳控制拉走,以免再生出其它乱子。

    郡守府的宴厅阁内,酒光十色,艳舞管乐,让人流连其中,当何度等人入阁时,襄城的名望人氏纷纷起身参拜,待何度位于上座之后,一曲白鹤舞心的妙乐开始了。

    宴厅阁内,坐在右下首的何氏低声闻身旁的何季:“夫婿,刚刚瞳儿发生何事了?”

    不成想这话换来何季一声训斥:“你的好女儿不知在外面结识了何人,险些坏了兄长的夜宴,待夜宴结束,你务必将事况给我查清!”

    如此说教,让何氏心中困惑,片刻之后,她便借着出恭离开宴厅阁,宴厅阁外,蔡氏与一妇人相谈甚悦,蔡氏看到何氏,当即问好:“姐姐怎么出来了?”

    “乐音杂乱,酒息浓厚,出来透透气!”何氏话落,方要离开,不成想一旁的余氏当即轻声恭敬:“何夫人安好!”

    “你是?”何氏不记得自己认识此人,但对于攀附乔氏的余氏而言,能结识何氏这个将军夫人,那绝对百利之际,只见她微躬身躯,姿态颇低,这一点让何氏心中很舒服。

    “贱妇余氏,临水县令是我夫婿!”

    “奥….陈县令的内人…如此大可进宴厅阁小饮一杯,方表我襄城地主之谊!”何氏长音微拖,算是知道眼前的妇人是谁。

    “谢何夫人!”

    应声结束,何氏点头颔首淡笑,缓身离开。

    在余氏与蔡氏低叹不断时,宴厅阁不远处的梅花亭内,陈姝灵与乔丰业独处在此,十数步外,陈庭壁注意着姐姐的状况,在他看来,乔丰业是俊秀官家子弟,才华、地位、学识那一样都不比林秀差,只要乔丰业能言善辩,懂的勾心,姐姐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贤妻女子必然挡不住男人的糖衣炮弹。

    只是陈庭壁失算了,他低估了陈姝灵与林秀二十年来的感情厚度,也低估了姐姐对林秀的痴情。

    自乔丰业来后,陈姝灵始终颔首闭目,没有正眼瞧过乔丰业一次,若不是有陈庭壁和几名余氏的丫鬟看着,她绝不会在这听乔丰业废话,只是对官家子弟而言,此番相见就如烟花酒色之地的才子博佳笑,一众名望为台上的花魁抛掷千金,仅仅换回那回眸淡然的微笑,就足以让他们兴奋至极,但若银锭落地,妙美佳人投怀送抱,反使得这些人觉得索然无味,兴致全无。

    眼下,陈姝灵不如烟花酒色中的花魁那般妖眼,也比不上官家豆蔻佳人的贵如天仙,但她的冰雪颦然早已让乔丰业牢记心底,可以说,他已经认定眼前这个贤淑女子了,即便陈姝灵字语不出,眉眼不侧,可乔丰业依旧说的兴起,直到陈庭壁上前恭敬搭话,乔丰业才知时至已晚。

    不过乔丰业作为官家子弟,且是锦衣儿,他看中的女子,无论如何也要得到手,尤其是这般具有挑战性的女子。

    当几个丫鬟与陈姝灵离开后,乔丰业拉着陈庭壁来到一旁,低言道:“陈弟…”

    二字出口,话未接连,聪慧的陈庭壁已经知晓这个乔大公子的心声,他虽然与陈姝灵同父异母,且这个长姐不待见他,可这不代表他就像娘亲余氏一般,眼中只剩利益,在刚刚的状况下,陈庭壁看到长姐眉宇中的那份憎恨之意,这让他心中略有忧虑,显然乔大公子对陈姝灵没有一丝诱惑吸引力,如此一来,他可不会再逆着心性做什么为虎作伥的孬事,否则以陈姝灵的执拗性子,怕是会做出什么蠢事。

    陈庭壁恭敬面对乔丰业,缓了缓道:“乔公子,我姐虽然没有天仙的姿色,可她好在三从四德,知书达理的家系,这往后绝对是一位极好后府主母。”

    “那是自然,所以恳请…”乔丰业接话,不成想却被陈庭壁再次打断。

    “乔公子身为官家,出于高贵,自然明白,越是这般的女子,在她较弱柔嫩的外在下更有一颗执拗的心,要想美人身心皆拥有,这还得看乔公子的魅力了,当然,我这个小弟也会替乔公子美言几句…”

    “陈弟聪慧,知晓兄意,如此该赏,该赏…”

    乔丰业笑着从袖囊内抽出数张银票,递与未来的小舅子,只是陈庭壁已经拱手告谢,转身离去,这让乔丰业微微愣神,有些琢磨不清。

    此时已经深夜,夜宴结束,余氏与蔡氏相谈告一段落,离开郡守府,回到居所,余氏直奔陈庭壁的屋子。